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仙侠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 仙剑和老友

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 仙剑和老友

推荐阅读:刑警使命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叶长亭出现在这里,让张圣在感到意外之后,变得有些了然,当日云端一战,三位圣人陨落,世人都以为是朝青秋一人便斩杀了三位圣人,但实际上只有真正出现在云端的那些圣人们,才知道当时在云端,真正出剑杀圣的,不仅有朝青秋,还有这一位,叶长亭。

    就连那位自称是柳巷的剑仙都未能斩杀半个圣人,偏偏却是这位声名更加不显的叶长亭成了,这种事情云端圣人会觉得奇怪,但并无任何一人,觉得不该是这样。

    剑仙杀力本来就是世间第一,朝青秋把这杀力无限扩大之后,更是让世人瞩目,可怎么会只有他朝青秋一个人能斩圣人呢。

    那定然是没有道理的。

    那位道门的杜圣,一副乾坤八卦镜在手,本来战力便不低,比起来他张无墨,自然是要强好些,可那都被眼前这位剑仙一剑斩了,那么他张无墨,也没有可能会胜过他。

    但好在剑气淹没小巷之后,叶长亭没有即刻便出剑,他看着这两位圣人,眼神平淡,只是站在小巷尽头,喊了一声李扶摇。

    在场的就这么两位剑士,李昌谷他和他根本不熟,剩下就只有李扶摇,他不喊他喊谁。

    李扶摇一头雾水,他和这位剑仙相识,但并不是多么熟络,和朝青秋相比,自然要差一些,不过在雾山里,这位剑仙几乎保住了他的性命,所以听到叶长亭喊他,李扶摇虽然觉得有些古怪,但是他还是很快便走到了这边。

    站在小巷一头,风雪不停,叶长亭斜瞥了一眼这个看着便知道他还有一身隐疾的年轻人,小巷里的剑气瞬间被他抓取过来,尽数灌入李扶摇身体里,把李扶摇从一开始在雾山里受过的伤,那些破碎的经脉,还有灵府里的漏洞,尽数都给补好,只是这些锋利到了极点的剑气太过猛烈,叶长亭又没有半点想着要温和来做的心思,所以瞬间,李扶摇的脑门上便生出许多汗珠,整个人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叶长亭的这种治伤方式就好似杀人一般,全然不管其他,而是以最快的方式杀人就是。

    小巷里风雪大作,在两位沧海圣人眼里,却是看到了眼前那位剑仙出剑。

    他随手扯来那淹没整条小巷的剑气,就是出剑,用那沧海一剑在一位朝暮境剑士里修复身躯,便是第二剑,这两剑,都很考量功力,就连张圣都不敢说自己要救人,能轻易把无数气机灌入某个修士体内,而那个修士还竟然能够承受得住,这之中固然有李扶摇是一位剑士,平日里剑气淬体,让自己这具身体变得更加坚韧之外,其实更多的,还是考量叶长亭。

    剑气灌体,这本来就是很难出现的画面,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位剑仙亲自灌体,因此这时间持续的十分之长,整整半个时辰之后,剑气才停歇。

    叶长亭松开抓住李扶摇的手,望着这边的两位圣人,漠然道:“看完了还不走?想死?”

    听着这句话,张圣喟然长叹,自然知道这位剑仙今日来是要保着这位楚王殿下的,可即便知道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现如今的这座山河,儒教已经不如当年,就他一人和周夫子,两位加在一起,连杀叶长亭都不一定办得到,更别说做些什么了。

    张圣看了苏夜一眼,露出苦笑,不言不语,便踏云而去。

    小巷里的风雪大了些。

    楚王殿下朝着叶长亭微微拱手,像是沧海之间,有大恩,自然不用言谢,在以后的某日能出手便行了。

    楚王殿下进入小院之前,看着叶长亭,平静道:“若是剑仙等会儿事情说完了,可否让这小家伙来和我待一会儿?”

