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仙侠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写故事的人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写故事的人

推荐阅读:刑警使命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延陵皇帝正值春秋鼎盛,他虽然有四个皇子,却没有设立太子。

    不管是嫡出的大皇子,还是最为受宠的四皇子,都没能成为延陵的太子殿下。

    延陵没有太子,也没有王爷,那些皇子们做了很多年的皇子,到了现在,都还是皇子,他们住在皇宫里的,一个人一个宫殿,之间隔得很近,但没有任何交集。

    谁都知道延陵皇帝最讨厌皇子们结党,所以皇子们即便是想结党,也都藏在暗处,不敢表现出来。

    大皇子居住的宫殿叫做昭阳殿,就在皇城东北一角,占地不小,很符合他作为大皇子的身份。

    大皇子是前皇后的长子,也是延陵皇帝的长子,按着祖制,他便是下一任延陵皇帝,但是祖制这个东西,到了延陵皇帝这一代,好像便是不太重要了,当年这位延陵皇帝也不是嫡长子,但是一样成为了现在的延陵皇帝。

    而现在,延陵皇帝对于四皇子的偏爱,朝野皆知,更是没有人觉得大皇子能够成为下一任的皇帝陛下。

    这位大皇子好像也知道,所以在很多年前,他就开始深居简出,这些年来,并无不好的风闻传出。

    只是太过于深居简出,便让朝野都好像忘了这个世间还有他这样一位大皇子。

    如此一来,他觉得不好,所以在数月前,有一位自称姓江的学宫夫子走进昭阳殿开始,大皇子心里的那把**之火就越烧越烈。

    那位江夫子最开始想着要用荆南饥荒的事情让大皇子去笼聚人心,从而让延陵皇帝失去大臣们的支持,但是他不是傻子,知道这仅仅凭借荆南饥荒这件事,肯定是不能让自己的父皇退位的,所以一直都在纠结。

    但是这两日遇上了这场血雨之后,大皇子便改了想法。

    他觉得可以赌一赌了。

    于是从几日之前开始,他便在宫外开始频繁的和一些大臣相聚,这之中见得最多的,还是禁军的几位统领。

    大皇子的想法极为极端,想着要是最后不成,便直接逼宫,现在是他唯一的机会,他十分想要把握住,要是没有把握住如今的这个局面,之后延陵的皇位,真的就可能和他渐行渐远了。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日暮之时,他从宫外返回,回到昭阳殿里,与江夫子闲聊了几句之后,便走进书房,走进了里面的暗室,那里面才是他这么多年准备的心血。

    书房后面的暗室布置得很简单,就是一排排卷宗,上面有朝中那些大臣的癖好以及家里的情况,有的大臣喜欢赌,有的大臣喜欢招妓。

    有的大臣爱好书画,有的大臣……

    依着这么些卷宗来看,说不定,整个延陵王朝的大臣们,都在这上面。

    这样耗费多少时间才能收集到?

    如此来看,这位大皇子还的确是花了很多心思的。

    他走进暗室,就想着要看一看那些卷宗,虽然他早已经把这些大臣的癖好早已经背得很熟,但是他还是想着要看一看,觉得心里更有些底。

    但是等他走进来,看到这里面坐着的那个年轻人的时候,整个人的心都微微一颤。

    那是个穿着青衫的年轻人,脸色很白,应当是得了什么病,此时此刻,他就坐在平日里他最喜欢的那张椅子上,翻着那些卷宗。

    年轻人翻着卷宗,时不时发出些声音。

    好像是连他进来了这件事都不知道。

    但是他能够悄然进入暗室,怎么会是普通人。

    大皇子颤颤巍巍的问道:“你是谁?”

    听到这话,年轻人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大皇子,也没有说话,只是把腰间的某块玉佩解了下来,放在了桌上。

    大皇子这些年深居简出,但这都是做给那位延陵皇帝看的,他对朝野的事情,还是很清楚,对于自己父皇有的东西,更是清楚。

    看到这块玉佩,他当即便脸色煞白,刑部供奉的玉佩,并不是一般人就能够拥有的,能够拥有的,都是很了不起的人物。

    简单来说,就是山上神仙。

    大皇子如坠冰窟,所想的第一件事就是父皇已经发现了这件事。

    他双腿一软,险些就要跪了下去。

    李扶摇看了他一眼,皱眉道:“就你这样,还想做皇帝?”

    大皇子听着这话,硬生生把要跪下去的身子直了起来。

    他看着李扶摇,虽然还是有很恐惧,但是想着那位学宫的江夫子就在这里,依着那位江夫子的神通,想来很快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很快就会来搭救他的。

    李扶摇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有说些什么,他只是看着大皇子,讲了一个故事。

    故事自然是延陵皇帝给他讲的那个。

    故事讲着,大皇子的脸便越来越白。

    等到讲完之后,大皇子完全便没了人色。

    李扶摇平静说道:“你说学宫同时找了三个人,最后即便让你父皇退位了,是谁即位呢?”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皇帝只能有一个,却有三个人在争。

    失败的人,只能是去死。

    大皇子有些手足无措。

    李扶摇继续说道:“依着我之前的想法,你们要是想做些坏事,我便杀了就是,所有挑事的人都死了之后,自然也就解决了问题,但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好像让我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想了个别的办法,你看看行不行?”

