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仙侠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云下的事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云下的事

推荐阅读:刑警使命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正文

    这个世间的灯笼很多,但是世间所有人都知道的那一盏,却在佛土。

    十二位圣人,便有十二件圣器。

    十二件圣器里,儒教最出名的是那一本儒教天书,道门最为出名的自然是叶圣手中的镇妖碗,这位圣人贵为道门圣人,手里的那件圣器甚至于还曾压过一位大妖,自然能被世间很多人熟知。

    佛土的那盏灯笼是佛教最为出名的圣器,也是十二件圣器中最为出名的一件,更是天底下最为出名的一盏灯笼,那位灯笼和每位圣人的圣器不同。

    这是佛教立教以来便存在的事物,传承多年,由佛门教主掌管。

    这一代的佛门教主是慧稠僧,他是佛土之主,众多僧人心中的佛教第一人,他的境界高深,佛法也是世间第一,从不踏出佛土半步,这一辈子都待在灵山,只因为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因为灵山有世间的所有佛经,这些佛经数量之多,很多人穷尽一辈子都看不完其中的一小部分,慧稠僧年轻时候便立下誓言,倾尽一生都要把灵山的佛经尽数看完,为此一辈子,慧稠都没有走出灵山的想法,甚至有人想着,慧稠为什么要努力修行,只怕就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去研习这些佛经。

    第二件事便要简单太多,就是因为那盏灯笼实在是太过于重要,所以慧稠僧要日夜不离开那盏灯笼,要看着。

    那盏灯笼为什么这么重要

    答案就在于那盏灯笼的效用。

    别的圣器都有一个明确的作用,比如叶圣的镇妖碗,就是为了镇压妖族的,陈圣的鬼画符,就是符的最高体现,那么这盏灯笼,代表着的就是生死和时间。

    这两点都是圣人最想知道的东西。

    长生永远是圣人们谈论的最多的事情。

    传言当初为了让那盏灯笼离开灵山,道门和儒教两边的圣人曾经想要和佛土的圣人达成协议,用那盏灯笼去换一些别的东西,总之条件是极端优厚,就为了看那灯笼几眼,感悟一番长生。

    可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所有人都知道,每一代的佛教教主对于时间长河的理解都没有人可以比拟,那就是因为有这么一盏灯笼的原因。

    周夫子言语里提及那盏灯笼,也显得很是庄重。

    “你本来就知道那盏灯笼的重要,别说是我,就连是佛土所有僧人一起去求他,他都不会让我把灯笼带着离开。”

    那个老和尚看着周夫子,言语平淡,“他不愿意和外界打交道,但我却是愿意的,你们要是愿意和我多说说,以后把灯笼带来,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周夫子像是看白痴一眼看着这个老和尚,冷漠道:“就你这样,怎能做主”

    “所以我也是为了做主,我看着慧稠做了数百年的主,我有些烦了,他只知道读佛经,那么就去好好读佛经,佛土该让我好好管管。”

    周夫子叹了口气,不愿意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有的人与他待再多时间都觉得有意义,而有的人,与他待的时间即便再短,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很明显,现在的老和尚就是属于后者。

    老和尚知道周夫子的谈兴不高,他抬起头,摆出一副很奇怪的神色,“叶修静想来会有些兴致,她的那个女儿现在肯定出了些问题,可灵山的佛经里有许多是可以为她解惑的。”

    周夫子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一个闪身,便离开了此地,去了别处,一道金光,就将他的身影掩藏。

    谈生意也好,还是做什么别的也好,要想做成,得两方把差不多的筹码都摆到身前这才好谈,即便是有一方的筹码不够,那只要另外一方对于对方的筹码表示出来兴趣,那自然也能谈。

    可有些情况是,这谈生意,对方什么都没有,就要来空手套白狼的。

    这样的生意有,而且还不少。

    但是这一定要某一方很是精通此道,另外一方更要傻的出奇这才好。

    可现在的情况是,不管怎么看,周夫子都不像是那个傻得出奇的人,那老和尚也不像是那个精明到了无以复加的家伙。

    所以这个生意,周夫子,根本没有谈下去的兴趣。

    即便是换了叶修静,也是如此。

    云端的圣人,没有一个人是傻的。

    尤其是这两位一教之主。

    周夫子离了彼地,便来了此地。

    学宫的高楼不少,那些建筑甚至于还要比洛阳城的很多建筑来的高大一些。

    学宫的风景一向都不差,让世俗里的百姓来看,只怕就要惊掉下巴。

    周夫子当年便是学宫里走出来的修士,此番重游故地,却是没有任何怀念之情,他只是穿过一片片山林,很快便落到了一座破茅屋前。

    学宫里的修士们知道,这座茅屋里住着掌教苏夜的先生。

    那位老先生虽然从来都不走出这破茅屋,但是既然是掌教的先生,自然也有很大的声名。

    有些不好的名声也很容易传出去。

    周夫子站在这茅屋前,那本儒教天书重新回到了他的腰间。

    这破茅屋里的那个老家伙当年和云端某位圣人的口水战,其实周夫子也知道,可他并未参与其中,这除去因为他碍于身份之外,当然还有很多别的原因。

    但事情的始末他是知道的。

    那场几乎已经不传于世间的骂战,应当是随着那位圣人离开人间而烟消云散了。

    而实际上,即便在那位圣人还活着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人在提起那场骂战。

    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知道事情的始末的,更是如此。

    为何不让那件事在世间流传,这是那位已经离开人间的儒教圣人的私心,他就是不愿意太多人知道,至于为什么,答案也很浅显。

    因为那场骂战,其实是他输了。

    为什么那老先生会待在这破茅屋里,这是值得思考的事情。

    但不管如何。

    那位老先生在骂战上胜过那圣人的事情是事实。

    无法更改。

    圣人和人间中间有一片云。

    有人在云下,有人在云上。

    云下的人胜不过云上的人。

    没有变过。

    人间最得意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7/17697/126518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