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仙侠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人间有剑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人间有剑

推荐阅读:刑警使命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陈国边境的这场大雨,并非是只下在那座边境小城而已。

    在那座小城百里之外的一座学堂外青石板巷弄,两个撑伞人影并肩立于学堂门口,仰头看着学堂对面的灰瓦,皆是默不作声。

    听着学堂里传来的琅琅书声,青衫儒士忽然开口问道:“栾大人,林红烛一向踪迹难寻,不知道栾大人作何手段还将那位魔教余孽给请出了山?”

    被称为栾大人的银发老翁身材矮小,满脸皱纹,若不是穿了一袭代表着陈国朝臣最高品阶的云凤官服,只怕不管被人放在哪里都不会有一人多看这老人一眼。

    可就是这样一个身材矮小,相貌不显,威势全无的老人,却的的确确是陈国的国之柱石,真正的庙堂柱石,满朝文武见到这位栾相,只怕没有哪一个是神色自若的。

    陈国庙堂上下一直有一种说法,那便是当栾相都愁眉不展,整个陈国便要阴云密布了。

    只不过好在这位栾相虽然脾气算不上太好,但也很难有让他都觉得迈不过的槛,因此这么些年陈国便都还算是安稳,就算是现如今陈国被延陵皇帝下令要灭周国,而久久相持不下的时候,这位栾相仍旧整日笑呵呵的。

    朝臣不解之时,反倒是觉得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现如今却不知道为何,这位栾相不在都城府邸之中,偏偏出现在了边境,而都城那边的庙堂重臣们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位栾相已经离京,只知道这位栾相又以身体抱恙为由而数日不曾上朝,对于老相国屡见不鲜的如此理由,朝臣们都习以为常,反正在那座相国府中,各家的眼线都能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栾相。

    既然如此,担心何用?

    栾相没有转头,仍旧视线是放在对面的灰瓦上,“林红烛的想法谁能猜透,说的太多便相当于做了越多的无用功,因此老夫只将这次带着读书种子的学宫修士是周宣策一事传出去而已,林红烛去不去拦,拦不拦得下,谁清楚?”

    青衫儒士皱眉道:“林红烛真和周宣策有不共戴天的仇,敢冒着被延陵学宫追杀的风险去打杀周宣策?”

    栾相歪着头,似乎在想一些成年旧事,沉默了很久之后,这位陈国庙堂第一人才缓缓开口道:“林红烛的心思不好猜,魔教覆灭是周宣策做出来的事情,既然林红烛是魔教教主,那自然便要找周宣策的麻烦,只不过是略微宣告他有这个心思还是要倾力而为,将周宣策那个老匹夫留下,其实很不好说,林红烛天资不差,又有这么半个甲子多的光景去‘走路’周宣策就算是当年对上林红烛能有胜算,现如今也不好说。”

    栾相顿了顿,自嘲道:“咱们这些读书人,算计人心是把好手,动动嘴皮子功夫也不错,可真要生死相搏打起来,还真是比不过林红烛的。”

    青衫儒士哑然失笑,“既然周宣策有林红烛对付,那栾相为何不许我出手解决那个读书种子?”

    栾相反问道:“你能看透林红烛的心思?”

    青衫儒士片刻之后便致歉道:“晚辈唐突。”

    老人摆摆手,示意不碍事,“林红烛的心思谁都猜不透啊,贸然出手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适得其反得话岂非枉费了这一番谋划?”

    青衫儒士由衷赞道:“栾相居于庙堂,位于世俗当中,却始终能够对于山上之事洞若观火,实在是难得,陈国有栾相,实在是一件难得的幸事。”

    老人把手伸出伞下,接了一捧雨水,有些失望的说道:“也不见得,当年从山上下来,所思所想都是想着辅佐一代明君将延陵覆灭,可陈国三代君主,虽说都不是庸主,可眼界胸怀都实在是差太多,因此陈国在老夫手里经营数十年,也不过这个样子,反倒不如周国,那位周国皇帝至少气魄不输延陵皇帝,若是当年便选周国,说不定还大有可为,至少看得见前路。”

    青衫儒士对于这位栾相直白到极点的话没有任何异样,只是平静说道:“扎根在山河土地上六千年之久的一座王朝,栾相想要动摇尚且难为,现如今想着要覆灭它,只怕难如登天?”

    老人反问道:“有多难?”

