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仙侠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山上大事,问过我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山上大事,问过我

推荐阅读:刑警使命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洗衣服要用水,洗碗要用水,洗那些污浊的东西,都要用水。

    但今日这剑山,不会污浊,那么洗剑山,只用剑。

    孟晋是这世间首屈一指的剑士,除去那几位剑仙之外,能够和他相提并论的不是没有,但是不多,而且真要达到他这个高度的,也很难找到。

    之前剑山上的周青和许吏这两个人,比起来他,都还要差去一线,现在这两人都不在山上。

    陈嵊只是个春秋境界的剑士,要说比剑,断然是没有孟晋境界高的,哪怕之前他已经经历过了一场恶战。

    但是在孟晋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陈嵊还是站了出来,他按住腰间的白鱼剑,然后往前走了几步,孟晋就站在山道上。

    他再度开口说道:“小嵊,你觉得我是错的?”

    由一位登楼剑士来做剑山掌教,而且那一位登楼剑士还是之前和剑山渊源很深厚的孟晋,怎么看都不像是错的。

    陈嵊在摇头,“是的。”

    意简言骇。

    有些话之前已经说了很多次,现在便不用说了,只用拔剑就行了。

    陈嵊深吸一口气,把吴山河往山上推了一把,然后平静的看着孟晋,头也不回的说道:“你站远一些。”

    站远一些,免得伤了。

    陈嵊看着孟晋,之前孟晋和落千言有过一战,即便再如何轻描淡写,怎么看都不会是没有影响,至少现在孟晋应当是有些轻微伤势的,这个时候才是陈嵊能够胜过他的唯一可能。

    孟晋不在意这些事情,陈嵊即便是一位登楼境,在他面前都差得很远,更何况他只是一个春秋境,一个春秋境能够做些什么呢?

    孟晋看着陈嵊,什么也没说,这场比剑便开始了。

    他们一脉相承,但剑道不同。

    山道上吹过风,风里满是孟晋的剑气,陈嵊感受着那些剑气从他身前过来,毫不犹豫便拔出了剑。

    他的剑道境界极高,虽说平日里看起来还没有怎么努力练剑,但是真到了紧要关头,便能够看出陈嵊的厉害之处了。

    白鱼剑雪白的剑身上掠过一缕剑气,然后这缕剑气很快便游走在山道上,为陈嵊拦下了那风里的大部分剑气,山道上开始飘落黄叶。

    那些剑木生的笔直,但一样树叶在上面,不知道为什么那些飘落的黄叶看着也十分凌厉,快要落到山道上的时候,忽然便变得极为凌厉,那些树叶穿过了风,风里有剑气,于是树叶上便有了些剑气。

    很快,这树叶便落到了陈嵊的肩膀上,只一瞬间,便割开了一大个口子,鲜血顺着他的衣襟流了出来。

    陈嵊握剑的那只手有些颤抖,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孟晋努力睁开浑浊的双眼,平静的看着陈嵊,“我让你出不了剑的时候,你便出不了剑,你说要和我比剑,这不觉得是个笑话?”

    陈嵊出不了剑,那是因为孟晋的剑气尽数将他包裹了起来,就好像是一条条绳索,完完全全把这个人捆起来了一样。

    所以陈嵊出不了剑。

    他出不了剑,便没有比剑一说,还真是讽刺啊。

    孟晋的视线重新回到吴山河身上,他平静说道:“把剑令给我。”

    剑令代表着掌教令信,想要名正言顺的成为剑山掌教,便一定需要剑令。

    吴山河摇头。

    他没有说话,知道说什么都是枉然。

    孟晋的眼睛微微眯着,轻声说道:“你不给我,我自己也能寻到,我不是什么蠢人,我做过剑山掌教,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去找它。”

    孟晋没有说慌,他是做过剑山掌教,因此想要找到一块剑令,是很简单的事情,说了这句话之后,那些山道上的落叶便随风飘走了,飘向了山里的各个地方,想来再度回到这边的时候,便一定会有所收获了。