    叶长亭没有说话,也没有拒绝。

    楚王殿下了然,然后便走进了小院。

    叶长亭这才看着大口喘气的李扶摇。

    他的剑气替李扶摇治伤,其实也顺带再把他的身躯淬炼了一次,这次是沧海剑气淬体,要比之前李扶摇自己更有用些。

    李扶摇艰难的抬头,一身青衫已经湿透,看着这位不知道从何处再至洛阳城的剑仙,沉默半响,这才牙齿打颤的说出来多谢两字。

    修行一事,总是以天资为主,然后辅以机缘以及自己的努力勤奋,当然除去此之外,还有各种选择也很重要。

    李扶摇的天资不过是中上,但别的东西就好的不像话了。

    当初练剑,便有陈嵊这位剑山集剑气剑意剑术三项的家伙做师父,不过他这个师父做的不好,李扶摇去了剑山总归是又遇到三位师叔。

    后来一路行来,遇到的大人物便有青天君、朝青秋、胡萧……

    这么多沧海大修士,平日里能够遇到一位便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何况是像李扶摇这样,一遇便遇到一群。

    对于机缘更是如此,在北海光是圣丹便有两颗,还有那位剑仙的御剑法门,学了御剑法门,却无好剑,于是便有未来的老丈人青天君送剑。

    更有朝青秋对他的照拂。

    这一路走来,除去天资这个东西之外,李扶摇可以说得上其余什么都是顶级。

    这先后两位剑仙都愿意和他表示亲近,这换做别的剑士,只怕是已经兴奋的跳了起来,但李扶摇不仅跳不起来,现在连走路都费劲。

    只是叶长亭说要走走,他也只能跟着他走走。

    两人沿着小巷往外走去,叶长亭白衣仗剑,气态风流,虽说和朝青秋都是白衣,但叶长亭要显得更为孤高一些,就像是一块冰,而朝青秋则显得更寂寥,像是一柄剑。

    走在皇宫里,叶长亭平静说道:“当年我才开始练剑的时候,进过几次皇宫,为得便是杀一位我杀不掉的人,每次都有可能丧生,但每次都挺过来了。”

    李扶摇想着这位剑仙,要入皇宫这种事情,恐怕都要发生在他尚未怎么修行的时候,那个时候应当离着现在,是有些远了。

    叶长亭看了一眼李扶摇,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问道:“你不好奇我去皇宫做什么?”

    李扶摇这才后知后觉的说道:“前辈去皇宫做什么?”

    听着这句话,叶长亭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李扶摇,“我都说了去杀人。”

    李扶摇听到这个答案,哑然无语。

    而那位剑仙,好似心情不错,破天荒的笑了笑。

    他这是想起了某个已经变成小孩子的家伙,当时也就是这么看他的。

    叶长亭说道:“我杀人是为了报仇,很多年前,我和你一般,也是有喜欢的女子的,第一次见面那会儿是师父带着我上山练剑,她上山赏景,后来在一起了,我便对练剑没有了什么心思,一心都在她身上,陪着她走过名山大川,走过无数地方,后来有人想我剑心破碎,就直接把她杀了。”

    “我是那座江湖里练剑资质最好的那个人,谁都怕我有朝一日站在他们头上,所以才有了这些事情。”

    叶长亭停下脚步,笑着说道:“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江湖险恶。”

    李扶摇猜测道:“那前辈之后一定是并未剑心破碎,反倒是独步青云?”

    叶长亭第二次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李扶摇,“我要就这么废了,你还能看见我?”

    李扶摇同一天被两次用这种眼神看了一遍,自己都觉得十分无奈。

    叶长亭继续说道:“我进了几次皇宫,七次还是八次?反正是把里面的那个老家伙给杀了,然后又杀了另外一个人,两个人都死在我剑下之后,我回到山上,很快便破境成为了江湖第一人。”

    “世间无敌就像是朝青秋这般,你说会不会觉得无趣了,所以朝青秋要走,我很是能够理解,他对人间生倦,我也明白,我至少还有个女子可以回忆一番,朝青秋这个人,连个旖旎过往都没有,他不走,这就有些奇怪了。”

    走走停停,在一座凉亭下,叶长亭看着已经结冰的湖水说道:“世间无敌,再无牵挂,我便离开了那个地方,去某个地方找人。”

    李扶摇怔怔出神的问道:“前辈要去的某个地方,不会就是这座山河吧?”

    叶长亭瞥了他一眼,随口说道:“山河外有妖土,有佛土,又有所谓的雾山,有个别的什么地方也很正常,要是没有,我不过来,你们这剑士一脉怎么办?”

    这倒是实话,要是没有叶长亭,朝青秋即便要离开人间也要很多年之后,即便某一日真的下定决心了,那之后的剑士一脉,自然是没有人照料的。

    李扶摇咽了口口水,问道:“前辈那边,还有剑仙?”

