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都市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正文 206:都怪你太软了

正文 206:都怪你太软了

推荐阅读:刑警使命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男生说话的嗓音,沙哑,隐忍。

    江沅一手落在他头发上,甚至不忍心将他往外推了。

    有错在先,当陆川说起报志愿的事情,她总免不了自责,心里一难受,某些想法,便很难坚定起来。房间里太安静,陆川能察觉到她心思摇摆,温热的指尖,挑开了她t恤下沿。

    “别——”

    江沅猛地按住他的手,急声说了句。

    陆川抬眸,她垂眸,两个人目光相撞,勾勾缠缠。

    江沅喉头动了动,一手握住他手,突然半蹲下去,仰头看他。

    她受不了陆川在她跟前太卑微,如果非有一个人要提出请求的话,她希望那个人是她。这样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的脸,她的神情,渐渐地变得郑重。

    陆川一手握着她手臂,指腹沿着她滑腻的皮肤,沉默地捻磨。

    江沅被他弄得痒,神情却没松动,很认真地唤他:“陆川。”

    “嗯?”

    “我不是我爸的孩子。”

    她并非江志远的亲骨肉,陆川已经知道了,点了点头。

    江沅的情绪却有些波动了,半蹲在他身前,两只手捧着他一只手,微微侧了下脸,她将脸颊贴到了陆川手心里,才低声说:“我妈差不多就是在我现在这个年龄生下我的,未婚先孕,我懂事以后就知道了,却没问过,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爸是谁。从小到大,我的日子一直挺不好过的,就是因为这个身世……”

    “我不会——”

    不等她说完,陆川便出言反驳。

    “可是真的太早了。”

    她抬起脸,静静地看着他,声音小而轻,“我害怕。”

    陆川一下子心软了。

    手一抬,将半蹲的她扯了起来,抱坐在了腿上。

    “不说了。”

    脸颊埋进她的颈窝里,陆川的声音,心疼又无奈,“是我不好,太着急了。”

    他面对她,总是很容易妥协。江沅也知道,自己这样说,他会妥协。心里的滋味,却有些复杂难言,因而也就再没有说话,坐在他腿上,任由他搂抱着。

    陆川抱了她一会儿,胸腔里那一股子冲动,也平息了些许。

    “砰砰砰——”

    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房间里安静,江沅被这一阵子敲门声吓了一跳,站起身以后一边往门口走,一边问:“谁呀?”

    “隔壁的,常欢。”

    民宿的房间隔音效果一般,江沅听得很清楚,便开了门。

    门一开,外面站着的两个人齐齐笑了一下,女生便道:“我们想着出去吃饭呢,要不要一起呀?叫上你男朋友,我们四个人刚好能组一桌。”

    他们这小团统共七个人,车上的时候,大家已经相互认识过了。江沅晓得另外三个是一家,这一对是大学生情侣,年龄比他们大点儿,人家主动相邀,她也不好意思拒绝,扭过头,想听陆川的意思。

    一众人上楼那会儿,也就三点多,房间里光线尚可,江沅便没有开灯。

    她开门的时候,常欢其实就注意到了,陆川在她房里。

    这个男生,让她特别心动。

    下飞机以后,她和男朋友出来的晚了些,也没有拿伞,接了导游的电话,急匆匆地就往车边跑。商务车的后排车门打开着,远远地,她就看见了座位上一个修长的人影。

    男生戴了顶黑色棒球帽,背身朝她,白色短t下沿缩起,露出一截劲瘦的腰,很性感的线条没入了黑色长裤里,腿太长,微微屈起来斜放着,姿势散漫又惹人。

    一路上,也没怎么见他说话。

    冷淡沉默的样子。

    也就刚才上楼的时候,没电梯,他随手拿了女朋友的行李箱,一手一个,将两个箱子轻轻松松地给拎上楼,再后来,门口分开,独自进了一个屋。

    在她的判断里,这一对小情侣,应该也没发生关系,女生性子柔和些,迁就着男生呢。

    在房间里整理着东西,她的心思就有点活络了。

    好歹,她也是安城外语大学系花级别的人物,这几年,追求者多的两只手数不完。自恃美貌,她交男朋友也一贯挑的很,要么长得好,要么贼有钱。这一次跟她过来玩的张磊就是家里贼有钱的那种,老爸是安北煤老板,在安城某小区买房,出手就是一整栋。她也是听说了这个事,才答应了他的追求,处了一阵子。

    可惜这人有钱没错儿,长得实在有点寒碜人,个子矮、胖,平时她在学校就不喜欢跟他同出同进,哪曾想,这出了省,他会被别人直接秒成渣。

    心里嫌弃着男朋友,常欢歪头看向房内,笑容娇俏:“一起吃饭吧?”

