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军史小说 > 隋唐军师联盟 > 第029章 新家 4

第029章 新家 4

推荐阅读:外交官的小萌妻火影之水遁最强傲天弃少大医凌然少女航线变身游戏姬我有一个异世界天和道场私人科技娱乐之荒野食神

    第029章新家——锦车相迎、招摇过市(4)

    刘树义一本正经的道:“王、高二家在太原权势滔天,世人皆知,但李家乃皇亲国戚,位高权重,唐公更身兼太原留守之职,王威、高君雅是其下属,他二人该当忌惮唐公才是。

    小子自然知道李家故意示弱,使这障眼之法,完全是为刘家父子安危着想,这番良苦用心,咱们父子三人感激涕零。

    可今日过后,此事必将传扬出去,到时百姓会想:刘家父子得罪王家,唐公虽然出面救了下来,但忌惮王、高二家,当即将刘家父子三人送出了城。连唐公李家都如此畏惧王家、高家,那太原岂不是已成了王、高二家的天下?

    王威、高君雅二人本来对唐公颇为敬畏,虽视李家为眼中钉、肉中刺,轻易不敢造次。但此事传到他二人耳中,他们会想:

    原来李家不过是徒有其表、外强中干而已,终究还是怕了王、高二家联手。嘿嘿,李家在太原诸多掣肘,趁着他们心存畏惧,近日便找机会将他们排挤出太原。”

    刘文静听小儿子分析的头头是道,颇感得意,附和道:“树义所言甚是,如今太原时局瞬息万变,唐公当早作决断,一举铲除王、高二家才是。”

    长孙无忌点了点头,对刘文静的话颇为赞同。

    但他没有立即表态,只转头望向刘树义,目光中惊诧的神色。

    心想:这少年太过匪夷所思,竟对太原局势了如指掌,分析更是切中要害。奇才的确是奇才,但这恐怕要归功于他父亲刘文静的悉心教导,倘若他父亲不是刘文静,那么他或许就是普通人一个了。

    而他却彻底错了。刘树义来自一千多年以后,天资聪慧,受过高等教育,对隋唐历史多有了解,即便没有刘文静的指点,他只是多花点时间,同样可以一鸣惊人。

    刘树义接着道:“父亲说的是,常言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越早解决王、高二家、掌控太原,越对大业有利,倘若稍有迟疑,一拖再拖,让人捷足先登,届时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他固然是为了李家帝业着想,同时也有自己的私心。后世对于刘文静的子嗣记载颇少,即便刘大、刘二当真存在,但如果在太原起兵前就死了,那近期自己岂不是有生命危险?

    他已决心改变父亲刘文静的悲惨命运,自然不会让自己轻易遭难。前几日他才大大羞辱过王仁霸,若说太原城中谁恨他入骨、欲置他于死地,肯定非王仁霸莫属。趁早借李家之手,灭了王家、王仁霸,自己才能免去后顾之忧。

    同时还有重要的一点,那便是替大哥报仇!

    长孙无忌知刘树义口中的“让人捷足先登”,自然是担心有人进军关中、占领长安。

    那日世民满心欢喜的找到了他,激动之下,竟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良久,终于说出了摒弃东都洛阳、着眼西京长安的战略构想。他听后顿时有茅塞顿开、豁然开朗之感。他明显的感觉到世民激动的如要发狂,目光中更是充满了炽热和渴望。

    想到李家有机会问鼎天下,自己可一飞冲天,不由得胸口热血如沸。

    但过得片刻,幽幽叹了口气,心下颇感烦闷:时不我待,自然是先发制人最为妥当。但唐公似乎铁了心的打算徐徐图之,如此一来,世民虽然心急如焚,但唐公既然丝毫未流露出举事的意愿,也不敢贸然劝谏。

    刘树义见他满面愁容,便猜到他与李二李世民一般的心思,想早点除掉王、高二家,彻底掌控太原,起兵举事。但李渊既然没有表态,他和李世民也只能投鼠忌器。

    说道:“无忌大哥,万事有利有弊,虽说此举会助长王、高二家的嚣张气焰,但示敌以弱,也会让他们产生骄纵心态,疏于防范,再寻机一网打尽。

    其实以唐公与二位公子之能,加之无忌大哥倾力相助,王、高二家根本不足为虑,只是此事宜快不宜迟,早一分动手,便早一分先机。

    唐公天纵之才,但素来谨慎,往往三思而后行,立于不败之地,总没有错。只是如此一来,太原自然不在话下,但天下江山可就不一定了。

    为今之计,只有赶紧向唐公进谏,言明厉害,让唐公权衡利弊,早做决断。”

    他如今已适应了环境和角色,一本正经的说辞当中,隐晦的吹嘘奉承,已颇有心得。

    长孙无忌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过了良久,右手重重拍打大腿,激动的道:“是极,是极!”双手五指交叉相握,上下摆动,显是喜不自胜。

    心想:他将我排在唐公、李大、世民之下,那可是高看我了。恩,此人年纪虽不大,见识倒是不凡,颇为识人之明。

    想罢,咧开了嘴,开怀大笑。

    突然间想起一事,笑容随即消失,忧虑清晰的写在脸上:

    世民和我也知及早举事的重要性,但唐公那一关却着实不好过。

    若说唐公绝无逐鹿天下的心思,那世民私结豪杰,他不可不能不知,却始终装作若无其事,不加阻拦。

    可每次世民派人向唐公游说,都被毫不客气的赶了出来。甚至还有人与世民一般的想法,冒险劝谏,因此获罪,竟被绑缚起来,押解去了江都,交由大业皇帝发落。

    如此一来,便没人再敢进言了。

    常言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长孙无忌便是如此,刚刚还激动万分,此刻却万念俱灰。心中只在想:别说已没人敢向唐公进谏,就算当真有不怕死的,但能劝得了吗?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声音不大,略带些稚气,却显得朝气蓬勃,声音传入长孙无忌耳中,他登时目瞪口呆,便如是半空中响起一记晴天霹雳。

    过了半晌,长孙无忌才大叫道:“你快说,快说!”