    叶长亭摇头道:“我离开的时候就我一个人,不过等我回去的时候,估摸着我那侄子也能成剑仙了。”

    李扶摇哦了一声,那个地方也只有这么一位剑仙,看来和山河这边的处境差不了。

    叶长亭揉了揉眉头,知道李扶摇想些什么,却没有跟着说下去,而是说道:“要是没有朝青秋剑开天幕,我还真过来不了,我虽然也算是沧海,但是一剑斩开天幕这种事情,我还做不到,要不是他,我没办法过来。”

    李扶摇低声道:“那前辈那座天下,也是这么个境况。”

    叶长亭摇着头说道:“我身处的那座江湖可比你们这里有趣多了,剑士活得极为舒心,不比你们。”

    李扶摇一怔,“那前辈为什么要来这里。”

    叶长亭来了这里,所以朝青秋才能走,可朝青秋也不知道叶长亭为什么会来这里的。

    叶长亭这是第三次以看白痴的眼神来看李扶摇,“我来找某个人。”

    李扶摇硬着头皮继续问道:“那前辈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

    叶长亭微微一笑,“因为我要找的那个人,十有**就是你。”

    这是叶长亭在这座山河待了很久之后才看出来的东西,当然他第一个目标是放在朝青秋身上的,但是很快他便已经觉得朝青秋不太可以,因为就算是朝青秋布局谋略都是顶端,但是依着这个男人的脾气,肯定是不屑做某些事情了,所以即便他是这人间的无敌之人,叶长亭都不相信那是他做的,而除去他之外,整个山河有可能的修士都被他看了一遍,最后还是觉得应该是李扶摇。

    这没有什么根据,但这是他的判断。

    李扶摇也知道问不出来个所以热,但还是觉得有些古怪。

    好在叶长亭已经抢先说道:“你不必相问那些事情,你就该怎么活着怎么活着,我在这里看到答案之后自然会离开,百年也好,千年也罢,我都等得起。”

    李扶摇揉了揉脑袋,想着这位剑仙没必要说些唬人的话来糊弄他,他也就难得多说什么了。

    只是陪着叶长亭继续往前走了好些路程,叶长亭才饶有兴致的问道:“剑山掌教这个位置,我始终觉得你该争一争的。”

    李扶摇欲言又止。

    叶长亭看着李扶摇认真说道:“你心目中,只要是老祖宗许寂的安排就一定有道理,他既然把剑山传给了吴山河,你便就这样看着,退一万步来说,当初许寂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要是当着你的面,你会不会主动扛下来?你想做什么,你能做什么,不在许寂,不在我,也不在朝青秋。而都在你自己身上。”

    “你老实说说,要是真有许寂活过来,问你愿不愿意扛起剑山的担子,你怎么答?”

    叶长亭神色认真的看着李扶摇。

    李扶摇有些无奈的说道:“这还能怎么说,自然是说愿意的。”

    叶长亭又问道:“那你怎么扛。”

    李扶摇想了想,“自然是先练剑成为沧海剑仙,之后要么把那些云端圣人都打一顿,要么就是和他们讲好条件,然后就像是朝先生做得那样,在这个世间建立好些剑山,让剑士重新回到以往的岁月。”

    “若是妖族南下呢?”

    叶长亭看着李扶摇的眼睛,说实在话,这才是最难的那个问题,若是没有青槐,那他李扶摇等有朝一日妖族南下,自然会站在所有剑士之前,一人一剑守住这座山河,但是有了青槐,甚至有了他爹青天君,他能怎么办?

    青天君出手,他不对上?

    可对上之后呢,是直接打杀了,还是就这样看着?

    留下一条命?

    或者自己被对方打杀?

    只怕什么都不好做的。

    这就是李扶摇的难办之处,所以他只能想着妖族和人族和平相处,即便有一天爆发大战,他也只能不伤青槐,对青天君,也不敢下杀手。

    叶长亭下一个问题更加尖锐,“若是青槐成了大妖,与你对上,你和她便是各自的重要人物,甚至最后人族和妖族的胜负,便在你们两人之间,你怎么办?”

    这自然便是最难的局面,要是真有那么一日,面对自己喜欢的姑娘是出剑还是不出剑,要是出剑,就真要把那位姑娘斩杀了?

