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灵异小说 > 人类次子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名为夜的人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名为夜的人

推荐阅读:暗月纪末世炮灰养娃记踏星漫威里的德鲁伊快穿虐渣攻略:男神,强势宠废材少女位面求生记影视剧里的任务未夜城我在异界有座城你,是我的命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我们这里,以后禁止饮酒!”正凡石看了一眼正在那里翻箱倒柜的尺一浦,知道他在找什么。

    “别,别呀!正哥,人生无酒,岂不无趣!”尺一浦跑了过来,嬉皮笑脸地说。

    “这是为你们好!习武之人,饮酒会伤及肝肾,使气脉硬化,使你身体更早地开始走下坡路!”正凡石说,看了看戏呈广,“戏兄,怎么看?”

    “我,从不饮酒,不过,我知道,许多毒药都要拿酒作引子的,所以,我从不饮酒!”戏呈广看了看正凡石,“没想到酒还能使习武之人的气脉硬化!可见,以往,我的饮食习惯还是正确的!”

    “老朽竟然也不知道饮酒有这等坏处,不过,听正公子一讲,老朽以后,也把酒戒了!”说完,民脍看了看尺一浦,意思是说,我们都表态了,就剩你了!

    “咳咳,这个,戏莫,其实……”尺一浦看了看戏莫,打算把戏莫拉下水。

    “我作为一个女子,怎么会饮酒呢?我哥都不饮酒,何况是我?”戏莫笑了起来,看着尺一浦满脸的无助。

    “韩进生,你可是个读书人,可知道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一看就知道你也是杯中老友,是不是?”尺一浦看着端着馒头进来的韩进生。

    “啊?我从小就不饮酒,是吧娘?饮酒,会使记忆力变差,这不利于读书的!”韩进生一进门被问懵了,但他脑子反应快,一下子就猜到这些人在干什么了。

    老太太在桌子边坐着,笑着点了点头,“不错,一浦,进生从来没有饮过酒的!他父亲就不饮酒!”

    “嘿!你们这帮人,真是无趣之极了!”尺一浦一屁股坐到桌子上,“吃饭,吃饭,没酒喝,还不赶紧吃饭?”

    肖德彩早早的就起床了。

    其实,无论做一个好人,还是做一个坏人,都是很累的,只有做一个庸人,才会轻松许多。

    肖德彩肯定不会打算做一个庸人,他出生的家庭,不允许他来做一个庸人。

    庸人,是天生的,也不是天生的。天生的,是指他的出生的环境,家庭,基本上就决定了,他这一生,如果没有什么突发的事件的话,他只能做一个庸人了;不是天生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不去选择活成一个庸人,只要他找到适合他并能激励他的事情。

    肖德彩找到了适合他,并能激励他的事情,那就是灭掉江湖上一切对他的武林盟主父亲不利的人。

    不过,他有些不满现状了。

    父亲明显是要培养二哥当武林盟主呀!

    其实自己才是最合适当武林盟主的那一个,不是吗?所有的坏事都是自己做的,好事都是他的哥哥做的,哈哈哈哈!

    他是知道父亲的作风的,也许父亲在考验他;也许父亲在考验大哥……所有的可能性中,他不得不想到那最令他恐惧的事情!

    最恐惧的事情,他不得不有所准备,但是目前来说,他还没有准备!

    他没有足够的实力和父亲抗衡,除了他的这几个手下,他一无所有。他甚至没有实力逃脱父亲的掌控,这就是现实。

    新帝登基后,总要拿一两个身边的人祭旗的,以彰显自己举刑不避亲,举贤不避仇!更主要的是,把自己之前做过的坏事,都推到祭品身上,于是新帝的屁股是干净的,干净的皇帝才能服众。

    当然,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自己不能当武林盟主呢?凭什么自己来当臭虫?

    “现在还是要两手抓!”肖德彩对自己说着,但没有人能听懂他的意思。

    “老二他们大概是回不来了!”国字脸老大站在肖德彩身边说。

    “些许是死了!”肖德彩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国字脸等人也低下了头。

    空气被凝固了。

    “好了!”肖德彩抬起了头,叹了口气,“我宁愿他们逃离了我们这是非之地!”

    国字脸抬起头,坚定的看着肖德彩,“他们不会逃的!”

    “我知道,我知道!”肖德彩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心慌,不知道为什么心慌,他一把扶住了国字脸。

    国字脸赶紧扶住了肖德彩。

    “少主!少主!”国字脸从来没有见过肖德彩这样虚弱过,他想说什么,或者是想问什么,他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但现在,他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

    肖德彩用力地把手举了起来,示意国字脸安静。

    国字脸扶着他坐下来了。

    “我没事情!”肖德彩恢复了一会儿,“大概是有些累了!你们下去吧!”

    “是!”老大一挥手,带着剩下的四个兄弟们往外走。

    “老大!”肖德彩突然开口了。

    “少主!”老大停下。

    “老九他——”肖德彩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又改变了主意,“你们出去吧!”

    “是少主!”老大头也没回地出去了。

    “夜!”肖德彩对他身边的那个一动不动的近侍说。

    “说!”这个安静的年轻人,仿佛不存在,他一直站在肖德采身边,如果肖德采不喊他,他就好像是空气一样,永远地被忽略着。

    “你说,兄弟睨于墙,谁会得利?”肖德彩突然问。

    “刀快的得利!”夜说。

    “不,不对,不对呀!”肖德彩摇了摇头,“是在背后捅刀子的得利!”

    “对!”夜低下了头。

    “我就是那个被捅的!”肖德彩看着虚无的远方,“你后不后悔,跟我?”

    “我的命是你所救,大不了把命还给你,有什么后悔的?”夜笑了笑。

    “你倒是乐呵着,无所畏惧了,你怕不怕那个人?”肖德彩问。

    “怕!”夜说。

    “我也怕呀!”肖德彩说。

    “我更怕死在你前面!”夜说。

    “哈哈哈——”肖德彩的精神恢复了一些,笑了起来,“不会的,你会死在我前面的!”

    “那就好,省得我有什么遗憾!”夜不再说话,“不过,你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你确定你的身体能支持你的野心吗?”

    “啊!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只是一些小问题,大概是练功时,出了点叉子!”

    “欲速则不达!”夜说。

    又等了一会儿,肖德彩没说什么。

    “笃笃——”

    “进来!”肖德彩坐直了身子,他要保持自己的威严。

    “吱——”开门的声音很大,肖德彩的卧室,门的声音很大,这样,可以有效地防止他人的刺杀!(【(★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9/19927/119856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