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仙侠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那些各有千秋的剑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那些各有千秋的剑

推荐阅读:刑警使命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都州府没有去过,庆州府想来便是去过的。

    几个老人都从白袍男人的言语里琢磨出些味道,有老人顿了片刻之后问道:“那朝先生是去过庆州府了?”

    白袍男人点点头,没有多说,他这一辈子,走过的路实在是有些多,去过的地方也很多,御剑天际,无趣时便落下来,谁知道是个什么地方,他去过的绝大部分地方都不知道地名,可是像是庆州府这样的地方,他想要忘记,倒是有些难。

    整个街道都是火锅馆子,香辣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谁能忘记?

    尤其是当年他在那个地方,还曾差点丧命。

    彼时他尚未踏足沧海,虽然是一位登楼剑士,登楼之中一对一,自然是天下任何人都不畏惧,也可以这般说,当他站在某一个境界的时候,他便是某一个境界的世间无敌之人。

    只是没有人会那么讲道理,说是一对一便是一对一。

    他踏足朝暮境的时候,便已经算是进入了道门和儒教的视线,所受到的袭杀不在少数,世人只看到他横空出世,便让剑士一脉多出一位剑仙,可谁知道,在他尚未成为剑仙的那些时光里,经受了多少磨难,修行与厮杀,恐怕就是他经历的最多的事情。

    当时身为一位登楼,他在庆州府碰到了两位登楼修士,携带重宝的两人,所求的自然是将他击杀在这里,为此那可能算是他一辈子最为凶险的一次战斗,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就连等到之后成为剑仙,与数位沧海交手都没有感觉到过。

    那次战斗的地点,正好便是在庆州府。

    斩杀两位登楼之后的他,差点便死在庆州府。

    自然对这个地方记忆犹新。

    想了想,白袍男人笑着摇头。

    自己尚未行将就木,怎么便如同那些老家伙一般,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

    伸手感受着火堆的暖意,白袍男人靠在身旁的石头上缓缓闭眼,倒是真的睡了一觉。

    山林里多是野兽,自然还有山妖。

    在距离这火堆不远处的山林里,有两只才化作人形的山妖看着这边,眼里尽是垂涎之意。

    通往庆州府的山道,因为太过于险峻,其实没有多少人愿意费劲攀登山道,多数旅客更愿意走水路,只有这少数的老饕们,还愿意走上这条山道。

    “怎么样,要不要出手?”

    其中一只山妖问道。

    他穿了一身明黄色的衣物,在夜色里有些显眼。

    另外一只山妖咽了口口水 ,有些犹豫。

    穿着明黄色衣物的山妖着急道:“咱们都有多久没有吃过人了?”

    另外那一只山妖面无表情的说道:“两年多了。”

    “那还等什么?”

    其中一只山妖跃跃欲试。

    他兴奋的搓着手。

    只是下一刻,便肝胆欲裂。

    因为有一柄剑,缓缓而来。

    就停在他们面前,既不前行,也不后退。

    两人根本连逃跑的想法都生不出来,直接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们虽然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山妖,但是从一生下来开始,前辈们总会会对他们讲一些事情,其中最重要的是事情便是什么不能惹,这里面出现得最多的词汇,自然便是剑士两字。

    更尤为强调,能够御剑的剑士,是最最不能惹。

    那些动辄便御剑杀妖的剑士,哪里是他们惹得起的?

    两只山妖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剑仙老爷,无意冒犯,您老人家高抬贵手,把我们放了,我们虽说害过人,但也不想死啊!”

    这是那只穿着明黄色衣物的山妖在说话。

    这一句话一说出来,便让另外一只山妖心惊胆战,你他娘的说些什么不好,偏偏要说这个?