    原来刘树义刚才说道:“无忌大哥不必太过忧心,小子心中有一人乃最佳人选,有此人出马相劝,唐公即便未立即同意,但事情也必有转机。”

    见长孙无忌不住催促,刘树义偏偏不愿说了。双手上举,伸了个懒腰,笑着道:“无忌大哥,咱们到地方了吗?听说二公子为咱父子准备了一座新宅院,刘家上下皆感激无已。”

    正在紧要关头,长孙无忌哪有心情谈论这些,道:“千真万确,咱们随后便到。树义兄弟,适才你说有人能劝得了唐公,不知这位高人是谁,能否引荐引荐。”

    刘树义笑而不语,转头注视着父亲刘文静。

    长孙无忌将信将疑,寻思:刘文静精通谋略,的确是个人才,但他能劝服唐公吗?不妥,不妥!此人性格乖张、脾气暴躁,唐公爱才,加之李大、世民从旁劝导,这才将此人救出大牢。让他去想唐公进言,倘若一言不合,再出言顶撞,那便不好出场了。

    撇了撇嘴,适才的热情消了一大半,刘树义终究还是高看了他父亲,他口中的这个最佳人选不仅不是最佳,还是个最差人选。

    想到此处,意兴索然。

    刘文静被二人凝神注视,颇觉不是滋味,摆摆手道:“定非常之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刘文静或许还能胜任,若说耍耍嘴皮、劝谏旁人,那我是决计做不到的,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他死里逃生,乖张性格有所收敛,但狂妄之气犹在。只是毕竟从鬼门关走了一回,认识到了自己脾气的弊端,有意识的想要改变,这才果断拒绝。

    可性格一旦形成,极难改变。他拒绝进言,除了担心自己脾气发作,与李渊争吵以外,还在为李渊当初有眼无珠、拒他于千里之外的而生气。

    长孙无忌心想如今刘文静自己拒绝,你还有什么话说?什么最佳人选,什么事情必有转机,不过都是信口胡吹而已,年轻便是年轻,还需多加磨练。

    长长的舒了口气,闭目养神,忽然听刘树义说道:“这劝谏进言之事,自然不能让爹爹前去,但这个人与父亲关系非比寻常,旁人未必请得动,非爹爹亲自出马不可。”

    刘文静一怔,但父子心意相通,立时便明白了刘树义心中人选,手捋胡须,点头道:“你是说他!恩,他能言善辩,又与唐公关系亲厚,由他去说,当有一些把握,只是他安逸日子过惯了,未必愿意和我们一起过刀头舔血、胆战心惊的日子。”

    刘树义道:“父亲放心,我自有法子。”

    刘文静深信不疑,伸手握住小儿子右手,说道:“好极,好极,有他相助,咱们便多一份力量。”

    长孙无忌听的云里雾里,始终不知父子二人口中那人到底是何人,刚要开口询问,却被刘树义挡了回来。

    只听刘树义道:“无忌大哥莫怪,爹爹和我刚出大狱,都有些累了,想歇息一会儿。”

    长孙无忌此刻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心痒难搔,迫切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但对方既然不想说,总不能强求。

    不情愿的道:“对,对,先休息,先休息,此事不急,不急。”

    口中虽如此说,但心中却不这样想,不住的抓耳挠腮,显是焦急万分。

    刘树义故意要卖关子、吊他胃口,自也不去管他,只是在想:

    反正裴寂这老贼八面玲珑、处事圆滑,又与李渊关系极为亲密,以后李家在太原起兵,争夺天下,想绕开他决没那么容易,倒不如直接将他推出来。

    既向李世民表忠心,又为他解决了难题,立下了大功,以后刘家父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会高一些。

    据我所知,裴寂后来拥护太子建成,与李世民对立。我先让李世民接触裴寂,然后裴寂投靠李大李建成,李二李世民自然受不了这背叛,心存怨恨,届时找个机会,借李世民之手将此贼杀了,一了百了。

    裴寂早死,自然便再也无法加害父亲,那父亲的悲惨命运就真的改变了。

    抬头望了父亲一眼,想起他刚才的话语,不禁忧心忡忡:“父亲至今仍无比相信裴寂,倒是个极大隐患。

    便在这时,只听外面车夫喊道:“到了!”

    刘文静、刘树义俱皆大喜,多日来身处大牢,虽说后来有李家保护、狱卒优待,日子已没刚入大牢时那般凄惨,但毕竟比不上外面舒适的卧房,此刻都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长孙无忌却魂不守舍,脑袋里仍在想那个能劝服唐公的人到底是谁,竟连外面的喊声也没听到,脸色变幻不定,一会儿喜笑颜开,一会儿眉头深锁,一会儿又苦大仇深。

    刘家父子相视一笑,忽听得旁边鼾声大起,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原来刘大刘树义往日遭禁足,极少出门,更很难有机会乘坐牛马车辆。他刚坐其中,颇觉有趣,但不久就感到枯燥乏味,只想呼呼大睡,可车厢摇晃,加之车轮滚滚有声,他极不适应,虽困倦已极,很想睡觉,却只能闭上眼睛,始终未曾入睡。

    直到车辆停下,他实在支撑不住,顷刻间便即睡着,伴随着鼾声大作。

    </br>

    </br>

    </br>

    </br>(【(★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2/2317/16263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