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仙侠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第四百零一章 剑在手

第四百零一章 剑在手

推荐阅读:刑警使命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明月高照的夜里,李扶摇御剑远游。

    只是片刻之后,那小老鼠的洞府之前便多出了一位悬剑女子,她仰头看着天上那道白痕,在夜色里并不显眼,但是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女子身形瞬间便来到洞府里,看到这一男一女两只鼠妖,神情平淡。

    小老鼠才见过李扶摇这样脾气不算坏的剑士,可没有认为天底下的剑士都是如同李扶摇一般,一时之间,没有急着说话。

    瘦弱女子行礼,轻声道:“这位剑仙……仙子,可是那位剑仙老爷的同伴?”

    她习惯性的要称呼女子为剑仙老爷,还好很快便改了称呼。

    小老鼠都为自己女儿的机智而感到庆幸不已。

    悬剑女子沉默了片刻,开门见山问道:“他的佩剑是何样式?”

    小老鼠虽然是个境界低微的妖修,可一点不傻,光是这一句话,他就能判定这女子不认识李扶摇,既然不认识,那会不会是仇家?

    因此女子开口,小老鼠一时间并没有搭话。

    瘦弱女子问道:“敢问这位仙子可是那位剑仙老爷的仇家?”

    女子倒也是知道这两人的顾忌,直白道:“天底下的剑士没有是仇家的。”

    言语里透露着真诚。

    虽然语气冷漠。

    小老鼠心里大定,思索一会儿之后才说道:“剑仙老爷有许多剑,好像一共有七柄。”

    女子皱眉道:“七柄?”

    这天底下的剑士,哪个不是一剑在手,世间便去得的,怎么,这一位是铁匠,有这么多剑?

    小老鼠低声道:“隐约记得有几柄剑叫做十里明月什么的……”

    接着小老鼠便把李扶摇那些剑的样式都说了一遍,只是有些剑只见过一次,因此并未看得很清楚,自然也说不太清楚。

    女子点点头,并未难为他们两人。

    得到想要知道的之后,她把剑一抛,御剑远游而去。

    瘦弱女子低声道:“爹爹,咱们其实是不该说这些的。”

    小老鼠无奈道:“爹实在是不想失去你了。”

    语气无奈,便能说明很多东西。

    ……

    ……

    女子身为一位货真价实的登楼境剑士,其实不管如何,想要找到李扶摇,都不会算是太难的一件事。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些日子,不管李扶摇出现在何处,她虽然一定会到,但时间都要偏差不少,定然是要晚一些。

    就像是刚才在那两只鼠妖面前,她真要想见到李扶摇,便直接御剑去追,保管要不了多久,便能出现在那个年轻人的面前。

    到时候要知道什么,一张嘴直接问本尊不更好?

    只是她优哉游哉的跟在李扶摇身后,不知所求。

    当天边泛起鱼肚白,李扶摇御剑已经差不多千里,脚下的那柄明月已经摇摇欲坠,他只能选择落地。

    在一处山间。

    流水击石。

    松柏森森。

    李扶摇趴在某块石头上,浇水洗脸,神情闲适。

    不知道为何,忽然便困意袭来,依靠在石上,竟然昏昏欲睡。

    而在天际,那个御剑而立云海的女子剑士,悬停在云海,对着西北方一剑斩出,剑气掠过,将云层斩开,翻腾不已。

    她看着远处,冷笑道:“滚。”

    一位远在数百里之外的春秋境妖修,被她这一剑斩断一臂,受了重伤。

    看着这边,脸色骇然。

    然后不曾停留片刻,身形早已经掠去。

    这位莫名其妙出现在妖土的登楼境剑士,真的不太好惹。

    而且脾气极差。

    那妖修远遁的同时,天际那边,有一位红发男人站立在某座山巅。

    这位被说成是妖土沧海之下第一人的家伙,提着刀,感受到那股剑气,蠢蠢欲动。

    妖土的修士,只要是登楼境,便没有人敢说能胜过他的,剑士在同境称雄,他倒是很想看看那位女子剑士是怎么个无敌法。

    在他身后是眼里同样是战意滔天的西丘。

    西山不用转头,都能知道西丘在想些什么,他提着刀说道:“勇气固然可嘉,可提刀面对一个境界远远比你高出无数倍的敌手,那自然是愚蠢。”

    西丘嗯了一声,随即问道:“妖土出现两位登楼境剑士,不是什么好事吧?”

    西山笑道:“哪里来的两位,除去这位女子之外,另外一位不就是那个年轻人?”

    西丘一怔,随即有些失神,当日在城头上,他是第一个被李扶摇打落城头的人,也算是寥寥几个活下来的人之一,对于那个年轻人,他能够清楚的知道,他定然是极为不凡的剑士,可要是说得上登楼,那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朝青秋离开妖土之前,肯定给了他一道保命符,沧海大妖们即便是想杀一位年轻剑士,也怕日后被朝青秋找上门来,因此这道保命符,自然是到登楼为止,分量极重。”

    西丘问道:“那叔父不准备出手了?”

