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仙侠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人间好时节,死便死了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人间好时节,死便死了

推荐阅读:刑警使命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那道绝世剑光从天幕外来到天幕中,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

    从天幕的那道口子里,重归人间。

    落到了那两道金光上。

    那两道金光,就是两位圣人!

    那道剑光竟然能够对上两位圣人!

    这一下谁都知道那道剑光是谁的剑了。

    洛阳城里有无数人都在惊呼,世间有无数修士都在惊呼,朝青秋功参造化,境界高妙,早已经证明是世间第一等的剑仙,一剑甚至可以斩开天幕,本就是人间最得意之人,可是今朝不是要一剑斩开天幕,然后离开人间,成为这六千年里唯一一位飞升的修士吗?

    可为什么去而复返,又回到了人间不说,还不管不顾的对着两位圣人出手,要知道,这是六千年来最大的一场盛世。

    一定会有许多圣人都到场的。

    谁都想从朝青秋离开人间这件事里看到些什么,你朝青秋现在对着两位圣人出剑,就摆明了要对三教进行挑衅,在举世皆在关注的现在,难不成圣人们真会不管不顾?

    倘若你朝青秋并不害怕,那就是自信到一人可以面对三教十数位圣人而不败?

    想到这一层的人都感到匪夷所思,就算是那些远古的无上修士,也不敢这样吧?

    可不管怎么说,那一道剑光,还是来了。

    朝青秋的剑光落到了两位圣人身上,磅礴剑气带起的毁灭气息,硬生生把两道金光击飞数千丈,已经很衰老的刘圣露出真容,一脸骇然的看着那天幕。

    另外一位常圣,面色潮红,终究是没有忍住,一大口鲜血吐出,就好像喷出了一道金光,然后染了云海,常圣握住那只秃笔,眼里忌惮之色渐浓。

    “朝青秋?!”

    朝青秋尚未露面,但是第二道剑光从天幕外又落回到了人间。

    云海被这一道剑光搅得支离破碎,看着都令人十分害怕,在远处的杜圣和宁圣对视一眼,各自看出对方眼里的惊骇,朝青秋要走,这是他们都知道的,这些年来,他们一直都在盼望着这位剑仙离开人间,这好不容易盼到了这一日,他们自然没有想过要做些什么,可依着现在来看,这位剑仙要走不假,但是要在走之前,先斩两位圣人?

    可为何是先斩的那两位垂垂老矣,也要随同他一道离开人间的圣人,这怎么看来都没有什么道理。

    当第一道剑光落下来的时候,他们还能观望,但是当第二道剑光同样是朝着刘圣和常圣而去的时候,宁圣和杜圣觉得这不能在袖手旁观了,谁知道这朝青秋斩杀了两位圣人之后会不会收手,会不会继续出剑,斩向他们这些圣人。

    杜圣手中的乾坤八卦镜金光大作,他高坐在黄鹤上,就要疾驰而去,宁圣的一点朱砂映照天际,让洛阳城关注着天上大战的修士们都一阵晕眩。

    “这是杜圣?!”

    看到那乾坤八卦镜的金光,总算是有人想起那位杜圣了。

    另外一人则是看着那朱砂映照的天际大声喊道:“宁圣来了!”

    在这两声喊出来之后,所有修士都有些激动,这要是两位圣人都出手了,朝青秋那道剑光要对上四位圣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剑士们看着这幅景象,只觉得体内鲜血沸腾不已,原来朝剑仙从来都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即便要离开这个人间,也要为他们把道路都铺平。

    一时间,很多剑士都已经热泪盈眶!

    就在谁都觉得这两位圣人应该出手拦下那道剑光的时候,云海里蓦然生出一道绝世剑意。

    那道剑意在云海生出,让整个洛阳城都看的清楚。

    无数人惊愕,无数人失神。

    无数人觉得不可思议!

    有剑士高声笑道:“我剑士一脉,亦不止一位剑仙而已!”

