安然

推荐阅读:反派快穿:我家媳妇儿是娇花迷失战境锦绣田园:农家小地主田园娇宠:毒医娘子山里汉影帝成双:天后,太诱人黄泉风物志重生九零婚然天成罪证难逃穿越五零抢夫记大魏王侯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奈奈低哼一声猛然咬住了下唇,“他在踢我,谭今泫。”

    谭今泫摸着她的肚皮,不过微笑抬了下手,“小家伙,别折腾你妈妈,妈妈怀着你真辛苦。”

    奈奈摇摇头,“不辛苦,爸爸努力赚钱养家辛苦。”

    大魔王说的一本正经,叫谭今泫唯有无奈笑着又摇摇头,晌久,“爸爸把户口本给我了,让我俩结个婚。”

    大魔王像个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结婚之前要干什么?”

    谭今泫‘嗯’一声,“我想想啊,想想……你容我想想……”

    奈奈低着头,往他脖颈处蹭,“不许,立马回答,谭今泫。”她来了趣儿,本就没停的嘴声音大了些,“一,二,三……”

    谭今泫十分配合的嗯嗯啊啊,“让我想想……想想……”

    奈奈那个小嗲音出来了,拿手抠他嘴巴,“不许想,不许,说了,不许……”

    谭今泫低笑,不禁轻弯起唇,情不自禁又低头挨了挨她的热脸蛋儿,“求婚,对么?宝贝儿。”

    奈奈瞧他一眼,稍弯唇,“对啊,谁向我求婚,我就嫁给谁。”

    谭今泫当即脸色故作沉下来,而又,转色,稍有趣地看她一眼,“求婚?你这大着肚子,谁愿意求婚?”

    谭今泫摩挲着右手中指的薄茧,在她肚子上一圈圈打磨,奈奈挺不自在,“别碰了,会有感觉。”

    谭今泫微笑看向她,点点头,“有感觉就对了,孕妇也是有**的,好些孕妇生完孩子,没有"xiyu",我估计多半是因为老公不着调,在怀孕期间不闻不问。”

    奈奈艳美的面容笑开,“谬论,谭今泫。”

    谭今泫眉梢似有放下心来的愉悦感,“哪里是谬论?要不我在你身上验证验证,看看你生完孩子是不是一欲如初。”

    奈奈轻婉缓笑,“不用验证,您放心,能伺候好您。”

    开什么玩笑,她那个时候跟着白缘乘不知道看了多少片,她本子里有一个日本动作片女星排行榜,当然,不是权威网站排的,她自己排的。

    不然说,这魔王心里头的小九九一大堆,看似清纯,实则,不清纯呐。

    谭今泫似也不禁莞尔,右腿压左腿,白皙修长的双手交握奈奈胸前,放松,“明天去领证?我有空。”

    奈奈没想他会说出这样一番湍急的话来。

    “求婚呢?”

    谭今泫随嘴淡然飙出这样一番话,“领证——求婚——结婚,这是正常顺序,不是么?你大着肚子,我怕你激动,奈奈。”

    冷不丁,奈奈一丝至极的灵气蹿出来,“谭今泫,这正常顺序是你自拟的吧……”那模样,就是不同意。

    不过,谭今泫也不急,两个孩子都是他的了,急什么?怕什么?

    几个月下来,奈奈养的白白胖胖,妈妈说得请一个老师叫她运动运动,这样生产的时候会更容易。

    因为肚子实在是太大了,奈奈开始休产假。

    两点一线之间。

    关于养这个小孕妇,谭今泫如今的应策是:随之。

    因为,这个女人经常会做一些挺不要脸的伎俩,做完若无其事,今泫如今要笼络她和自己结婚啊,就更宠着了。

    娘家宠,夫家宠。

    奈奈大魔王要上天。

    预产期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越来越紧,有时候甚至会哀愁,当然,她也在一直关注着谭今泫,谭今泫夜里还是会做噩梦,还是会说一些胡话,可她相信,人总会好,不是吗?