    要是不出剑,任由妖族攻破山河?

    即便是他想着和自己喜欢的姑娘握手言和,那自己喜欢的姑娘会不会也有考虑的,总之说破天了,都不好杀人,也不好做些别的什么。

    李扶摇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喜欢的姑娘是自己的事情,和别人无关,可是把自己和那个姑娘摆在某个位置的时候,他好像又说不出来这样的话来了。

    李扶摇很郁闷的说道:“可我喜欢别人没有变啊。”

    叶长亭觉得有些好笑,一巴掌拍在这个家伙的脑袋上,无奈道:“那有个什么用。”

    李扶摇无奈叹了口气。

    那个局面是个死局,即便是朝青秋可能都无法化解。

    他只能期望那样的局面,者必走的不出现在他李扶摇面前,不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做。

    叶长亭笑了笑,不再多说。

    这样的局面放在他面前,他自然也是没有办法的,难不成真能做到无牵无挂,反正什么也不管,做不到的。这个世间,没有几个人能做到的。

    这都是死结。

    在这座凉亭里待了些时间之后,他和李扶摇朝着皇宫的一处酒窖去,这位剑仙说是要喝酒,便要喝最好的,于是想着偷酒这个事情了。

    这样一位剑仙要想着喝某人的酒,怎么防都是防不住的,所以没有要多少时间,他和李扶摇便一人提了一小坛子酒去某处宫殿顶上坐着。

    叶长亭问道:“从洛阳城离开之后,要去什么地方?你放心有我和那柳巷在,人间再乱,也乱不成什么样子,三教被朝青秋杀怕了,这段日子估摸着是要让梁亦那些修士往云端走一走了,他们能这么不要脸来洛阳城杀人,我却做不出来这种事情,所以只能等着你们什么时候成为剑仙才行,不过至少五十年之内,剑士一脉不会比现在更差。”

    这是叶长亭的承诺,很是认真。

    李扶摇喝了口酒,轻声道:“离开洛阳城,先去一趟剑山,然后便去佛土吧,我一直想知道六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前想问问朝剑仙,可朝剑仙也走了,问不成了,那会儿进雾山就是想着找个答案,只是找到半本手札,也没有知道个所以然。”

    听着这些话,叶长亭没有说话,他是看过那后半本手札的人,只是他一看了那本手札便觉得没有任何意义,当即便把那东西扔了,言河圣人学贯三教又如何,只要他叶长亭觉得那是胡乱说话,那就是胡乱说话,没有半点意义。

    喝了口酒,叶长亭看着这方天地,笑了笑之后,说起了几句正事,“你去佛土也不是不行,我之前用剑气灌体其实除去帮你修复身躯之外,还给你了些别的好东西,你想不想知道?”

    李扶摇一头雾水,“啥。”

    叶长亭说道:“你学的是万尺的御剑法门,有三座伪命灵府了,我之前帮你随便开了第四座。”

    李扶摇一怔,随即内视,这才真看见了自己体内的第四座灵府,之前三座灵府,分别是他自己开辟的剑十九,和明月,第三座却是由着草渐青夫妇帮忙的,这第四座灵府却是叶长亭。

    叶长亭平静说道:“你也知道万剑归一的说法,我只是早些让你有那个万剑,至于怎么归一,给你多留些时日去想罢了。”

    李扶摇认真道谢,这趟前往佛土,也是历练,都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多强一分,也算是一分吧。

    叶长亭说道:“我知道你有好些剑,这一次伪本命剑要用哪一把?”

    李扶摇斩钉截铁的说道:“高楼!”

    十里、明月、高楼、草渐青。

    这是他在青天君那里找的剑,加上一柄他自己的青丝,以及那位剑仙万尺的万丈长,他一共有六柄剑,但他需要九柄剑做伪本命剑才行。

    明月和草渐青已经成了伪本命剑,剩下的只有十里和高楼,万丈长和他不是一路人,所以李扶摇从来都不考虑。

    高楼之后,便只剩下十里。

    到时候十里一旦炼化,就该去寻新的剑了,叶笙歌送的那柄桃花被他放到了皇宫里,也没有带走的想法。

    叶长亭对这事情没有什么想说的,个人练剑有个人的机缘,他也说不上什么。

    喝完了酒,他看着李扶摇,说了最后一句话,“别死了,我等着你去做那件事。”

    这又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李扶摇听到整个脑袋都疼。

    说完这句话,叶长亭便不见了踪影,这么一位剑仙要走,实在是太简单了。

    他甚至最后都没有说那位楚王殿下要见他的事情。

    他叶长亭什么时候成了这种传话筒了?