    是的,剑士一脉怎么只能有一位朝青秋而已,要是如此,他也不会离开人间了。

    在宁圣和杜圣联手出手的同时,叶长亭的剑出鞘了。

    这位也是一位剑仙。

    而且之前和朝青秋比剑的时候,他虽然还是不如朝青秋,但并未比朝青秋差太多。

    之前两人比剑,可就是拿杜圣和宁圣作为的靶子。

    这两位圣人很清楚,任由自己两人其中一人出手,都不会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敌手。

    所以两人对视一眼,联手攻向了叶长亭。

    朝青秋的那道剑光,代表着整个世间剑道的最高水准,可叶长亭的剑,也不会差太多。

    他看了一眼至今还悬停在云海上的那些磅礴大雨。

    然后生出了无数剑气,一丝一缕落到雨中。

    仅仅片刻,那些雨水便逐渐合拢,成了一柄参天巨剑!

    那柄巨剑长约千丈,剑柄对着天幕,剑尖就对着两位圣人。

    这幅景象,当真是不比之前大雨悬停云海之上要来得差,无数修士仰头而观,看着这柄参天巨剑,更是不断惊呼!

    原来这个世间的剑仙,都不是好惹的!

    叶长亭伸手抹过陌上草的剑身,微微一顿,无数剑意汇入那柄巨剑当中,这位剑仙,当初就想在雾山里斩杀那位大妖,只是被朝青秋的一剑给拦了下来,后来再想出剑,也不愿意在朝青秋之后再杀人了。

    胡萧没有死在他的剑下,叶长亭并不在意,在他来看,杀一位大妖也好,还是杀一位圣人也好,没有差别。

    反正都是沧海,反正都是杀!

    叶长亭想起之前他和朝青秋的比剑。

    和现在比起来,当时怎么能说得上比剑二字?

    现在才是比剑。

    这比的就是谁能在云端杀上那么一两个圣人。

    叶长亭从来不担心会不会死在这方天地。

    他是个剑士,遇见强大的敌手,出剑便可,想太多终究无用。

    那柄参天巨剑就在叶长亭的身侧,剑气带动的风吹拂着叶长亭的衣衫,这位剑仙冷漠问道:“谁先死?”

    声音传遍云海,传到了整个人间!

    朝青秋从登天,到一剑斩开天幕,以及最后的绝世剑光,都不曾怎么说话,可是这位剑仙看起来要比朝青秋更为嚣张,张口就问这两位圣人谁先死?

    如此嚣张,是因为自信?

    没有人想得多叶长亭的想法,只是剑士们看着那一道参天巨剑,有很多都流下了泪水,那位在湖畔磕头的老剑士吴叶今日已经是第三次泪流满面了。

    第一次是朝青秋弄出那骇然景象的时候,第二次便是朝青秋的绝世剑光出现在人间的时候,至于现在这最后一次,自然是看到了叶长亭的剑仙风采。

    这位剑仙,杀伐果断,也是一尊杀神!

    吴叶在湖畔不停的磕头,然后声嘶力竭的喊道:“天佑我剑士一脉,两位剑仙,佑我剑道万古长青!”

    他这一辈子的力气,仿佛都用在今日了。

    湖畔只是并无修士,不然看着他这个样子,肯定会感叹颇多。

    人间剑士,各有千秋!

    ……

    ……

    朝青秋的绝世剑光没了杜圣和宁圣的阻拦,眼看着便要落到两位圣人身前,这个时候,天外飞来了一张符箓!

    “鬼画符?!”

    “这是陈圣!”

    谁都没有想过,就在他们以为剑光快要落到那两位圣人头上的时候,天外竟然飞来一张符箓,那位手持鬼画符的陈圣也出手了!

    要知道,这位以符箓大道入沧海的圣人,一张鬼画符,在整个修行世界里的名声一直都不低!

    这样一来,道门六位圣人,今日便到了四位!