    这不死都要被你这句话搞死了。

    果不其然,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那柄剑一掠而过,连剑光都没有生出,便将他斩杀。

    然后长剑掠过之前悬停的地方,对着另外的那只山妖。

    并无剑气外泄。

    只是这样悬停在原地。

    山妖心惊胆战,跪倒在地,只是不停磕头。

    很快地面上便出现了一滩血迹。

    ……

    ……

    天光渐起,下了一场小雪。

    这一行数人都带有油纸伞,唯独那白袍男人什么都没带。

    于是便有一女子举伞站在了白袍男人身侧。

    白袍男人看了她一眼,看着足足要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女子,然后接过伞,遮挡两人。

    女子脸颊微红,看着白袍男人,眼里有些莫名情绪。

    像是她们这般年纪的女子,说喜欢便喜欢了,实在是快得很。

    一行人要在雪中翻过这座山,其实有些难行,只是要是此时不走,后面若是下了一场大雪,便更是难行。

    白袍男人和那女子走在人群最后方,缓慢而行。

    女子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朝先生,你学识渊博,见过山妖没?”

    白袍男人想起那柄尚未招回的古道,点了点头。

    女子有些惊讶,“真的?”

    “那他们是不是都是吃人的?”

    白袍男人反问道:“要是山妖都吃人,那我见过了他们,怎么活下来的?”

    女子轻声道:“兴许是朝先生有本事呢,打跑了山妖哎。”

    白袍男人笑了笑,虽然这便是事实,但没有细说。

    女子忽然说道:“我反正觉得朝先生不是个普通的教书先生。”

    白袍男人平淡道:“这你便看错了,我这辈子也就干过教书这一个行当。”

    女子捂着嘴,低声笑道:“如此这般,便更是不信朝先生就只是教书先生了。’

    白袍男人转头看向她,问道:“为何?”

    女子轻声道:“教书先生,是不会说行当的。”

    白袍男人哦了一声,并未反驳,只是脚下的步子又慢了些。

    女子恰到好处的跟着白袍男人亦步亦趋,正好时时处于伞下,只是山道上,有的地方宽敞,有的地方窄小,并不能容两人并肩而行,遇到这种地方,女子便要主动走出伞下,去走过那一截路,于是走了片刻之后,便沾湿了不少衣物。

    白袍男人起先并不在意,只是在之后的一处狭窄山道,女子一脚踏空,差一点便滚落山崖,幸好白袍男人伸手握住她的手臂,一把将其拽上来之后,才感受到她的衣物被打湿了。

    白袍男人站在心有余悸的女子身后,流露一丝剑气,将湿意彻底去除之后,女子忽然感到一阵暖意,低头看了看衣衫,哪里还有半点湿意。

    她转头看着白袍男人,低声道:“朝先生,你果然不是普通人。”

    白袍男人没有多说,只是做了个手势,让她不要声张。

    再之后,两人行山,不管是女子站在伞下,还是走出伞下,都再也不能被雪落到身上。

    这让女子极为惊喜。

    上了山顶之后,便要从另外一边下山。

    只是上山和下山,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一眨眼前面的数人就已经走了老远,白袍男人依旧不紧不慢。

    女子问道:“朝先生是江湖大侠还是山上神仙?”

    白袍男人直白道:“山上人。”

    他要说些什么,从来都是随自己心意而已。

    女子惊讶不已,“那朝先生就是那种有一肚子学问,本事又大得很的山上神仙了?”

    白袍男人摇头,“不是。”

    女子听了这么个答案,便更是惊讶,不是?

    白袍男人继续说道:“我练剑。”

    女子有些开心的说道:“那就是说书先生嘴里的那种能够御剑千里的剑仙了?”

    白袍男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问道:“看起来你的家世该是饱读诗书的人家,为何喜好剑仙,而不羡慕那些有一肚子学问的读书人?”

    女子歪着头想了想,“不清楚,只是小时候几个哥哥舞刀弄枪,爹爹便让他们好好读书,可我却是极为喜欢,之后长大了看到那些带着刀剑的大侠们,我就很欢喜,听了说书先生的那些故事,便更喜欢了。”

    “至于读书,反正爹爹也说我这个笨丫头,读书不厉害,那就懒得读了呗。”

    白袍男人嘴角有些笑意,然后便摇了摇头,“像是你们这般的女子,还是要好好读书,喜欢那些不着调的剑士,并不是好想法,甚至于以后嫁人,最好都是嫁给读书人,江湖大侠也好,还是这些所谓的山上神仙也好,都不见得会真心对你。”

    女子吐了吐舌头,一点都没有觉得朝先生说的是对的。

    白袍男人倒也不去继续多说,萍水相逢,觉得她还算是个不错的女子,那便多说几句,并不寄望于她会因为自己做出什么改变。

    前面数人已经走了很远,女子若有所思,之后再行过几步,便张口问道:“朝先生有喜欢的女子吗?’