    那天夜里,奈奈的羊水破了,然后被紧急送往医院,生了一个男孩。

    生产的过程很顺利,并没有多痛苦。

    当天,一家人在病房内开了香槟,一群人单手端起酒杯,祝福奈奈生下儿子。

    谭今泫一手背后,狡黠一笑,当着众人的面就跪下来,很虔诚,杯子放在一边,说了一大段感人肺腑的话,给她唱了英文版的‘hurt’。

    “奈奈,我感激你的付出,对不起,我曾恨你,为了那些我做不到的事情,为了让我自己不爱上你,我做不到……我曾让你心碎,我总掩饰自己有多么想念你,多想和你在一块……以后,为你做什么我都将在所不惜,只要能听见你的声音,让我和你结婚……奈奈,我的一切,都献给你,我会告诉你我有多爱你,我愿意冒险,将我的余生托付给你,对不起,我爱你。”

    没有任何其他渲染,只有感激,只有真挚,叫奈奈感动的泪流满面。

    然后,奈奈说,“我告诉你,谭今泫,我刚生完宝宝,很痛,你这叫我痛上加痛,不算,我不答应你这求婚。”

    爸爸眼睛湿润,说,“奈奈,你这有点无理取闹了啊,今泫的话把我都感动了。”

    妈妈眼睛通红,“饶了他吧,奈奈。”

    弟弟也吸了口气,“姐姐,接受吧。”

    大儿子谭知白亦是如此,“爸爸,我爱爸爸。”

    奈奈看着谭今泫,“你过来亲我一下,我就答应你。”

    谭今泫无比郑重的走过去,亲吻着奈奈的脸颊,奈奈的眉眼,奈奈的唇,奈奈的鼻梁,然后和她深吻。

    奈奈撤开,搂着他的背,“我愿意冒险,被你伤千次万次我都是心甘情愿的,谭今泫……对不起,原谅我,原谅我没有再你最困难的时候遇见你,原谅我没有经历你的人生,原谅我在你功成名就的时候成为你憎恨的对象……对不起,谭今泫,我不能没有你……”

    谭今泫搂着奈奈的背,小声的哽咽,小声的哭。

    他的奈奈,他的天使奈奈。

    他的心都要疼死……

    孩子一个月大的时候,奈奈出院,住在霍家,谢往生说谭今泫一个大男人照顾不周正,她又不放心月嫂照顾奈奈,于是把奈奈接回家亲自照顾。

    这天,谭今泫正开车回家,手机一通电话。

    是陈新提,“谭今泫,看着你孩子出生你是否想到了我的孩子?是否想到被你杀死的他?”

    一股叫人钻心的痛深入脑髓,那种一种无法缓解的悲伤,那是一种全然的死寂,仿若下一秒就灰飞烟灭,平时,谭今泫极度压抑,现在,独自一个人,悲伤入脑啊。

    手机一抖,掉后座皮椅上。

    电话那头传来,“是不是受不了?既然你受不了,你当初为什么杀他?谭今泫,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我生日,我什么都没有了……”

    谭今泫双眼热胀着,稍扒起手机,“你要做什么?陈新提?”声音隐颤。

    “我在爸爸的玻璃房里,你猜我要做什么?你想知道嘛?那你就过来吧。”

    谭今泫揉了揉眉心,报上了地址,叫司机立马掉头。

    到达玻璃房,远远的,谭今泫瞧见陈新提在房顶站着,她迎着风,赤着脚,目光淡漠看着远方。

    谭今泫扶着扶手快步跑上去。

    陈新提口中一开始念念有词,听到脚步声,不动了。

    “新提,你想干什么?”

    “想死啊,你看不出来?当一个人各方面都不如意,而且又没有希望,死亡才是最好的归宿,你觉得呢?谭今泫。”

    “新提!”

    陈新提笑起来,“你能满足我的要求嘛?不能,你只能看着我死,谭今泫,别试图救我,我死了,你一辈子不会解脱,这就是我要的结果,你知不知道?我不能叫你爱我,也得叫你惦记我一辈子。”

    “即便你死了,我也不会惦记你一辈子,你在我的生命里不算什么。”

    陈新提的情绪被瞬间挑起,“不算什么?呵呵,谭今泫,我不信,我的孩子是你害死的,我也是你害死的,你会愧疚一辈子,你会在痛苦和悔恨里得不到解脱……”

    她越说越激动,“告诉我,你会惦记我一辈子。”

    “我不会。”

    陈新提不断摇头,不断徘徊,“不……你骗我,骗我,不可能……你不会不惦记我……”

    她泪眼婆娑,不想相信这样的事实。

    身躯也跟着慢慢的后退,谭今泫也慢慢移过去,抓住时机,猛地拽住她的胳膊。

    可,陈新提是一心求死的人,她怎么会不做好一切措施?