    不存在的。

    李扶摇叹了口气,从屋顶上走下来,正好碰到下面的楚王殿下。

    如今人间的圣人。

    他看着李扶摇,笑问道:“那位剑仙说的兴起,肯定没有说我还要见你的事情。”

    李扶摇硬着头皮点头,倒也没有隐瞒什么。

    楚王殿下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反倒是显得异常年轻,他看着李扶摇,然后说道:“你帮了我个大忙,我想送份礼物给你。”

    李扶摇没有直接拒绝,反倒是先开口问道:“什么礼物?”

    楚王殿下说道:“你缺什么,我就送什么?“

    李扶摇一怔,“难道楚王殿下有那种吃了一颗便立刻变成沧海修士的丹药?”

    他的表情极其无辜,就像是真说了些什么有意思的话一样。

    楚王殿下面无表情,吐出一个字,“滚。”

    李扶摇哈哈大笑,觉得和这位新圣人的关系又拉进不少。

    说了闲话之后,李扶摇才正经说道:“楚王殿下到底是要送出什么东西来,不管我缺不缺肯定都接着。”

    楚王殿下沉默片刻,然后认真道:“皇宫里有柄仙剑。”

    有柄仙剑?

    李扶摇练剑以后,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说法。

    剑士的剑,那就是剑而已,谁的主人名头更响一些,那他的那柄剑自然名头也跟着响,就像是朝青秋在世,那么这个世间最有名的剑,就是那柄古道。

    可即便是在剑仙手里握着,那柄剑也说不上仙剑。

    楚王殿下笑道:“所谓仙剑,便是仙人的剑,你知道这个世间的沧海修士有好几种叫法,在妖族叫大妖,三教修士称作圣人,而你们剑士,便说成剑仙,可说是剑仙,和真正的仙人,仍旧挨不上边,朝青秋有望成为真正的仙人,等他去到天外,那柄古道自然也成了仙剑,只是他最后选择回来,算是又有史以来第一位回到人间的仙人了。不过回到人间的朝青秋到底是不是仙人,也不好说,但那柄剑,肯定是仙剑。”

    “天外有种神奇的力量,能让你们的剑变些东西。”

    楚王殿下认真说道:“在皇宫里那柄仙剑,就是一位真正飞升了的剑仙留下来的东西,你知道有多少个年头了吗?”

    这个世间已经有六千年没有人成功飞升了,那柄剑的年头自然也应当是往六千年上面走了。

    楚王殿下没有卖关子,直白道:“绝少不过万年。”

    万年。

    这是如此久远的时间。

    李扶摇咂舌,然后问道:“那柄仙剑怎么到了皇宫。”

    楚王殿下笑了笑,“那要讲个故事了。”

    李扶摇有些无奈,心想你之前还在那位皇帝陛下的故事里,现在你又得讲个故事了。

    李扶摇惆怅不已。

    楚王殿下清了清嗓子。

    然后开始讲起了那个故事。

    ……

    ……

    万年之前,山河依旧是剑士们的天下,那位剑祖开创剑士一脉之后,短短千年便让剑士一脉成为了这座山河里最潇洒的修士,这千年之间,自然要出好些惊才绝艳的大人物才能让剑士一脉发展的如此迅速才是了。

    那柄仙剑的主人,就是其中一位。

    那人叫做什么,已经不可考量,只是知道他姓辛,人人都称呼他为辛剑仙。

    同柳巷在六千年前无敌,和朝青秋在这个年代无敌一样,那位辛剑仙在那个远古时代,也是绝对无敌的存在。

    他手里的那一柄剑叫做寻仙。

    那柄剑的名字很直白,因为也代表着那位剑仙的想法,他无敌于世之后,自然想的就是要成为仙人,那个年代里,已经有剑仙离开过人间了,所以离开人间,不是无稽之谈,反倒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不管是谁,等到了一定的境界,自然都要看着天幕。