    西山看着西丘,轻声说道:“我要寻的是一场公平大战,我要是今日向那女子出手,不说别的,光是引发的波澜便不小,最后那道保命符要是用到了我身上,你怎么想?”

    西丘低声笑道:“叔父也有些害怕。”

    西山平静说道:“朝青秋的手段,害怕,不丢人。”

    “你这次前往那片苦寒之地,事事注意,没有族内撑腰,这一趟真的算是生死之旅,只是不要把那年轻人太过于放在心上,他到底不是你一生宿敌,你若是真要挑,在胡月那几个小崽子里挑一个好了。”

    西山言语平淡,似乎在陈述一些平常不已的事情。

    实际上对于西山来说,这些事情,也说不上什么特殊,都是很普遍罢了。

    西丘点点头,眼神里有些什么复杂情绪。

    西山不准备再多说什么,有些事情,他能说的,便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全靠自己去悟了,要是悟不到,便是自己的修行不到。

    修行路上,旁人能为你做些什么,但绝不以至于拉着你在这条路上跑。

    牵着走都费劲。

    西山仰头看着那道磅礴剑气。

    比起来当日朝青秋的那一道,要弱出不少,但也绝不至于是说没有威力。

    只是见过了朝青秋出剑,世间很难有人在看得上其余人的剑。

    最后站在山巅,西山等到那道剑气缓缓散去,他都没有劈出任何一刀。

    只是战意不减。

    他还是目送着那位女子剑士御剑而去。

    说是御剑而去,但实际上也还是盘桓在方圆百里之内,一旦有朝暮以上的妖修出现在此地,几乎不用多说,便是一剑递出。

    浩荡剑气在这方圆百里盘旋。

    她就像是一个在农田里锄田的老农,兢兢业业,不让半只鸟雀吃了自家的庄稼。

    ……

    ……

    李扶摇醒来之后,继续南下,此后的路途,倒是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位登楼境,倒是接连好几场恶战,有一次是数位太清围攻,那一场恶战李扶摇拼到力竭,斩杀两位之后,自己也受了极重的伤势,最后不知道为何,另外三位幸存的太清却莫名其妙倒下。

    幸存下来的李扶摇找个地方潜心养伤,便又是一月过去了。

    他根本不知道,身后不远处有一个登楼境的女子剑士一路跟着他而来。

    尤其是一些春秋境的妖修都被她出剑逼退,她的剑下极少死人,最多只是重伤而已。

    之后某天,李扶摇临近一座相对繁华的小城,因为已经快要接近北海,这边的建筑风格更接近山河,李扶摇不再招摇,将青丝和明月都收入剑匣,更用布条包裹,低调入城。

    一进城之后才大吃一惊,这座城竟然是仿照洛阳城的格局所建,洛阳城作为延陵王朝的帝都,是山河那边为数不多的雄城,建造的时候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征调了多少民夫。

    只是洛阳城建造是普通百姓,这座小城却是由妖修出手修建,自然便要快得多,只是在布局上相似,在细微处还是要差去不少。

    李扶摇悄然入城之后,并没有声张,在一座不大的客栈落脚,这座名唤飞鱼城的小城里人族修士不少,鱼龙混杂,城中三教九流皆有。

    因为人族野修较多,看起来并不像是一处妖土城池,也不像是山河某个山上宗门,倒是还真的和世俗之间的城池一般。

    李扶摇算了算,现在山河那边应当已经立春,正是万物复苏的大好时节,妖土这边虽然还是寒风凛冽,但实际上也要比之前好过太多了。

    小半旬之后,城里有个独特属于这座飞鱼城的节日,好似是因为之前某位境界高深的妖修对城中野修多有照拂,多次出手将外面的骄横妖修击退,野修们感念其功德,选择在每年的今日举行庆典。

    之前庆典不过是表达谢意,这几十年之后,便渐渐衍生出了新的东西,比如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城中便要开设比武,让这一众修士都在台上较量,不分生死,只分高下。