    除去那位手持镇妖碗的叶圣,和那位手里有一张山河万里图的赵圣之外,都来了!

    可今日大事,佛土若说是还秉承着一直不管山河之事的传统,并未来到山河,也还说得清楚,但是儒教怎么就来了一位垂垂老矣的常圣?

    要知道儒教四位圣人,其余三位里,至少有两位,都还活着,至于最后一位,是否早已经亡故,实在是不好说。

    本来那位也有很多年不曾在世间显圣了。

    鬼画符从天外而来,拦在那道剑光之前,暂时挡住了那道剑光,可是这并未结束,要是朝青秋是那么容易便死的,那么他还能叫做朝青秋?

    显然没有道理。

    在那道剑光消散之前,天幕外,又出现了三道剑光,这一次,一道剑光,便是对应一位圣人。

    常圣!

    刘圣!

    陈圣!

    一个都跑不了!

    朝青秋的气魄便是如此之大,同时出剑斩杀三位圣人,这就是他要做的事情!

    陈圣皱眉后撤,那张鬼画符毫无疑问的退到了自己身前,面对着那道足以能够把一位沧海斩杀的剑光,即便是他这位圣人,都不敢托大。

    朝青秋这位六千年来的世间第一人,便是如此之强,谁敢小视?

    没有人敢!

    刘圣和常圣面露苦色,尤其是刘圣,这位垂垂老矣的圣人,今日是他最后的机会,可是却生生被朝青秋阻断,错过了今日,他再没有长生的可能,这个时候,他看着朝青秋的眼神,便满是憎恶,我与你一同离开人间,于人间来说,就和我死了有什么差别,你朝青秋何苦如此?非要赶尽杀绝!

    刘圣想到这里,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提升,既然你朝青秋不让我活,那我也不让你走!

    刘圣怀里的那拂尘蓦然变大,无数丝线出现在云端,刘圣神色冷漠,看着知道剑光,冷笑不已。

    朝青秋,要死一起死!

    常圣的那只秃笔一样是光芒大作,就要拦下那道剑光。

    在很远的地方,叶圣和周夫子并肩而立,这两位真正的一教领袖看着那副场景,叶圣苦笑道:“朝青秋这到底是要铁了心杀人,还是说要顺手杀上几位沧海?”

    周夫子看着那天幕上的口子,喟然叹道:“朝青秋这般行事,就没有考虑过后果吗,要是不能斩杀几位圣人,他这么做,便把剑士一脉要逼上绝境。”

    叶圣笑了笑,然后说道:“朝青秋有些小看咱们了,随手几剑,可斩不了我们。”

    说着话,叶圣便开始朝着天幕走去。

    他不是打算要出手,他是很清楚,朝青秋真要铁了心杀人,就一定要从天外回来,要不然就这几道剑光,最多也只能将那几位圣人重伤而已,要想就这样斩杀一位圣人,很是异想天开。

    周夫子腰间别着儒教天书,看着那位常圣,微微皱眉。

    儒教比不得道门家大业大,总共四位圣人,已经有一位圣人多年不见踪迹,剩下的三位圣人,他一个,张无墨一个,还有就是这位常行言。

    这三位圣人,张无墨算是和朝青秋有些私交的,不得最危急的关头,他是绝不会出手的。

    至于他,要想拦住朝青秋,便要想着之后的后果。

    朝青秋的确在这么多圣人面前没有取胜的可能。

    但他拼着一条性命不要,杀上那么几个圣人,不是没有可能!

    他要是真的铁了心,今日或许就会是在六千年前之后,又是会被人记住很多年的一天。

    众圣陨落?