    白袍男人看向她,坦然道:“有过,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今日怎么这么多话,而且还是对着一个女子。

    提起他喜欢过的那个女子,他口中的许多年了,那自然是以百年为单位记载的。

    女子笑着问道:“她是何方人氏?”

    白袍男人说道:“或许是庆州府,或许是都州府的,谁又说得清楚呢。”

    说到这里,白袍男人才总算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原来自己是庆州府的人,那女子应当也是,怪不得当年她的嘴巴有那么厉害。

    只是那女子早就已经化作尘土,就连转世都不知道过了几世,他却还风华正茂,这找谁说理去?

    女子走在前面,问道:“朝先生吃完了庆州府的火锅,会不会去都州府,反正你们这种山上神仙,应当是很多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

    白袍男人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是庆州府人氏。”

    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发散出来有很多意思,大概是说我是庆州府人氏,所以才想着重回故地,吃了火锅是因为有故土的味道,我是很忙的人,没有时间再去什么都州府。

    只是这些意思并不能通过这一句话表露出来,因此女子没有能理会这里面的意思。

    她只是笑道:“那你一定很能吃辣。”

    白袍男人摇了摇头,已经数百年没有怎么吃过东西的他,其实早已经不知道辣味是什么味道。

    女子再找不到什么话来说,只是低着头说道:“朝先生说自己练剑,可是没看到见。”

    白袍男人看了她一眼,招了招手。

    那柄还悬停在那山妖面前的古道掠过到他身侧。

    一直在磕头的那只山妖,抬起头,看着那柄剑不知所踪,泪流满面,这能够活下来,真的是幸事了。

    “多谢剑仙老爷高抬贵手!”

    他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尸体,然后小心翼翼的搬起来,缓缓离开这里。

    这样有一剑悬在身侧,他便真是像一位剑士了。

    女子仰着头,希冀说道:“朝先生能不能御剑带我一程?”

    白袍男人觉得这女子的要求有些过分,准备拒绝,可想了想,却是还点了头。

    古道悬停在身前,白袍男人抓住女子的手臂,然后站在了剑身上。

    心神所动,御剑而起,没入云端。

    从山林掠过,尚未没入云端的时候,正好之前数人当中,有人抬头去看天际。

    瞧着这一幕,那人惊骇道:“爹,小妹在天上!”

    ……

    ……

    御剑穿过云海,来到庆州府的城里,只用了极短的时间。

    当然这还是白袍男人刻意控制住速度,若是全力,只怕那女子当即便要被吓死。

    即便如此,女子也还是被吓的不轻。

    站在街道上,白袍男人主动说道:“我好像记得这里有家老字号,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女子自信的说道:“庆州府里的火锅馆子,都是越久越吃香,应当是还在的。”

    白袍男人没说话,他要是告诉她这是他好几百年前碰见的馆子,女子可能便不会那么笃定了。

    越久越吃香,这个时间也有上限,这数百年过去了,不知道要经历什么,要是一不小心的天灾**,随时都可能会断了传承。

    只是这一次,或许是很幸运,那家老字号馆子还在。

    而且因为是寒冬的缘故,并无太多客人。

    白袍男人挑了二楼的一个靠窗位子,女子自告奋勇点了一个红汤。

    庆州府的火锅以往只有辣的,可是随着后来人越来越多,火锅的名头越来越响,外地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才渐渐有了鸳鸯锅,一半白汤,一半红汤。

    只是即便再这般,也没有白汤。

    依着庆州府本地人来说,那便是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火锅很快便端了上来,浓郁的红汤开始在锅里翻滚。

    女子看着白袍男人,夹了一块毛肚放在锅里,这才问道:“朝先生,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白袍男人盯着火锅里,平静道:“朝青秋。”

    女子一拍大腿,高兴道:“我知道。”

    朝青秋看着她,没有多说。

    “宋老夫子曾经写过一句诗,叫‘尔年逾二十,文采照青秋。’朝先生这名字应当就是出自其中了。”

    朝青秋没有说话,只是夹起一块毛肚,吃了一口。

    朝青秋撤去一身剑气,很快便被辣得满头大汗。

    女子后知后觉的惊讶道:“朝先生你不能吃辣啊?”