    陆川走了出来,声音淡淡:“行啊。”

    “那现在走吗?我都快饿死了。”

    见他点头应允,张磊笑着催了一句。

    一整天,也就吃了个飞机餐,是谁到了这个点都会觉得饿,常欢却因为他的话变了脸色,偏头嘀咕了一句:“就你能吃,喊了一路了。”

    “这都四点了。”

    神经粗,张磊郁闷地反驳了一声。

    “那我拿下包。”

    耳听陆川应下,江沅便转身回房里背了自己的斜挎小包。

    四个人一起下楼,雨已经停了。

    两个男生走在两侧,女生走中间,常欢的目光落到了江沅的背包上,笑着发问:“你这包什么牌子呀?我都没见过,还怪好看的。”

    斜挎小包是很普通的方形包,江沅前两天在商场买的,不到两百块,她也不晓得什么牌子,闻言便笑了笑:“随便买的,我也说不上来。”

    “这样啊——”

    常欢点了下头,压低声音问她,“喂,你男朋友一直这样呀?”

    因为常欢拉着江沅说话,陆川走在另一边觉得无聊了,步子便迈得大了一些,去前面找吃饭的地儿。

    江沅看了眼他清瘦高挑的背影,有点疑惑:“嗯?”

    “就,看着不好接近。”

    常欢笑了笑,“之前坐车过来,就没听他说两句话。有点冷冰冰的。好像也不主动跟人聊天,你们平时就这样呀,要搁我还真有点受不了。”

    “……”

    江沅想了想,解释道,“可能是因为不太熟吧。”

    陆川是这样的,对陌生人没什么热情度,不太耐烦应付。

    看她帮忙解释,常欢却莫名地心理平衡了。

    前面,陆川自顾自琢磨了一会儿,在这时候扭头问江沅:“腊排骨火锅,想不想吃?”

    这一天,他们住束河古镇,沿着巷子走了一会儿,路两边都是小餐馆,吃食也大同小异,江沅吃饭不挑,闻言便看向其他两人:“行吗?吃这个。”

    “可以可以,感觉都差不多。”

    张磊第一个应和说。

    四个人便进了一家已经坐了两桌顾客的餐馆,点了火锅,配菜,米饭。

    长方形的四人桌,江沅和陆川坐了一边,坐下后点了餐,陆川便掏出手机看了眼,正好进来一条短信,他低头回复。江沅看见桌面有些水渍,抽了张纸巾压着擦。

    她擦的,正好是陆川那一边,陆川装了手机便对上她侧脸,挨得近,随便就亲了一口。

    “……”

    对面正说话的两个人均是一愣。

    江沅也怔了下,抿唇看了陆川一眼,没忍住嘀咕:“干嘛啊。”

    她一脸郁闷,陆川被逗得心情愉悦,抬手在她脸上拧了一把,长臂一伸,搭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将她整个人圈到了自己的领地里,懒洋洋地勾了勾唇。

    他是标准的剑眉星目,年龄小,英气逼人,勾唇轻笑,整个人都鲜活张扬,公子哥的气质淋漓尽致。常欢的目光落在他手腕上,才发现他戴了一只表,精钢表壳、八角形表圈、“tapisserie”格纹装饰的蓝色表盘在灯光下折射出炫目光泽,那是,世界顶级运动腕表的经典之作——爱彼皇家橡树。

    一瞬间,常欢受到了不轻的冲击……

    先前只觉得这人帅气,眼下再看,这股子桀骜帅气,分明是从小养出来的。

    难怪不爱搭理人。

    店老板将腊排骨火锅端上桌,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儿,都觉得没滋没味。说起来,她比江沅也差不了多少,怎么人家就能交到这种档次的男朋友?

    因为这怨念,吃完饭,她心情还没好转,一路沿着巷子逛,买了不少东西。

    再过会儿,天上又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发现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四个人也收了逛的心思,一起原路返回,路上,江沅和陆川买了透明雨衣穿着。

    他们穿了雨衣,手牵着手,慢慢地往回走。

    跟在后面,常欢憋闷得很,张磊买来雨衣,她一边穿一边念叨:“就你会有样学样儿。”

    “不就买的晚了点吗?”

    张磊郁闷地嘀咕了一声,完全没get到女朋友的点。

    穿上雨衣,常欢跟他一起往回走,忍不住问:“你觉得江沅漂亮还是我漂亮?”