    周夫子叹了口气。

    还是密切关注着那边,要是等会朝青秋真要杀人,他也要出手才行。

    至少得保证常行言活下来。

    云端之上,数位圣人出手大战,把云海染出了一副壮阔景象。

    身在这片云海之下的修士们,除去感叹之外,便什么也不能做了。

    青天君站在长街上,依着他的目力,自然能看出朝青秋的那些剑光,一直都处于上风。

    他身侧那个已经恢复巅峰的大妖看着天幕,神色复杂,今日是刘圣和常圣最后的机会,自然也是他的最后机会。

    他们都想着借朝青秋离开人间的当口,一同离开人间。

    但是朝青秋似乎不愿意。

    这个世间,朝青秋不愿意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够强迫他。

    这位大妖叹了口气道:“若是朝青秋不愿意让我离开人间,那我只能和他打一场了。”

    青天君转头看了一眼自己似乎,有些不太理解。

    那位大妖笑道:“这天底下的沧海修士,谁不愿意和朝青秋打一场?之前都是怕死,可现在都要死了,反正都要死,那打一场无妨的。那两位人族圣人肯定是恨死朝青秋了,我倒是没有那么怨恨他,他不让我离开人间,这固然遗憾,但也并非不可接受。离开人间也好,和他打一场也好,都算是个不错的归宿。”

    青天君看着自己的师父,想要说些什么,可沉默了一会儿,也只是摇了摇头。

    自己这位师父,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光了,自己要是还拦下他,真的便有些不太好了。

    那位大妖转头看了青天君一眼,平静问道:“你觉得朝青秋真要杀人,能够杀几个圣人?”

    青天君苦笑道:“要是他打定主意不想离开人间,而是留下来杀人,我觉得会死不少人。”

    那位大妖一直没有和朝青秋交过手,听着这种话,有些意外的问道:“朝青秋真有这么强?”

    青天君没有说话,六千年来的第一强者,自然便有这么强。

    朝青秋,用任何形容词来说他强,都不夸张。

    ……

    ……

    三道剑光,分别对上三位圣人,这无疑是朝青秋强大自信的体现。

    除去陈圣之外的两位圣人,都有些伤势,在面对这一剑的时候,很是凝重。

    已经将那拂尘放大数倍的老圣人刘圣遇上那道剑光,仅仅是片刻而已,那拂尘便被剑光所破,那道剑光一直不停,很快便让那位圣人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云端之上,大口吐血,而另外一边的常圣也是如此。

    除去陈圣只是倒退数百丈之外,其余两位圣人,都在这一道剑光下吃了大亏。

    朝青秋的剑当真就如此不可扛?

    叶圣看着天幕,手中那个镇妖碗被他祭出,在天上显现出来,修士们看到这个碗,这一次是真的疯狂了。

    要是说之前的那些个圣人出手,便让他们感到无比的震撼,那么现在叶圣出手,便让他们真的疯狂了。

    这位圣人的境界高深,又是道门领袖,他一出面,便相当于道门表达了态度。

    只是很快人们都开始担心这位圣人是否是那位剑仙的敌手。

    要知道当年朝青秋剑开天幕的时候,就是叶圣和周夫子两个人出现在云海和他一战的。

    高楼上有修士高声说道:“云端可不止一位圣人,怎能容许朝青秋逞凶?”

    这位修士是道门修士,境界高深,他一说话,身旁的那些修士都没有敢搭话,但很快便有人讥笑道:“这多位圣人联手,还有脸开口?”

    众人寻声看去,原来是一个剑士在远处站着,对上这位道门修士,全然没有任何畏惧之意。

    那位道门修士冷笑道:“你想死?”

    那位剑士洒然道:“可以试一试。”

    这里剑拔弩张,似乎很快便要开始爆发冲突。

    在远处的高楼上,苏夜林红烛和梁亦并肩而立,这三位登楼修士看着云海里,没有多说什么。

    这是云端的大战,是圣人们的战场,他们这些人间修士,只能暂时等着,没有插手的可能。

    苏夜微微一笑,平淡笑道:“凡我儒教修士,不可生事。”

    声音不大,但足以传遍整个洛阳城。

    有儒教修士惊骇出声,“掌教大人!”