    “太久没有吃过了。”

    女子夹起一条鸭肠,随口问道:“朝先生是山上的神仙,会活很多年吧,山上的仙子,就没有一个看的顺眼的?”

    朝青秋说道:“都看的顺眼,只是都不入眼。”

    女子替朝青秋夹了一片牛肉,然后好奇道:“朝先生你还是钟意最开始倾心的女子?”

    朝青秋没有半点遮掩,只是说道:“练剑之后,并未想过这些了,只是重游故地,便忽然想起了。”

    女子笑着说道:“那还是情意藏在心间,不然不会如此的。”

    朝青秋笑了笑,没有说对,也没有说不对。

    女子试探问道:“朝先生有没有想着再找人相伴。”

    朝青秋看向她,“你说是找你?”

    女子只是一瞬间,便脸颊通红,她哪里知道朝青秋会这么直白。

    不过片刻之后,她还是抬起头,认真的点了点。

    朝青秋问道:“只相识一日,便想着要与我相伴终生,未免不觉得儿戏了些?”

    女子摇头道:“有的人看一辈子也看不透,但朝先生,我总觉得看一眼便已经够了。”

    朝青秋说道:“这是一句不太好的废话。”

    女子盯着朝青秋,“朝先生觉得如何?”

    朝青秋平淡道:“我只想吃火锅。”

    女子却是有些直接,直接便按住朝青秋的手,认真说道:“朝先生,我真的不差的。”

    朝青秋原本想着收回手,可在她一只手搭在自己手上的同时,有一股剑气便已经进入经脉之中,探查了这女子。

    朝青秋微微失神。

    这些年练剑,他从未想过有一日能碰见她,也从未生出去找他的想法,可是这兜兜转转,谁知道还是见到她了?

    即便是存了这个心思,她转世谁知道过了几次,这世间这般大,人这般多,要找,岂不是大海捞针,哪里有这么容易?

    可为何偏偏又碰到了?

    朝青秋看着她,神色复杂,最后只是说道:“有缘无分罢了。”

    ——

    那位身在登楼境的女子剑士,在离开妖土前往山河与李扶摇分道扬镳之后,便一个人御剑前往南海,同北海不同,南海存在的时间不知道要比北海多多久。

    只是论大小,北海宽广,修士们境界不够,甚至都不能横渡北海,而南海则是要小得多,海上多岛屿,大大小小,林立其中。

    这片海域并不属于三大王朝的其中一座,因此许多野修都隐居在此处,或是闭关潜修,或是建立宗门,开枝散叶。

    南海上有一座岛屿叫做飞仙岛,是多年前一位练剑的野修的藏身之处,那位野修也算是天资卓越,在没有师承的情况下,凭借一本剑经一步步走到如今的春秋,只是所学并不算是剑士一脉的剑道,所以杀力无法匹敌剑士,可对于这些野修来说,只要是拿了剑,便算是要比普通修士高出一截,所以当这位进入春秋的剑修踏足飞仙岛之后,南海诸岛便对飞仙岛敬而远之,都知道招惹不起,于是便不敢招惹。

    这久而久之,这南海上,那位叶岛主的名字便越发响亮。

    甚至还有人说这位叶岛主便是这南海的第一修士,毕竟一位春秋境的剑修,绝对是有资格了。

    可谁都不知道,这位已经差不多百年没有离开过南海的飞仙岛主,今日却是启程,要御剑离开南海,前往某处了。

    至于原因,更是无人知晓。

    在南海上空的云端里。

    那位喜好穿一身白衣的叶岛主正御剑站在云端,看着前面那个坐在剑上的女子,拱手说道:“前辈交托之事,晚辈一定尽力而为。”

    女子穿了一身月白色衣衫,上面绣着金丝。

    他看着这位自己只凭一本剑经便成就如今这个境界的剑修,平静道:“叶飞仙,丑话说到前面,他要是死了,你的剑经也就没了。”

    叶飞仙盯着这个女子,面容上有淡淡笑意,数日之前这个女子御剑来到飞仙岛,说是要和他比剑,他叶飞仙作为这南海的第一人,自然对于这个同样用剑的女子,有着极大的兴趣。

    可是刚等他拔剑出鞘的时候,便觉得对方身上有一股凌厉剑气,完全不是他能够抗衡的,这一场比剑,不出意外,便是他落败了。

    这让叶飞仙有些惊骇,他已经是春秋境的剑修,即便对方是一位剑士,只要不是登楼境,便不该这么快便能够让他落败。

    可世间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位登楼境的剑士了?