    青衫儒士苦笑道:“比咱们成圣还要难啊。”

    老人摇摇头,“就是成圣太难,老夫才选一个至少有机会成功的事情来做,不然这数百年时光过后,便真要觉得无趣到极点,缓缓老去?”

    青衫儒士拱手道:“栾相洒脱。”

    老人低着头,看了看自己

    那一双鞋鞋背上的污泥,轻声道:“半个时辰之后,你去那座小城,不管如何,胜负都该分出来了,林红烛的杀招不少,要是真铁了心要让周宣策留下来,不会留手,到时候无论胜负,你对上周宣策,都算是有了胜算。”

    青衫儒士点点头,还想着说些什么,可老人已经转身。

    青衫儒士一闪而逝。

    老人迈步走进学堂,走过庭院时一直在絮絮叨叨:“老夫的法术势三说,在陈国已无再施展的空间,若是改换门庭到周国,世人势必说我栾平是条白眼狼,呵呵,栾平一生,为陈国谋划三代,仁至义尽,陈国虽不负我,但老夫却负陈国。如此算来,倒还是老夫不厚道,既然如此,倒不如不为陈周两国做打算便是了,改换门庭便干脆换远一些。”

    学堂里的书声不停,老人来到门前屋檐下,收伞而立。

    里面正在教书的教书先生穿了一身麻布衣衫,瞥了一眼门外,看到这个老人之后,便急匆匆走出学堂,来到老人身前,恭敬喊了一声先生。

    老人招了招手。

    教书先生弯了弯腰,好让这身材矮小的老人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老人笑问道:“知之,你记得你我之间的十年之约吗?”

    教书先生把书卷别在腰间,答道:“铭记于心。”

    老人哈哈大笑,“如此甚好,所以今日先生来问你,你是想做一个昙花一现的朝堂柱石,还是想一辈子踏踏实实为人传道解惑?”

    教书先生沉默半响,没敢开口。

    老人摆摆手,“我知道了。”

    “去京城吧,一切都安排好了,六部任选其一,十年之后,当有所成。”

    教书先生抬头问道:“那先生作何所为?”

    老人叹了口气,“从一方池塘到另外一方池塘而已。”

    教书先生不再说话。

    老人撑伞离去,教书先生对其鞠躬行礼。

    走在雨幕中,踩出一连串水珠,老人的心情说不上好坏,对于这个记名弟子的选择,其实他不用想都知道,因此自然便说不上失望与不失望,只是年纪大了,老人总是觉得该有些意外发生才是。

    偏偏没有。

    世事如常,难有变化。

    ——

    大雨之中的一战,仍旧焦灼。

    魔教教主林红烛一袭红衣现如今已经湿透,满头白发上尽是雨珠,可即便如此,这位当年曾名噪一时的山上修士看起来并非落在下风。

    反倒是拿着一把油纸伞的周宣策,脸色煞白。

    修士之战,拼境界拼修为拼法器。

    这三者之中,周宣策三者都占优。

    可偏偏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事到如今,就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这位沉寂多年的魔教教主境界修为不同往日,十分难应付。

    自从当时林红烛止步之后,直到现在便至始至终都没有再后退半步。

    这位魔教教主一身气机疯狂涌出,大有玉石俱焚的意思。

    主道上风雨大作,成就一副诡异景象。

    两人站在风雨之中,各不相让。

    在一侧的顾缘心急如焚,偏偏又帮不了什么忙。

    这位读书种子在这般强大的修士面前,如同一只待宰羔羊,毫无作用。

    ——

    而在城中某条街道,背着剑匣的李扶摇遇上了一个青衫儒士。

    这位少年剑士,几乎第一时间便是打开剑匣拔剑。

    可片刻之后,仍旧还是倒飞出去,那青衫儒士一脚踏在李扶摇脸上,平静道:“宁神境便敢坏我大事,今日你不死,还有道理?剑士又如何,真当现如今还是六千年前,人人都得避着你们?”

    李扶摇灵府里的气机疯狂乱窜,躺在雨水中,仍旧挣扎着想要起身。

    青衫儒士瞥了一眼一旁的那方剑匣,剑匣里那柄青丝微微颤鸣。

    青衫儒士皱着眉头,多少年没有看到过这么一柄剑了。

    他一脚将李扶摇踢飞出去。

    “你若是在三教之中,今日都能保得下一条命,可偏偏是剑士,如何留得下你?”