    苏夜即便对学宫的掌控力没有那么强,但怎么说也是学宫掌教,天底下的儒教修士能有多大的可能能够见圣人一面?

    见不到圣人,这位学宫掌教才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信仰和倾慕的对象。

    这位掌教大人亲自发话,谁还能无视?

    梁亦微微摇头,随即出声,“我道门弟子,亦不可乱来。”

    同样传遍洛阳城。

    这两位云端之下最有权势的大人物开口,这人间修士没有几个人胆敢违背意志的,因此要不了多久,他们便都闭上了嘴巴。

    也没有说话了。

    说完话的两位共同看上天幕处,直到这个时候,朝青秋都还没有显露身形,只是几道剑光而已,便没有下文了吗?

    林红烛笑道:“我隐约觉得,等会儿一定会发生件大事。”

    苏夜微笑不语,这天上不管发生什么,都不是他们能够改变的。

    要发生就发生吧。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梁亦也没有说话。

    ……

    ……

    三道剑光再度消散,两位圣人重伤,陈圣站到了叶圣身后。

    周夫子在远处出现。

    他们表明态度,不让朝青秋胡闹了。

    不管怎么来看,即便有叶长亭替朝青秋拦下两位圣人,但是这里还有足足五位圣人,朝青秋要是看得清局势,就该自己离去才是。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天幕那边的事情,没有人知道朝青秋原本所在的那个小院里,走出一个青袍男人,那青袍男人走出小院之前,看了一眼那个还依着门框哭泣的女子,并没有说什么。

    想了想,这个青袍男人忽然站在小院里,朝着天幕开口问道:“朝青秋,杀不杀?”

    声音很大,传遍洛阳城,传上云海。

    让所有圣人都听见了,周夫子皱了眉头,叶圣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朝青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那个青袍男人却已经伴随着无数剑气一起走入了云海中。

    他出现在云海里,没有任何犹豫,便是对着叶圣出了一剑。

    这位剑仙,第一剑,便是找的那位道门的最强者。

    叶圣一惊,感受到这磅礴剑气,当即便脸色苍白。

    这世间有一位朝青秋,谁都知道。

    后来多了一位叶长亭,他们也知道,但是这又是哪里来的另外一位剑仙?

    这是谁?!

    恐怕不止是云端圣人们的疑问,只怕还是无数修士们的疑问。

    天地之间充斥着快活的笑声。

    有笑声夹杂着哭声。

    今天给世间的惊喜已经太多了,朝青秋要离开人间,这是大事,可谁知道,他斩开天幕之后,却没有想着离开离开,反倒是要对那两位跟着来的圣人出手,这就是最开始那道剑光,然后这还不算完,凭借朝青秋一人之力,肯定是无法斩杀这么多圣人的,于是便有了叶长亭出手,那位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剑仙,在云端生出一柄参天巨剑,就拦下了两位圣人。

    再接着朝青秋便继续出剑,眼看着便重伤了两位圣人,但是叶圣和周夫子便到了,要是这样也就算了,谁能想到,没有要多久,便有另外一位剑仙再度出现。

    那位剑仙是谁?

    恐怕所有人都在猜测。

    他出现这件事,隐隐成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叶圣举起镇妖碗,但面对那人的一剑,却还是倒退不停。

    周夫子飘然而至,儒教天书瞬间被他打开,他们两人当初是不敌朝青秋,但不是除去朝青秋之外的其他什么人都可以让他们忌惮的。

    两位领袖般的存在出手,想来这位剑仙应当也要败退。

    但没有想到,那个青袍男人却没有退后的打算,一剑逼退叶圣之后,他的另外一剑便迎上了周夫子。

    磅礴剑气从他身上喷涌而出。

    周夫子的儒教天书的光芒瞬间被这一剑所掩盖。

    周夫子退后数百丈,站定之后皱眉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

    这也是这位青袍男人这么些日子一直想知道的问题,我到底是谁?