    要知道山河这边,除去剑山老祖宗许寂便再没有听说还有一位另外的登楼境剑士了。

    现在山河之中都在猜测那位剑山老祖宗早已经逝去,这又是从哪儿冒出的一位登楼剑士?

    而且还是一位女子。

    依着南海的规矩,若是有人登门挑衅也好,还是切磋也好,只要是应战了,输的一方便要将岛屿让出,可实际上那女子却是没有半点想法要占这飞仙岛,反倒是问叶飞仙愿不愿意随她学剑。

    叶飞仙已经练剑百年,一直都并无师承,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完全可以说只靠他自己一个人而已,与旁人没有半点关联,这个时候要让他跟谁学剑,其实他内心也是不能接受的,只是他踏足春秋之后,却也是感到了一种无力感,看着登楼就在眼前,却是找不到跨过的契机。

    之前是觉得没有与那般境界的剑士比剑,可这世间的春秋剑士都难寻,他又到何处去寻一位登楼境的剑士?

    这一次碰见了,却是对方要收徒,叶飞仙如何能同意?

    似乎之后那女子也看出了什么,并没有坚持,只是以一本剑经作为报酬,想要叶飞仙去某地帮某人挡一次灾祸。

    叶飞仙只是知道那人的画像,以及有可能身在延陵,除此之外,姓名境界一概不知。

    谈妥之后,叶飞仙就要在今日启程,前往许久没有踏足的陆地。

    临别之前,自然是先见一见那女子才是。

    女子斜瞥他一眼,平静道:“练剑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修行也好,闭门造车不是大道,看看世间其他风景,对于剑道有裨益,要是运气不错,能碰上一两位前辈指点,便更是不错,机缘也是如此,要伸手去抓,我辈剑士腰间只有一剑,这种话,到底不适合现在这个世道。”

    她似乎越说越生气,最后更是破口骂道:“为何非要在你们这些练剑的修士身上说一句剑修,又说我们是剑士,都是练剑的,称呼不同有意思?”

    叶飞仙苦笑不已,这种事情,是山上约定俗成的事情,哪里是一个两个人,说改便能够改的。

    女子坐在剑身上,感受着海风拂面,平静道:“这个世间,登楼境的剑士,至少还有三两位,你要快一些赶上,若是以后山河要乱,还要靠你们。”

    叶飞仙点头道:“既然腰间有一剑,自然便知道其中责任。”

    女子点点头,然后便若有所思。

    叶飞仙问道:“前辈离开南海之后,要前往何处?”

    女子看着远处,平静道:“到处走走,看看有没有愿意做我徒弟的。”

    叶飞仙有些尴尬,只是笑道:“那祝前辈早日找到衣钵传人。”

    女子冷哼一声,显然是不太开心,站起身之后,没有多说,便御剑而走。

    很快在叶飞仙眼里只剩下一道白痕。

    叶飞仙看了看下方飞仙岛,然后叹了口气,御剑离去。

    ——

    朝风尘这一次那座门派待了一年多,便领着那枯槁老人离去,只是离去之前,理所当然的先去吃了一顿火锅。

    不知道是因为他本来就喜欢吃火锅,还是因为李扶摇之前带着他吃过几次,反正他是爱上了这个味道。

    枯槁老人还是喜欢那个皇后亲手做的糕点。

    对于辛辣的火锅没有半点想法。

    看着朝风尘动筷,他没有半点表示。

    枯槁老人境界提升得很慢,之前是朝暮境,现如今还是朝暮境,虽然他都已经向面前这个男人询问了好几次剑道上的疑难,虽然都得到了解答,可是还是没有能让他破境,成为一位春秋境的剑士。

    朝风尘吃了一块黄喉,然后说道:“你看起来有点笨。”

    枯槁老人看向朝风尘,刚刚才举起来的筷子,这又放了下去,“你这个家伙,本来便是天底下难得的奇才,谁知道你上辈子是个什么,走的这么快就算了,你还想着世间全部人都和你一样,走的那么快?”