    青衫儒士神情平淡。

    李扶摇吐了一口血水,挣扎起身。

    握住小雪,一剑递出。

    片刻之后又是横飞出去。

    撞碎了一堵土墙。

    光景凄惨不已。

    李扶摇苦笑不已。

    但仍旧挣扎起身,却被青衫儒士一把捏住喉咙,“山河之中还有你们这等剑士,真是件极度让人厌烦的事情。”

    随手扔出李扶摇。

    青衫儒士把手在衣襟上擦了擦。

    觉得脏了手?

    李扶摇倒飞出去之后。

    有一盏灯笼滚落出来。

    老祖宗许寂所赠之物。

    青衫儒士一步踏出,忽然被迫停步。

    天地之间,涌起一道锋芒毕露的剑气。

    剑意肆掠此地。

    ——

    剑山之上,老祖宗许寂坐在问剑坪上,膝上摆放了一柄古剑。

    已经是老态龙钟,满脸皱纹的老祖宗忽然睁开眼睛,冷声道:“我剑山如何可欺?”

    老祖宗瞬间远游万里。

    直到此地。

    便在李扶摇与青衫儒士之间。

    青衫儒士见势不对,已然准备后撤。

    可老祖宗一步跨出,满城剑气。

    冲天剑意,世间罕见。

    许寂哈哈大笑,“世间诸事,一剑足矣。”

    语毕。

    青衫儒士被一剑穿心。

    这位朝暮境修士至始至终都未能说出半个字。

    便被一剑穿心。

    剑气不减。

    远去城内主道。

    林红烛猛然抬头。

    身材高大的老祖宗持剑来到主道。

    周宣策脸色大变,一位登楼境的剑士?!

    如此剑士,何人可敌?

    老祖宗持剑相问,“那边那位青衫儒士是何人同伴,胆子竟然大到了害我剑山弟子了?”

    林红烛忽然说道:“剑山老祖宗?”

    许寂转头笑道:“还认得老夫?”

    林红烛哈哈大笑,“世间剑士,除去剑仙朝青秋之外,还有谁能有这份霸道的剑气,除去你这位剑山老祖宗,还有谁?”

    许寂看着这个一袭红衣的魔教教主,感慨道:“原来是你这个魔头。”

    林红烛面不改色,“能够被你说上一声魔头,仍旧算是三生有幸。”

    冷哼一声。

    许寂漠然道:“你们谁来接我第二剑?”

    林红烛洒然笑道:“虽然那人与我并无关系,但好似无论如何都好像也脱不了干系,这一剑我来便是。”

    许寂转头看了一眼周宣策,讥讽道:“倒是天底下的读书人都像是你这般,就没那么多让老夫看不起的读书人了。”

    林红烛洒然一笑,猛然前掠。

    许寂挥剑而已。

    一剑之下,之前无论如何都没有毁坏的那件法袍,现如今被划破不少。

    林红烛脸色惨白。

    许寂收剑而立,抬头望向远处。

    “原来另有其人。”

    转瞬即逝。

    许寂一瞬间便跨越百里,来到矮小老人栾平之前。

    这位在陈国朝野都有极高的声望的老人猛然退后数步,哈哈大笑,“老夫从未想过这般谋划能牵扯到你许寂,当日观主上剑山,老夫还以为你已经身亡,为何现如今还撑着不死,下山抖搂威风?”

    许寂不愿多说,一剑挥出。

    剑气暴涨。

    栾平第一次哭丧着脸开口,“许寂,同境之中,用剑欺负人!”

    老祖宗冷笑不已。

    一剑挥出,方圆数里剑气大作,其势不可挡。

    栾平一退再退,最后还是被一剑划破小腹,鲜血直流。

    许寂站立在原地,冷笑道:“剑山衰败又如何,仍旧不可欺。”

    栾平一脸茫然。

    许寂身影再度消散。

    ——

    李扶摇挣扎着爬起身,去捡那柄青丝。

    许寂收剑之后,来到这边。

    李扶摇眼眶湿润。

    许寂的老态,比之下山时其实要明显的多。

    他伸出枯瘦的手,揉了揉李扶摇的脑袋,轻声道:“小家伙,师爷还在,谁敢欺负你?”

    李扶摇抬头。

    许寂慈爱的看着他,笑了笑,没说话。

    有句话老祖宗没有说出来。

    下次小家伙你再遇难,人间已无师爷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7/17697/84710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