    之前他很纠结,后来和朝青秋闲谈过之后,他不再纠结,我是谁?

    我就是柳巷!

    “我是柳巷。”

    这个答案只怕要比朝青秋破开天幕更让人觉得震惊。

    他是柳巷?!

    柳巷那是六千年前最为耀眼的那轮明月,朝青秋当年开始展露锋芒的时候,被说成第二个柳巷,便可知柳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不管柳巷当年有多么耀眼,有多么光彩夺目,可毕竟是六千年前的人,是六千年前的剑仙,怎么能够出现在这个时候?

    难不成柳巷的境界修为真有那么高,能让他活这么些年?

    可是即便有这么一回事。

    柳巷当年死在剑山的事情,可是众人皆知。

    柳巷死了,这位又是谁?

    叶圣忽然想起一桩辛秘,柳巷当年一分为而,为得是寻成仙之道,原本的那位柳巷死在了剑山,可另外一个则是消失在了世间。

    倘若这个人就是另外一位柳巷的话,又是怎么活过六千年的?

    周夫子看着柳巷,目不转睛,不管怎么说,柳巷成仙失败了也好,还是成功了也好,他能够活上这么些年,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当然,这个前提是这位剑仙要真是柳巷才行。

    若是现在三人不是对立,周夫子和叶圣甚至愿意和柳巷坐下来探讨一番。

    但可惜的是,柳巷不愿意多说什么。

    他对上这两人的,是剑。

    朝青秋现在是这个世间最为厉害的剑仙,他的剑道就算是现在的柳巷也只能说一声不及。

    但要论剑气充沛程度,世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和柳巷比。

    六千年的修行,让这位剑仙的剑气达到了一个绝对恐怖的地步。

    恐怕这个世间其余所有沧海修士加起来,都及不上他。

    他的剑道修为及不上朝青秋,也比不上当年的柳巷。

    但是他的剑气比这两人都要充沛。

    他要拦下这两位圣人,会有些吃力,但不是没有可能。

    柳巷的剑气在云海肆掠,周夫子和叶圣对视一眼,都有些难受。

    柳巷一剑递出,朝着天幕喊道:“朝青秋!”

    他的声音很大,不仅是云端的圣人们能听见,就连洛阳城里的那些修士们也能听到。

    听到柳巷这一声喊之后,无数剑士都盯着那天幕的那道口子,想着那位剑仙当真要重新回到人间吗?

    这都是不确定的事情。

    要是之前那些剑光没有落到人间的时候,人们不抱期望,但是现在,他们都无比盼望朝青秋回来。

    片刻之后,天幕中忽然响起一道笑声。

    在众人的视线中,一身白袍的朝青秋回到人间。

    从天外而回。

    随着他回来,那道一直支撑着这道口子的剑气彻底消散。

    天幕开始缓缓闭合。

    要是想要离开人间,这就是最后的机会,可是朝青秋站在哪里,谁又敢说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去。

    刘圣带着怨恨的声音响了起来,“朝青秋,你这个疯子!”

    朝青秋丝毫不恼,提着剑,笑着说道:“看过了人间之外的风景,觉得也无多大兴致,不如在这人间死去来的有意思。”

    他说着话,一身气势却是却开始攀至巅峰。

    他没有离开人间,回到人间之后,也不愿意息事宁人。

    听着这种话,好像是要和这个人间来个离别?

    但是离别真不是这么简单的。

    朝青秋看了刘圣一眼,笑道:“你看你,像不像一条老狗啊。”

    他的声音很轻,但还是让所有的人都听见了。

    朝青秋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对于那位圣人的侮辱。

    但即便是侮辱,刘圣也只是瞪大了眼睛而已。

    因为下一刻,朝青秋的剑来了。

    这一剑,被朝青秋握在手中,要比之前的那些剑都要强。

    朝青秋要杀人了!

    杀的是沧海修士!