    朝风尘没有理会枯槁老人言语里的无奈,只是自顾自说道:“我喜欢吃火锅,或许不是庆州府人氏就是都州府人氏。”

    枯槁老人皱眉道:“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朝风尘说道:“因为我想知道某人到底是哪里人氏。”

    他说的某人,自然也不是别人,只能是那位境界最高的朝青秋,他虽然是朝青秋的一缕剑气,知道许多次朝青秋也知道的事情,但实际上,有些朝青秋都想不起来的事情,他也是一样想不起来,比如朝青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的人,他自然是也不知道。

    枯槁老人一直觉得他是某位剑道大家转世,自然也就觉得他口里的某人,应当是他前世。

    朝风尘知道枯槁老人在想些什么,没有点破。

    之前他几次试探,朝风尘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并未露出什么破绽,实际上要让枯槁老人知道他和朝青秋的关系,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些事情,说和不说,都没有意义。

    枯槁老人吃了一块水煮南瓜,觉得是有些甜,然后问道:“我们这趟还要往哪里走,你现在已经跨进春秋,除去登楼境的修士,没有人再能拿你怎么办了,咱们要不要去做些什么大事?”

    朝风尘问道:“什么大事?掀翻学宫的道统还是,去沉斜山看看?”

    枯槁老人嘿嘿一笑,“沉斜山之前那位剑仙去过,咱们再去,指不定就被追着打,不值得,至于学宫,你真的打算去,不怕那些读书人给你讲道理?”

    朝风尘说道:“就怕他们不讲道理。”

    枯槁老人一脸坏笑。

    朝风尘吃了一口毛肚,感受着那份辣味,平静说道:“这毛肚看起来不太正宗。”

    枯槁老人说道:“你还真是庆州府的?”

    朝风尘摇摇头,“谁知道呢?”

    枯槁老人呸了一声,觉得有些无趣。

    朝风尘吃完最后一筷子牛肉,站起身来,平静问道:“倘若有一人到了非要离开人间不可的地步,你猜他会用剩下的时间来做些什么?”

    枯槁老人问道:“你说朝剑仙?”

    朝风尘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枯槁老人又试探着说道:“那既然是一定要离开人间,那肯定是想着去想去的地方看看,纵然有多么厌倦人间,到了最后,一定会有些眷念的。”

    朝风尘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去庆州府吧。”

    枯槁老人问道:“去那个鬼地方做什么?”

    朝风尘笑道:“什么叫做鬼地方,那个地方可是某人的家乡,他既然要离开人间了,肯定会去看看的。”

    枯槁老人问道:“是朝青秋?”

    朝风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说道:“忘了说了,我也是庆州府人氏。”

    是啊,再怎么说,他也是庆州府人氏啊。

    ——

    自从佛教彻底离开山河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在山河之间能够看见任何一间寺庙,以及任何一个和尚,除去偶有佛教派遣僧人来到山河这边之外。

    可当你穿过那座高大的斜雨山之后,便算是彻底离开山河,来到了佛土境内,这片紧邻山河的佛土,其实并不限制外人来此,只是儒教和道教有意识的约束门下弟子,才让佛土那边少有三教修士,即便是有修士,也不过是些野修。

    佛土不仅仅全是僧人,若是全是僧人,又不许嫁娶,那么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个地方人便要越来越少,那座佛国立于佛土,法度和三座王朝大同小异,只是有一点,佛教自然是国教,僧人的地位也是极高的,甚至有一些大事悬而未决,便都是交由灵山裁决的。

    人人都知道,灵山上有两位圣人,是佛土里至高无上的存在。

    而除去那两位圣人之外,佛土只怕最为出名的,就是那位以博学闻名于世的禅子了。

    禅子远去山河,至今未归,有许多僧人都有些思念。

    普通百姓也都是如此。

    在那座佛国边境,有一座羊城,是距离山河最近的一座城池,里面长年累月汇集了无数修士,只是大多都是野修,在佛国这边,几乎没有争斗,因此不说军队,就连官府的捕快都极少,要是有野修在这边犯事,自然有大德高僧出手,每一座城池都有一座寺庙,这座羊城里有一座金莲寺,住持是一位朝暮境的修士,佛法深厚,足以镇压羊城里发生的大大小小事情。