    她站的地方很脆弱,只要稍加用力就会掉下去,而掉下去必死,但她没想到谭今泫会跟着过来……

    这是三楼,两人纠缠在一起往下坠。

    不远处的司机早在一切发展时,已在底下开始做准备,所有的软的东西都被他铺成到底下,但还是不够,两人摔下来的时候身躯狠狠砸着,陈新提当场一口鲜血喷出来,在下降过程中,谭今泫一直搂着她,垫在她底下,因此比她受伤更重,直接昏了过去。

    很快,助理打电话给奈奈,奈奈得知这一消息,疯了一般的穿上鞋子,以癫狂的姿态开车往医院赶。

    一年后,霍家。

    奈奈站在院子里修剪盆景,小儿子站在一边歪歪斜斜走路,“嘛嘛……嘛嘛……”还不怎么会讲话,嘴巴一直念叨个不停。

    奈奈弯下腰,抱起小儿子,“爸爸呢?”

    “八八……八八……八八……”

    奈奈又把孩子放下,蹲下来,蛮淘气地,“说清楚一点,不然今天妈妈不抱你。”

    “爸……八……八……”还是不清楚。

    奈奈笑了,“好了,不难为你了,我们今天去医院看爸爸,等爸爸醒来给你起名字好不好?要叫你什么呢?”

    小家伙流着口水,“叫……叫……”

    走到外面,一个穿着深色西服的人进来,对着奈奈毕恭毕敬,“老大,陈川已经抓到了,你打算怎么处置?”

    奈奈淡淡道,“你先等我几秒。”进去把孩子递给谢往生,“妈妈,帮我照看一下,我出去一趟。”

    小儿子点点头,“去……去……”

    奈奈无奈,他根本不像大儿子,大儿子小时候她一离开就哭,这个小的却像没事人一般。

    出了霍家,奈奈在保镖的伺候下钻入车内,穿深色西服的给她汇报情况,主要是如何逮捕陈川,以及陈川关押的地点。

    奈奈靠着车窗,一言不发,眸中渗出来的都是恨意。

    一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让谭今泫躺在病床昏迷不醒,那个时候,她发誓一定要斩断一切牵绊他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物。

    看着谭今泫英俊的眉眼紧闭着,她对陈川的恨达到极致。

    小时候,她一直和白缘乘厮混,白缘乘还打趣让她接班白家这个大摊子,那个时候,她根本没当一回事,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接触白家的基业。

    为了谭今泫,为了报复陈川,她对白缘乘说愿意入主白家。

    一开始白缘乘根本不相信,谢往生和霍梵音也是担心到极致,但奈奈的决心坚不可摧,两人根本阻挡不了,女人狠起来有时候比男人更毒。

    在拜了白缘乘为干爹之后,霍奈奈正式加入‘白云帮’,七个月之后,在白缘乘的亲自调教下,成为一个小分部的老大。

    她成为老大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追杀陈川,不计一切代价。

    思绪回笼,奈奈打开视频,那边的人连通,陈川被绑着双脚双手,早已鼻青眼肿。

    见到奈奈,一直大笑,笑的叫人毛骨悚然。

    顾不上这诡异的情形,奈奈对旁边的人命令,“找几个心理学家过来,先研究一下他的心理,然后对症折磨。”

    陈川双眸死扣住奈奈……奈奈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切显得那样诡迷而又艳得超绝,实在震撼人心,但从她嘴里吐出的每一字都是毒的,她比男人更狠。

    “霍奈奈,你一定会下地狱。”

    霍奈奈没在意,“是么?”眼神一凛,旁边的人给了陈川一拳,直接砸鼻梁骨上。

    奈奈眼都没眨,“继续挣扎也只有死路一条,另外,我查了,你女儿怀的孩子是个死胎,根本不是谭今泫做的……”

    在陈川瞳孔放大的那一刻,霍奈奈关掉视频,淡声,“去医院,我今天不想到她。”

    到达病房,奈奈先喘了一口气再进去,她希望今天的自己不要失望,可是她怕。

    站在病床前,看着床上那个闭着眸的男人。

    奈奈若无其事,“还不起来?”她突然想笑,但,却哭了,跟上了发条一样,哭起来理直气壮。

    “现在别人见到我,都叫我老大,谭今泫,我快站在你的对立面了,你还不醒,你要睡到什么时候,你不结婚了嘛?”

    奈奈走到病床边,趴在谭今泫上身上,上气不接下气,“你是不是没指望了?我嫁给别人了,好嘛?”

    头顶突然一句,“喘口气再哭。”

    奈奈抬眸,眼中就跟有火光一样,一下就弯起了嘴,嚎啕起来……

    《完结,撒花,我爱你们》

    (本章完)

    </br>

    </br>

    </br>

    </br>(【(★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9/9982/57008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