    “那还用说——”

    张磊笑看她一眼,“肯定你漂亮。”

    他喜欢开放娇媚一些的,江沅美则美矣,让他感觉还是有点稚嫩,没有常欢表现出来的那种娇嗔勾人的韵味儿,只想着,他都有点冲动了,搂着人压低声音说:“这外面也没什么好逛的,我们快点回去。”

    常欢拿眼瞪他,“想得美。”

    话是这么说,晚上两个人到了房间后,还是做上了。

    民宿的房间隔音效果一般,夏天微雨后,窗户也开着,江沅打开电脑坐在桌边写文,突然听到隔壁传来的动静,打字的动作都顿了一下,尴尬起来。

    靠躺在一张床上,陆川也听见了,目光投向墙面。

    他们本来一人一个房间,回来的时候,陆川不肯回自己那边,软磨硬泡,江沅拗不过他,只能同意他住过来,两个人各自一张床,压根没想到,会出这种状况。

    停顿了几秒,江沅装作没听见,继续打字。

    隔壁那两人却没饶过她耳朵,弄出的动静越发大了些,尤其是女生的喊叫,一阵高一阵低,直往人耳朵里钻。实在没办法忽视了,江沅起身,关了房间的窗户,拉上了窗帘。

    可,作用不大……

    她觉得头疼,也不敢看陆川,坐在电脑前,脑海里先前的思绪成了一团浆糊。

    “写完了么?”

    身后,男声突然问。

    “没呢。”

    江沅其实不是非写不可,她确定好要来玩儿之前,存了三万字的稿子,每天发一点,还能撑个好几天。可刚才陆川过来,她觉得两个人一起睡觉太尴尬,所以想要等陆川睡了后,她再去睡。这会儿,那边动静不断,她就更不敢去睡了,生怕陆川受刺激,白天摁下去的冲动,又给起来了。

    说着话,她脸色尴尬,也没回头。

    颇有些坐立难安……

    “啊——”

    “砰!”

    伴随着骤然提高的女声,一本旅游图册,重重地砸在了墙上。

    满室寂静……

    江沅在那本书摔上墙的时候,吓得给站了起来,这会儿耳听着隔壁突然安静了,下意识地就看了陆川一眼,后者眉眼间戾气褪去,靠在床头,朝她抬抬下巴,“没事了,写吧。”

    江沅:“……”

    默默地走到墙边捡了书,她还有些顾虑,“你这一摔,他们得听见了。”

    “听见就听见了呗。”

    陆川浑不在意地扯了一下唇,“自己不要脸,还指望我给脸?”

    “明天不尴尬死了?”

    放下书,江沅还是觉得头大,也有点郁闷,没想到常欢会发出这么大的声音,不过她叫的特别勾人,她一个女生,听了都觉得骨头酥软。

    冷不丁想到这个,江沅连忙排除杂念,想要继续写文。

    可,被这么一打岔,早没有情绪了。

    偏偏也不敢去睡……

    她硬着头皮继续写了一会儿,等到四下都变得寂静,才迟疑着停下,扭头看了眼。

    陆川睡了。

    凌晨十二点半。

    关了电脑,她轻手轻脚地去洗手间里换了下睡裙,关掉房间灯,走向自己的那张床。手还没有摸上被子,胳膊突然被人一把抓住,拉扯着坐到了另一张床上。

    陆川从后面圈着她的腰,声音懒懒问:“写完了?”

    “……”

    江沅头皮发紧,“你放开我。”

    “不——”

    陆川吐出一个字,理所当然的语气,“不做就不做,抱一起睡总行了吧。难得一起出来,你能不能稍微放开点,主动点,嗯?有个女朋友的样子。”

    说着话,他微微起身,掰着江沅的肩膀,让人朝向了他。

    窗帘拉得严实,房间黑漆漆的,江沅只能勉强地辨识他轮廓,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近,她一紧张,身子往后仰,被陆川一下子压在了床上。

    一切都乱了套了。

    被亲了会儿,江沅整个人都晕乎了起来。

    感觉他跟个小狗似的,薄唇濡湿,没完没了,无休无止。

    太温柔,她差点都睡着了。

    陆川撩人的声音,将她又给唤醒了。

    “沅沅——”

    他声音贴在她耳边,低低的,“被子掉下去了。”

    江沅猛地从刚才那种溺死人的感觉里抽离了出来,一手撑着起身,就想往下看。不等她看清楚,陆川肩膀微侧,手一伸,将被子捞了上来,正好盖住两人。

    “唔——”

    她在被子里踢他。

    陆川开心得不行,哪怕并没有如他所愿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这种同床而眠的欢愉也足以打消他近来所有的郁闷,他将人揽紧,声音含笑:“好了好了,要不要睡觉了?”