    几乎整个云端的圣人都知道了。

    陈圣怒喝道:“朝青秋,你敢!”

    朝青秋微微一笑,“如何不敢?”

    陈圣的带着他的鬼画符就要拦在朝青秋身前,但是很快便畏惧那一剑而散开。

    刘圣手里的拂尘光芒大作。

    却是被朝青秋直接斩断。

    朝青秋剑穿过云海,很快就来到了刘圣胸前。

    没有任何的意外,朝青秋的剑直接就刺透了刘圣的胸膛。

    刘圣脸上的表情惊恐至极。

    这一剑实在是太过骇然了。

    朝青秋成为世间无敌这么多年,就在北海斩杀过一位大妖,别的沧海修士还真的没有杀过,可是从现在开始,不一样了。

    刘圣要死在他的剑下了。

    刘圣感受到自己的生机在不断的流逝,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常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但他很快便做了个正确的选择,他拿起秃笔,打在朝青秋身上,陈圣此时也是御使鬼画符往那边飞去。

    朝青秋不死,很可能就是他们死。

    朝青秋把剑从刘圣身上抽出来,剑身上还带着血。

    刘圣的生机已经断绝,他化作一道金光散开,就此死去!

    天地之间开始下血雨。

    在洛阳城里的修士们都咽了咽口水,这真的有圣人离世了!

    朝青秋胆大包天,竟然真的敢杀圣人!

    可这位圣人是谁?

    谁死在了朝青秋的剑下?

    朝青秋剑收回来之后,没有任何犹豫,一剑便刺向了常圣。

    这两位本来就寿命不多的圣人,是在场的沧海修士里,最弱的两人。

    最弱,也就最先死。

    朝青秋的剑这一次面对的是常圣。

    陈圣微微皱眉,犹豫了片刻,那一剑便落到了常圣的胸膛上。

    常圣避无可避,被这一剑刺透。

    但陈圣的鬼画符也如约而至。

    打在朝青秋的后背上。

    朝青秋面无表情,斩杀了这一位之后,那场雨便更大了!

    两剑杀了两人,就算是朝青秋也露出些疲态,他看向陈圣,毫无疑问,这就是下一个他要斩杀的圣人。

    周夫子皱眉着抽离出战场,要去驰援,叶圣却始终被柳巷的剑光笼罩。

    朝青秋一剑劈开儒教天书,让云海被砸出一大个窟窿。

    然后他大喝一声,“叶长亭!”

    叶长亭心领神会,他之前的那柄参天巨剑变得更大,直接刺向杜圣,再不管宁圣。

    宁圣目呲欲裂,一点朱砂就要落到叶长亭身上,但很快有一剑便飘然而至。

    朝青秋竟然是舍弃了周夫子和陈圣,来到了宁圣身前!

    陈圣不会放过这个天大的机会,再次御使鬼画符打了上去,这是朝青秋第三次被这个东西打中,但他也没有理会。

    他今天要做的事情,是杀人,是杀足够多的人,其余的事情,他都可以不管。

    杜圣被叶长亭的巨剑刺中,慌忙倒退,周夫子御使儒教天书轰向朝青秋,叶圣脱不开身。

    看起来,这两位圣人一定会死一位。

    周夫子选择的是朝青秋,那么杜圣就会死。

    这很明显。

    但也没有那么明显,片刻之后,那柄巨剑竟然调转方向,朝着周夫子刺去,儒教天书也在那一剑的刺出的范畴里。

    叶长亭丢了杜圣,替叶长亭拦下周夫子!

    周夫子大怒,但对此没有丝毫办法。

    叶长亭的剑落到了那点朱砂前!

    朱砂。

    破!