    大皇子深吸一口气,“仙师请说。”

    “就是你好好当着你的大皇子,以后也别和学宫在联系,以后当不得当得了皇帝,看自己的本事。”

    大皇子苦笑道:“父皇一直偏爱四弟,那我们怎么有机会?”

    李扶摇平静道:“那位皇帝陛下不见得只喜欢你们的那位四弟,他不喜欢你们,是因为你们和学宫一直走得很近,这才是关键的地方。”

    大皇子低声道:“学宫一直都是咱们的依仗,父皇为什么不愿意看到我们和学宫走得近?”

    大皇子很不能理解。

    李扶摇觉得没有必要去解释。

    他不想杀了这位延陵皇帝的皇子。

    所以才说了这么些话。

    李扶摇看着他,等着他做的答案。

    大皇子抬眼看着李扶摇,犹豫片刻,问道:“仙师觉得父皇会不计前嫌。”

    “当然,做皇帝,怎么会没有这么点胸襟。”

    李扶摇回答的很坚定。

    “仙师怎么解决学宫那边的问题?”

    在大皇子看来,学宫的仙师肯定是要被父皇的刑部供奉要厉害得多的。

    李扶摇表现得轻描淡写,“杀了就是。”

    大皇子还准备说话,暗室门又被人推开。

    走进来两个女子。

    还有些杀意。

    李小雪提着剑,剑上面还有些血迹。

    叶笙歌走在后面,神情平静。

    让这么一位春秋境的修士去解决一位太清境的学宫夫子,真是再简单不过。

    李小雪喊了声哥。

    李扶摇看着大皇子,笑道:“我妹妹。”

    大皇子看着李小雪剑上的血迹,皱了皱眉。

    这个少女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李扶摇从书架里抽出一本卷宗,上面就是记载着李小雪的。

    这位大皇子不知道为什么,把李小雪也写上去了。

    李扶摇看着大皇子,眼里有些笑意。

    大皇子很快便想起来了始末,他带着歉意说道:“这是之前调查那位抱刀郎才写下的东西。”

    李扶摇看了他一眼。

    没有多说什么。

    他站起身来。

    轻声的说道:“我很是希望你能够做些好的事情,至少不要这么蠢,想着什么做些什么谋乱的事情,你们的那位父皇对你们真的很仁慈。”

    大皇子变得很平静,“我想知道仙师要怎么解决这些事情?”

    李扶摇说道:“我都说是要杀了。”

    他说的杀人,就是杀人,不是什么其他的。

    说完这句话,李扶摇站起身,走出了暗室。

    叶笙歌跟在他身后,李小雪跟在叶笙歌身后。

    大皇子深吸一口气,走出暗室,很快便在房间里看到了江夫子的尸首。

    那位太清境的夫子被人一剑斩杀。

    他只是个普通人,自然看不出来那位夫子死的实在是憋屈,他被一个人用剑斩杀,但是却是被另外的人封了灵府,让他只有极低的战力。

    这就是让他被李小雪当作练手的对象。

    所以死的很憋屈。

    李扶摇这一次没有撑伞,李小雪替他撑着。

    一行三人走向另外的宫殿。

    李小雪问道:“哥,真的杀人就行了?”

    李扶摇有些无奈的说道:“我骗那家伙的,你怎么也信、”

    李小雪吐了吐舌头,“什么意思?”

    “要杀人就能解决,我就得把整个学宫的人都杀光才行,要是杀人就行,他们就直接把延陵皇帝杀掉就行,何必这么麻烦,所以我说杀人就行,就是骗他的。”

    李小雪看着自己这个脸色苍白,但看起来精神还不错的哥哥,正想着要说些什么话。

    李扶摇却已经说道:“现在我们就要去别的地方,去找个人,我们要去杀掉那个人。”

    看着李小雪又要发问,李扶摇又说道:“杀了那个人之后,才开始做正事了。”

    李小雪顿了顿,忽然小声问道:“我们能不能把程哥哥也叫来?”

    李扶摇停下脚步,没有说话。

    眼神有些严肃。

    李小雪一怔,随即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些什么话。

    李扶摇摇摇头。

    还是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叶笙歌却是回答了,“不行!”

    斩钉截铁。

    说不行,就是不行。

    李小雪没敢转过头去看叶笙歌,但是听着这话,还是觉得很奇怪。

    为啥不行?

    ……

    ……

    血雨当中,程雨声是当真没有出门,他坐在自家的门槛上,看着那些殷红的血水在街道上流淌,觉得很有些意思。

    这是一位沧海离开人间。

    他知道啊。

    那关他什么事情。

    他这辈子都不知道有没有可能走进登楼,想着沧海的事情,那真是很操心了。

    陈酒从府邸里走出来,坐在这个傻小子身旁,酒葫芦拿在手里,时不时喝上一口酒。

    看着这场血雨,老人笑道:“做人做到这个地步,便已经是不得了,要离开这个世间,竟然还让世间的人们都知道,你说厉害不厉害?”

    程雨声很少去接自己这位师伯的话头,因为一说不对,这位师伯就要让他看看他的刀,可是他的刀,哪里是这么好看的,一看就少不了挨一顿打。

    这一位登楼修士要揍他,这怎么受得了。

    所以程雨声很聪明的没有说话。

    他就是看着远处,笑着不说话。

    但很快他头顶就响起了老人的声音,“打一架吧。”

    打一架吧!

    ( )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7/17697/122120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