    “你下去。”

    “不下去。”

    “你怎么这么烦啊——”

    床就这么大,他还一直挤她,怎么睡?

    根本没法睡好吗?

    闹到半夜,江沅险些抓狂了。

    最后怎么睡着的,她自己都不知道,可能太累了,然后就那么睡着了。没能睡太久,困倦之中便听到了手机闹铃在响,她眯着眼扒拉,手指却被另一只手捏住,递到了嘴边。

    陆川迷迷糊糊地,亲她手指。

    亲完了,将她禁锢到怀里,他从枕头下摸了手机,眯着眼看。

    “七点了。”

    话说完,他眼睛又睁开一些,去看江沅。

    女孩子长发披散,缩在他臂弯里,小脸粉白粉白的,像早春枝头的玉兰花。

    “是不是七点半集合?”

    江沅嗓音困倦地问了一句。

    “对,要不要起?”

    话说完,他就后悔了,一手圈着江沅的腰,开口说,“算了别起了,今天不去了。我们就待房间里睡觉,感觉就挺好了,困死了都。”

    江沅脑子里一团浆糊,随口问他:“你不一贯都早起么?”

    一句话,将陆川给问住了。

    他是一贯早起的,生物钟准得很,昨晚本来都没打算定闹钟,是江沅说让他定一个闹钟,所以就顺手定了。哪能想到早上就完全没起来呢,闹钟响,他也还不想起。

    胡思乱想着,忍不住就笑了,抱着怀里的人儿说:“都怪你太软了。”

    温香软玉这词语是谁发明的?

    简直天才。

    他第一次抱着女生睡,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哪怕他们曾经在河边待过一晚,也没有这种感觉。完全不一样,从头到脚都是懒的,放松的,让他兴奋得不行,不晓得该把怀里这人怎么疼了。

    不想听他胡言乱语,江沅掀开了被子。

    那一股子暖融融的味道,就这么给没了,陆川有点郁闷,也坐起来,双手捧着江沅的脸,将她脸挤到变形,唇凑上去,重重地“啵”了一下。

    “够了啊你——”

    江沅失笑,抬手推了他一把。

    她觉得这人很可爱,说不上来的一种可爱。

    就,很闹……

    面对她的时候,他其实一直都挺能闹的,可以前也没有这种感觉,顶多是觉得痞帅、耀眼。这会儿却觉得他温暖,浑身每个细胞好像都会冲她笑,让她感觉到那份开心。

    她推他,脸上也带着纵容的笑。

    陆川又一把将人给搂紧了,恨不得揉碎在怀里,喟叹着喊:“小江沅……”

    从认识到现在,他不晓得给她造多少个新名字了,江沅早已免疫,忍着笑,回敬他:“小陆川。”

    “说谁小呢?”

    陆川突然拉住她手,就要给验证。

    江沅哪能想到他说一出是一出,连忙甩开手,跑下了床。

    陆川没将人给逮住,手抓了空,回过神的时候,江沅光脚跑洗手间去了。她穿着宽松的睡裙,进了洗手间还笑了一声,那笑声落在他耳边,让他也笑了。

    以后应该就是这样吧?

    他坐在床边,裸着上身,突然地想,就是这样的,逗她笑看她笑,她要一直笑着,他也是开心的,再过几年,成家结婚,生一个孩子,不,生好几个孩子,早上醒来,整个家都是闹哄哄的。

    “傻了吧唧的——”

    思绪回转的时候,他在自己额头上拍了一掌。

    是不是有病?

    这人还没拿下,就想着生孩子了。

    要孩子干什么,都是麻烦,哪怕结婚,也得享受几年二人世界才对。

    他唇角的笑意几乎收不住,耳听着江沅在洗手间刷牙了,便也懒洋洋地站起身,穿好衣服。再跟过去洗漱,又逮着机会偷香了几口,一来二去地,等到下楼,迟了好几分钟。

    其余人都已经坐上车了,导游等在台阶边抽烟,看着两人出来,重重地拍了一下陆川的肩,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车上坐着的常欢看出去,正好看见陆川笑起来。

    他微微低着头笑,唇角勾出柔和的弧度,竟是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题外话------

    晚上正码字,小区里突然给停电了。用着台式一体机的我干瞪眼,等了多半个小时,电来了继续写,然后,很牛逼地,写完这一章,听到了窗外的鸟叫声。

    我欲修仙,谁都别拦。o(╥﹏╥)o

    今天就去参加省作协的培训了,这一更差不多六千字,可能没时间二更,明早见。

    ( )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26/26607/123700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