    朝青秋的剑就像是撕开天幕一样撕开了那片被朱砂映照了的天际。

    剑落到了宁圣的胸膛。

    要是他这一剑落了下去,这会是他今日杀的第三位圣人。

    眼前这个局势,看起来再也没有人能够拦下他了。

    这是何等的无敌之姿。

    就在这个时候,天外忽然飘来了一张山河万里图,带着磅礴气机,这一张山河万里图要拦在朝青秋和宁圣身前。

    这个时候,谁都知道,是赵圣来了!

    赵圣一旦出现在这里,便宣告了道门整整六位圣人,都出现了!

    整个山河两教,共十位圣人,现在已经到了八位,又死了两位。

    这真的是一场血战。

    周夫子漠然道:“朝青秋,你如此行事,难不成不怕山河人族遭难!”

    圣人离世,人族的最顶端战力受损,要是现在妖族和人族开战的话。

    恐怕后果很严重!

    朝青秋没有去看那张正在往这里来的山河万里图,而是笑道:“死上些圣人,不是多了两位剑仙吗?”

    今日死了两位圣人,便多了两位剑仙。

    两位剑仙,可要比两位圣人来到的厉害多了。

    但今日的事情,真的就是死两位圣人就能收场的?

    朝青秋的杀心如此之重,只怕还要杀上几位才行。

    ……

    ……

    长街上,青天君站在血雨里,这位大妖笑道:“这才是朝青秋。”

    同朝青秋离开人间相比,青天君更喜欢这样的朝青秋。

    这才是那个在人间数百年一直极为潇洒的剑仙。

    在他身旁的那位大妖说道:“但愿朝青秋今日能多杀些人族圣人。”

    妖族和人族一直都是世仇,人族圣人陨落得越多,自然形势对于妖族而言,便越好!

    要是今日人族圣人死绝了,只怕当即便要有人族和妖族的大战爆发。

    到时候仅存的三位剑仙,能够阻拦妖族大军?

    答案很是显而易见。

    不能。

    青天君看着那张山河万里图,想着要是那位赵圣在远处出手的话,朝青秋只怕杀不了那位宁圣。只是现在,他要是出手替朝青秋拦下那张山河万里图,似乎就坐实了朝青秋勾结妖族的事情。

    之前众人都知道朝青秋和他的关系是一回事,现在出手,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位大妖笑道:“朝青秋在这么多圣人当中,活不了的,只是他能杀多少圣人,才该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到了这种两族存亡的重要时刻,什么情谊,都变得不重要了。

    那张山河万里图到了朝青秋的身前,那位赵圣,已经站在了远处。

    朝青秋的帮手只有两位剑仙,一位拦下周夫子,一位拦下叶圣,已经没有人能够帮他了。

    这就是说,接下来朝青秋要面对赵圣陈圣乃至杜圣的围剿。

    以及宁圣的绝地反击。

    这若是平日里,朝青秋就算是不敌,只怕也能全身而退。

    但是这个时候呢?

    朝青秋只怕没有了应对的办法。

    他受伤了。

    之前他便被陈圣的鬼画符打了三次。

    即便他是朝青秋,也没有办法没有对此毫不在意。

    只是没有人在朝青秋脸上看到半点畏惧的表情,他依旧很淡然,提着剑,然后笑了笑。

    ……

    ……

    血雨中,那座小院里。

    好几位登楼剑士都仰着头。

    他们看不到云端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够感受到朝青秋的剑气淡了些。

    周青有些忧虑。

    许吏默不作声。

    朝风尘面无表情。

    他和朝青秋虽然已经是两个人,但联系还是有的。

    他知道朝青秋此刻正是他数百年来,最虚弱的时刻。

    他需要有人帮助。

    但他们不行。

    一位登楼,去了云端,就是死。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可能。

    气氛很安静,谁都知道,朝青秋选择离开人间的方式,会是一个悲惨的结果了。

    他去天外看了看,然后回来了。

    然后。

    没有然后了。

    盛京一直没有怎么说话。

    直到现在。

    他走入血雨中,站在院子里,仰头笑道:“人间正是好时节,要死便死吧。”

    ( )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7/17697/122121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