    前些日子,羊城里来了一对夫妇,男人微胖,腰间悬剑,妇人容貌出彩,也是腰间悬剑,两人一入城便被盘踞在此的一位野修盯上,那位野修在羊城多年,根基深厚,多年以来做些抢掠的勾当,只是没有害人,所以在那位住持眼皮子底下,都还是算是安然无恙,可是这一次碰见这对夫妇之后,却是失手了。

    当日黄昏,那个野修在某条小巷想要出手,却不知道为何,尽是片刻便被那男人一剑斩杀在此。

    据见到那天场景的路过修士所见,当时只见到一道剑光,于是那个人便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要知道那位野修其实是一位朝暮境的修士,平日里就是依靠修为,才能够在羊城里胡作非为,可是这一次,竟然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便被那人一剑斩杀了,那这样说起来,那人应当是一位春秋境的剑修才对。

    至于是剑士,他们不敢想。

    这佛土出一位剑修都极为难得,怎么可能还有一位剑士。

    这是多少年没有看见过的事情?

    有人身死,自然便惊动了那位住持,于是在第二日清晨,那对夫妇便被僧人带进了金莲寺里,住持大师法号圆空。

    给那对夫妇沏茶之后,直白问道:“两位施主,当日可是你们下的杀手?”

    微胖的男人一直握着女子的手,听到圆空发问,就要想着反驳,旁边的女子已经开口,“正是我夫君出的手。”

    既然自己的媳妇儿都这么说了,男人也就只能闭上嘴巴。

    圆空双手合十,说了一声哦弥陀佛,然后说道:“那人虽然有罪,但也不致死,上天有好生之德,两位施主未免性子太过于急躁了。”

    女子微笑道:“我这夫君平日里还是极为讲道理的,只是那日出现辱我,夫君实在是不能忍,便出剑斩之,我这妇道人家,总不好拦着,事后也不好骂他,甚至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

    女子这一番话,可以说是极为坦诚了,就连圆空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以。

    女子继续微笑道:“我们夫妇这趟前往佛土,并非是存了什么杀人的心,只是想到处看看,于夫君剑道有益,并非有意杀人,还请大师见谅。”

    圆空点点头,认真说道:“既然两位施主并未存了什么杀心,这桩事情便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希望两位施主日后行事,要三思而行。”

    女子点点头,“定然如此才是。”

    圆空看了一眼男人,不再多说,都是场面上的话而已,那个男人不管是剑士也好,还是剑修也罢,既然是能够出剑斩杀一位朝暮境的用剑之人,他丝毫不怀疑若是没有讲对一些话,这男人会对他出剑,他也不过是个朝暮境,要是说男人铁了心要杀人,他能拦得下?

    拦不下的?

    他钻研佛法那么多年,眼瞅着便要有资格前往灵山聆听佛法,要是幸运,被两位圣人看上,也不是没有可能留在灵山参禅,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并不想节外生枝。

    他站起身,双手合十,笑道:“既然如此,两位施主就此离去便是,以后记得多行善事。”

    圆空点点头,认真说道:“既然两位施主并未存了什么杀心,这桩事情便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希望两位施主日后行事,要三思而行。”

    女子点点头,“定然如此才是。”

    圆空看了一眼男人,不再多说,都是场面上的话而已,那个男人不管是剑士也好,还是剑修也罢,既然是能够出剑斩杀一位朝暮境的用剑之人,他丝毫不怀疑若是没有讲对一些话,这男人会对他出剑,他也不过是个朝暮境,要是说男人铁了心要杀人,他能拦得下?

    拦不下的?

    他钻研佛法那么多年,眼瞅着便要有资格前往灵山聆听佛法,要是幸运,被两位圣人看上,也不是没有可能留在灵山参禅,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并不想节外生枝。

    他站起身,双手合十,笑道:“既然如此,两位施主就此离去便是,以后记得多行善事。”

    ( )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7/17697/122119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