    落叶有他的剑,便好似是他的剑。

    真的像孟晋这样的人,境界实在是太高了,没有几个人能够拦下他。

    山道上很多剑士看着这一幕,心里都有些复杂,到底也不是所有剑士都支持他的做法的。

    陈玄走出人群,看着孟晋,按着剑柄说道:“请赐教。”

    他不愿意就这样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所以他要出剑。

    但是孟晋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便被一道剑气击中,然后整个人倒飞出去。

    落到了山间。

    山道上有些惊呼声。

    但还是有第二个人走了出来,他也要出剑,只是结局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被倒飞出去。

    紧接着是第三个。

    第四个。

    第五个。

    ……

    ……

    不断有人倒飞出去。

    不断有人出剑。

    吴山河忽然开口说道:“够了。”

    他缓慢的站直身子,看着孟晋说道:“师祖,你是错的。”

    说完话,他便按住了腰间的剑柄。

    他的剑叫做山河剑,可能是世间所有剑中,名字最为大气的一柄。

    他也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年轻剑士。

    所以握住这柄剑的时候,吴山河安心了不少。

    “我这辈子很少做事,做的错事更少,即便是有,我也不在乎,到了我这个年纪,除去安心的活着,还能做些什么?”

    活着对于孟晋来说,便是这个世间最为重要的事情,任何事情也不能比活着更加重要。

    吴山河理解不了,但是他还是不愿意交出剑山掌教的位子。

    所以他准备出剑,哪怕出不了剑。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落叶回来了,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了那块剑令。

    那块剑令现在就安安静静的躺在叶子上。

    就在山道那边。

    吴山河的脸色很难看。

    孟晋没有急着去拿那块剑令,他反倒是看了一眼远处。

    ……

    ……

    小溪那边,李扶摇和赵大宝泡了很久的脚,这期间他们听到很多声音,那些惊呼,以及某些字句。

    赵大宝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到了最后,他开始落泪。

    李扶摇始终没有起身。

    他只是收回了放在赵大宝脑袋上的手,然后说道:“事情就是这样,你越不想它发生的事情,它就要发生。”

    “我们改变不了。”

    李扶摇笑了笑,好像是在劝慰,但其实更像是感叹。

    赵大宝抬起头,脸上还带着泪痕,他看着李扶摇说道:“师兄,师祖真的是对我很好的,掌教师兄也对我很好,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要怎么办啊?”

    李扶摇说道:“师祖待你好,和师祖做了错事不是不可以并存的,再说,如今这样,你说要怎么办,你之前不是说过了?”

    赵大宝抬起头,满脸泪痕。

    但还是一头雾水。

    李扶摇说道:“你说要剑山一切如旧。”

    说完这句话,他便开始低头穿鞋袜,等穿好之后,便站起了身子。

    他看着山道那边,没有说话,但是微微动念,草渐青便离开剑匣,往那边掠了过去。

    然后李扶摇便开始往那边走去。

    赵大宝抬起头问道:“师兄,你要去做什么?”

    “比剑。”

    李扶摇没有转头,只留下这么一句话。

    ……

    ……

    剑山再大也没有多大,所以草渐青很快便到了山道那边,剑从远处来,悬停在了山道上,也停在了很多人眼前。

    这柄剑叫草渐青,但是知道的人并没有多少,就连孟晋都不知道,只是孟晋能够感觉到山上有了一股磅礴剑气,那道剑气之盛,也是生平罕见。

    剑气之盛,想来除去他之外在山上找不出第二个人才是。

    但是这道剑气,便切切实实出现在了这边。

    孟晋微微蹙眉,剑士们看着那柄剑。

    气氛很是平静,整个山道上都很安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所有人都等着那柄剑主人来到这边。

    谁都想知道这是谁的剑。

    还好他们没有等得太久,很快便从山间来了一个背着剑匣的年轻青衫客。

    “李师叔!”