    当时那位辛剑仙举世无敌之后,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去妖土,斩杀了那位如日中天的妖帝,妖族一共不知道出过多少位妖帝,有老死的,也有飞升的时候被天劫劈死的,但很少又被人杀死的,尤其是被一位剑仙杀死,更是罕见。

    所以当时那位辛剑仙一下子便让整个世间都不敢再说什么,杀了妖帝,再无牵挂,那位辛剑仙接下来的路,自然就是成为真正的仙人。

    他在人间再待了百年,最后走上了成仙的路,辛剑仙本来便是世间最为出彩的那一位,所以能够成仙,一点都不意外,他飞升离开人间,在那个天幕还没有闭合的时候,把佩剑送回了人间,或许是觉得成仙之后,这柄寻仙已经没有了意义,也或者是因为他想在人间留下印记,反正不管怎么说,反正这柄剑最后留在了人间,因为去过真正的天外,这柄剑成了仙剑,在人间引起了腥风血雨。

    无数剑士都想拥有它,因为既然是辛剑仙带着离开过人间的剑,所有人都想知道剑身上,会不会真有成仙的奥秘,如果有的话,那又是什么。

    楚王殿下笑着说道:“当年那场浩劫,你们剑士一脉应该比我知道的多。”

    李扶摇点了点头,当初在剑山的时候,倒是听着老祖宗说过,只是老祖宗最后没有说清楚是为了一柄仙剑。

    可能也是老祖宗知道那柄仙剑不在了吧。

    楚王殿下说道:“那柄仙剑最后被数位剑仙联手毁掉了,这才让浩劫平息了。”

    李扶摇皱眉道:“既然是毁掉了,怎么又会出现在皇宫。”

    楚王殿下继续说道:“那就是故事的后半段。”

    延陵王朝建立于六千年前,距离那场浩劫已经过去了几千年,剑都被毁了,自然没有人在意那个故事了,可是有一位剑仙其实当时毁去仙剑之后,并未全然不在意,他将那些剑的碎片收集起来,想要复原那柄剑,但是最后没有成功。

    “开朝先祖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柄剑,考证之后,知道就是那柄寻仙,所以耗费了几千年,有无数能工巧匠将那柄剑重新锻造,才重新造成了那柄寻仙。”

    楚王殿下继续说道:“只可惜有了剑,却没有一个皇族后代能够参悟上面的东西,或许是因为剑是重铸的,没有了当初的仙家气息,但不管怎么说,它曾经是一柄仙剑,现如今除去朝青秋的那柄古道之外,没有任何剑能够和它相提并论。”

    “而现在我想把它送给你。”

    楚王殿下看着李扶摇,认真说道。

    这不是什么假话。

    李扶摇皱眉道:“未免太珍贵了吧。”

    楚王殿下说道:“它即便是柄仙剑,在错的人手里也没有任何用,反倒是在你手里,才能发挥大作用,你要是以后成了剑仙,也算我提前许多年便看准了你。”

    “况且我觉得它很适合你。”

    楚王殿下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李扶摇除去点头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他看着楚王殿下,有些无奈的说道:“我送给延陵皇帝一柄桃木剑,楚王殿下便送回一柄仙剑,这买卖很不划算。”

    楚王殿下笑道:“还送一位剑仙,你觉得呢?”

    李扶摇默然无语。

    楚王殿下笑了笑,“既然已经说好了,那便去取剑吧。”

    李扶摇点点头,一柄仙剑,自然不能错过。

    ……

    ……

    皇宫里的建筑很多,但真正重要的,还是那么几个。

    这次楚王殿下领着李扶摇去的地方,不是别的,而是一座他们之前都去过的小院,就是楚王殿下的小院,楚王殿下一边走一边说道:“那既然是柄仙剑,自然是我亲自看着。”

    可是当走进小院,看着楚王殿下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个不长的木盒的时候,李扶摇开始有些怀疑那所谓的仙剑了。

    这即便是一柄剑,也该比一般的长剑短上不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一柄很袖珍的剑。

    楚王殿下知道李扶摇在想什么,平静说道:“当年那柄仙剑被毁掉之后,很多碎片都不见了,能够复原成这样一柄剑,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他把木盒递给李扶摇,笑着说道:“我只管把剑给你,你要怎么打开,怎么去看,我全然不管,还有你要怎么炼化,我也不想掺和,都看你自己了。”

    李扶摇接过木盒,还没有打开,便感觉有锋芒剑气在木盒周围,之前是楚王殿下用自己的境界将其压制,方才没有剑气外泄,但现在这个时候,他交给李扶摇的时候,就已经撤去了自己的气机。

    李扶摇仅仅是把木盒放在手里片刻,便感觉到一股股剑气在撕裂他的手掌,等再看那只手掌的时候,已经是血肉模糊,有些地方甚至能够看到白骨。

    李扶摇皱了皱眉头。

    楚王殿下看着他,笑意不减。

    李扶摇问道:“这怎么办?”

    楚王殿下没有说话,只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那些锋芒剑气,怎么都压制不住,别说打开,现在李扶摇连拿着都很麻烦。

    剑气凌厉,只怕是如同一位登楼剑士在时时刻刻出剑。

    他在很多年前登剑山的时候感受过朝青秋的剑气,那个时候也是如此,只是那时候的朝青秋,并不是留下了太浓烈的剑气。

    可现在这柄不一样。

    这柄当初可是仙剑。

    即便现在只是重铸的剑,也不容小视。

    至少李扶摇现在,不止小视,就连看都不能看。

    看着李扶摇这个样子,楚王殿下笑道:“你只怕要在皇宫里找到压制剑气的办法才能出去了。”

    楚王殿下要压制这木盒里的剑气,很是简单,因为他是一个登楼境的大修士,但李扶摇会很难,因为他只是一个朝暮境的剑士,而且因为他是个剑士,身上有剑气,还会和这柄仙剑的剑气相冲,这样一来,才是对李扶摇的考验。

    李扶摇看着楚王殿下,无奈一笑。

    有些事情还真的是很麻烦。

    他看着楚王殿下说道:“看来真要在皇宫里待一段日子了。”

    ……

    ……

    小雪时节的那场大雪,在小雪过后的第二日便没了踪迹,整个洛阳城除去能够看到那些积雪之外,便没了别的东西。

    苏夜和李昌谷走在街道上,两位登楼修士都心有灵犀的走的不是太快,两个人并肩走在洛阳城里,就像是很多年前一起在学宫的某处散步一般。

    李昌谷看着天边说道:“何时入云?”

    儒教现如今是最为虚弱的地方,苏夜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位圣人的儒教修士,只怕不仅是儒教修士们,就连云端的圣人们也在等着苏夜入云,他和梁亦,一定会是之后世间修士最关注的两个人。

    苏夜看着街道上残留的积雪,这位学宫掌教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但瞬间又摇了摇头,“之前和林红烛还有梁亦有过说法,说是要一起入云。”

    那是在北海海边,三个登楼修士心照不宣的想法。

    李昌谷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不好说了。”

    苏夜继续说道:“学宫乱象,入云之后不一定好收拾,我想在入云之前把它处理了,所以还是比较麻烦。”

    李昌谷直白道:“不破不立,现在学宫已经腐朽到根本了,没办法了。”

    苏夜说道:“云端一战,儒教死了对学宫影响力最大的常圣,剩下的三位圣人,有一位常年不知所踪,周夫子不插手人间的事情,张圣性子温和,这才是最好的时机。”

    “所以在入云之前,我要把事情全部处理完。”

    李昌谷问道:“会很麻烦?”

    苏夜说道:“学宫这么大一块地方,自然麻烦,不过既然最麻烦的已经解决,剩下的,不是大麻烦。”

    李昌谷点了点头之后,不再说话。

    苏夜忽然笑道:“王富贵其实最适合来做这种事情。”

    提起那个熟悉的名字,李昌谷有些感叹。

    他往前走了好些步,然后说道:“我要入沧海了。”

    入云和入沧海本质上是一样的。

    但却是两种说法。

    也是两条路。

    苏夜摇头道:“现在这个时机不太好,已经有两位剑仙了,不会有人想着要有第三位剑仙出现,你现在入沧海,八成会出问题。”

    李昌谷说道:“朝剑仙在临走之前传我一剑,大概也有这个想法,我总不能辜负他的。”

    苏夜蹙眉说道:“我认识的李昌谷,不是这样的人。”

    李昌谷平静说道:“你认识的李昌谷,已经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

    他在摘星楼待了百余年,那自然就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

    那会儿他还在学宫。

    他还没有练剑。

    他也不是掌教。

    至于他嘛,也还没有被人排挤。

    ( )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7/17697/122136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