    有弟子认识那个人,很快便惊呼出声。

    李扶摇的名字,其实在某些时候,真的还算是响亮,至少现在山上的剑士都知道。

    李扶摇走在山道上,走的不快不慢。

    来到这边之后,他停下脚步。

    然后他看着那些剑山弟子,沉默了很长的时间,然后说道:“你们在做什么。”

    这就是明知故问。

    今日这山上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动静了,按道理说李扶摇不可能不知道,但他还是开口问了。

    很快便有弟子对李扶摇解释了一番今日发生的事情,那个人也是三代弟子,说起来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也有怒容。

    他也是山上不支持孟晋做掌教的人之一。

    李扶摇听完事情的始末之后,然后问道:“你们的意思是对剑山有功劳的便可以做掌教?”

    对剑山有功劳的便可做掌教,还是说功劳足够大便可以。

    这其实都差不多。

    李扶摇静静的看着这些人,想要他们给出一个答案。

    杨里走出人群,看着李扶摇说道:“老掌教答剑,为剑山增了光,境界也足够高妙,自然能够做掌教。”

    李扶摇哦了一声,“那我之前在大余做了好些事情,最后让大余礼待剑山,如今又和延陵结下了盟约,是否对剑山有功?”

    此言一出,整个剑山的弟子反应都不相同,有人紧缩眉头,有人吃惊不已,要是真如李扶摇所说,延陵和剑山结下盟约,那么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这个功劳却是比孟晋答剑大太多了。

    如果说对剑山有功就可以做剑山掌教,那么光凭李扶摇做的这些,他便一定能成为剑山掌教了。

    杨里哑口无言,话是他说的,现在自然不能反驳什么。

    李扶摇笑了笑,然后人群里又有人开口说道:“即便如此,你和那妖女不清不楚,怎么能够做这剑山掌教?”

    这的确是很多人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的事情。

    “道门那位叶圣甚至和妖族结为道侣,后面更是生出了子嗣,不一样坐在云端?”

    叶笙歌是人族和妖族的后代这件事早已经传遍了山河,有很多人都觉得痛心,但是却没有人质疑过叶圣这位道门圣人。

    李扶摇微笑道:“况且我还什么都没做,你便说我没有资格。我斩杀那些妖族的时候,你看不见?”

    李扶摇继续看着那些人,等着下一个问题。

    “你即便为剑山做了这些事情,但是你如何吴掌教一般,不过是个朝暮境,倘若有大敌来了,怎么维护剑山?”

    这个问题也是十分毒辣。

    李扶摇没有回答,只是问道:“还有吗?”

    “你至今都还不是剑山弟子,你怎么有资格做掌教?”

    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每个问题都是一道门槛,想要迈过去,都很难。

    李扶摇坦然道:“是,我不是剑山弟子,我也没有想过要做掌教。”

    “但今天旁人也做不了剑山掌教,之前我师父说他是剑山掌律,你们觉得没有道理,那我今天就再给你们说说道理。”

    李扶摇说着话,从腰间取下那块剑玉,认真说道:“我是持有剑玉的客卿,依着祖制,剑山要立掌教,需要持有我这般剑玉的客卿一半以上同意才行,现在只有我一人有,我不同意,便没有人能够让剑山换一个掌教!”

    如果说之前陈嵊是强词夺理,那么李扶摇今日便是道理在手。

    剑山有客卿,但是像是有他这种剑玉的客卿,就只有一位!

    这是之前老祖宗许寂还在世的时候交给他的东西,这种剑玉当年的剑山也只给剑仙,给他的时候,这个世间还只有朝青秋一位剑仙而已。

    朝青秋没有成为剑山的客卿,但是李扶摇成了,还是以往剑仙才能拿的那一种。

    所以他不同意,什么都做不了。

    李扶摇占着祖制。

    这就是剑山上的规矩。

    他看着那些眼神闪烁的人说道:“你们或许要说祖制要改,那便跳过此事。”

    “你们说掌教师兄的境界不够,所以做不得掌教,那便是要用剑说话了。”

    “好。”

    “这身为剑士,好像这样便极有道理了,用剑说话,管他什么祖制了,管他什么规矩了。”

    李扶摇转过身,看着孟晋,然后一字一句说道:“弟子李扶摇,请师祖赐教!”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7/17697/129169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