    最后站在高台之上的,便能得到城中最大的宗门,飞鱼宗的一件法器奖赏。

    说来也是奇怪,飞鱼城的城主是某位脾气温和的妖修,只是几乎常年不在城中,这飞鱼宗却是完完全全是人族修士,没半点妖修的影子。

    城中大事在那位飞鱼城主不在的时候,也都是这飞鱼宗出面解决。

    这些年,好在是从未出过大事,很安生。

    现如今的这庆祝大典是由飞鱼宗举办,今年的彩头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好剑。

    现如今剑便悬在城楼上,等到谁笑到最后,便是谁的剑了。

    其实今年这彩头,也颇受争议,往年的彩头大多是某些品质不错,不用于杀敌的法器,飞鱼城里野修众多,只是相较起来,学剑的野修真不多。

    毕竟这再如何靠近山河,都还是妖土的地盘。

    这柄剑看来便算是冷门之物了。

    往年彩头悬挂在城楼之后,势必会引来不少人前来观望,人群多是对此垂涎不已的,可今年,出现在城楼这边的修士不多,大多都是来看热闹的,实际上对于这柄剑,没有什么兴趣。

    城楼不远处有一处酒摊子,摊主是一个年迈老修士,境界只在青丝之前,可以说是很低了。

    酒不是什么好酒,只是能够保证没有掺水。

    价钱也便宜。

    只是即便是这样,也多被人说成酒水寡淡无味。

    其实世间多是这般,即便你价钱再公道,酒水再好,也总有几个人会在鸡蛋里挑骨头。

    卖酒的老修士是个脾气好的老家伙,或许是年轻时候吃了不少苦头,到老了之后便再没有半点脾气,见谁都是乐呵呵的。

    这不,今儿酒摊子这边来了一个怪客人,别人喝酒要么一坛要么一壶,可这位倒好,只要了一碗,这跟谁说理去?

    这要是碰到一些脾气不好的老板,说不定当即便要翻脸,酒不卖了不说,指不定还要给客人使脸色。

    老修士脾气真是不错,当那年轻人笑着问一碗酒卖不卖的时候,老修士便已经笑着端来一碗本就说不上好的水酒。

    水酒水酒,只是他这酒里可真没掺水。

    背着一个大包裹的年轻人坐下之后,喝了口酒,既没有大骂这酒恐怕是一碗酒半碗水,也没有违心的称赞一声好酒。

    只是视线一直在城楼上那柄剑上。

    酒摊子生意冷清,现在也就年轻人这一个客人。

    老修士见他应当是个脾气不错的后生,便笑着拣了条板凳坐在年轻人身旁,不认生的问道:“公子不是飞鱼城里的人吧?”

    年轻人点点头,微笑道:“四处游历,赶巧遇上了城里的盛事,便想着留下来看看。”

    老修士嘿嘿一笑,“公子可是对那柄剑有想法?”

    算是开门见山,直白得不能再直白了。

    年轻人一怔,随即后知后觉的问道:“怎么说?”

    再问话的同时,年轻人一口喝尽碗里的酒,笑着说道:“再来一碗。”

    老修士满脸皱纹都好似铺平了一般,觉得这年轻人真是极为上道。

    一点也不像是才入江湖的雏儿。

    这山下江湖武夫有江湖,那他们这些山上修士就没有了?

    清了清嗓子,老修士笑着说道:“这往年的比武,胜者固然能够得到一件法器,只是须得知晓,人人想法不同,修行的道法不同,不一定每个修士都对那彩头有想法,因此要是得胜了最后却对那法器没有想法怎办?那自然是转手于人,这城内修士这么多,总有一两个心仪的却本事不济的。”

    年轻人喝了口酒,顺便又点了样其他吃食,笑着说道:“那老前辈的意思是我要花钱把这柄剑买下来才行?”

    老修士笑意不减,“像是咱们这些野修,练剑的是最不受人待见的,这些家伙的战力在同境里往往要高出其他修士一头,但比起来正统的剑士又要差十万八千里,学了个四不像,又穷,这次彩头是一柄剑,可飞鱼城里又有几个练剑的野修?当真会被那几个练剑的野修给把剑拿去?到时候剑还是城里那些出身不错的修士的,可他们拿剑有个屁用,还不是得卖出来?”

    “那些穷家伙出得起钱?”

    “到时候公子要是想要,一个相对公道的价钱就能拿下。”

    年轻人放下酒碗,看着满是笑意的提醒道:“老前辈好像忘了一件事,要是我对那柄剑有兴趣,那不就是练剑的?既然是练剑的,又怎么买得起那柄剑?”

    年轻人颇有道理的言语,让老修士一时之间尴尬不已,尤其是之前他还直白的贬低过练剑的野修。

    那些家伙,虽然没有学到剑士的杀力,但脾气还真的不见得好。

    不过很快那年轻人又哈哈大笑,“我恰好就是那个既不练剑,又对剑有想法的家伙。”

    老修士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有余悸的说道:“公子这大喘气可是吓死老朽了。”

    年轻人微笑着问道:“若是出钱买下,大概什么价钱是公道价?”

    老修士想了想,然后才说道:“依着飞鱼宗的脾性,以往那些法器至多价值一颗太清境妖丹,如今这柄剑想要的人不多,恐怕数颗青丝境妖丹就能拿下。”

    妖土这边的相比较山河就要简单许多,妖丹便是最直接简单的东西。

    法器交易,价值便是以妖丹体现的。

    李扶摇点点头,入城之后基本上便已经探听清楚城内的事情,最大的宗门飞鱼宗也是一众野修宗门,里面修行的功法可谓是五花八门,宗主是一位太清境的野修,位于飞鱼城的十大高手第二,除去那位神出鬼没的城主之外,无人是其敌手。

    既然宗主也都只是这个境界,那能拿出来的东西自然便也好不到哪里去。

    老修士感叹道:“今年这场比武,那些个太清境修士不会出手,青丝境里的伍雾去年已经夺魁,今年应当是不会下场的。”

    “那些个算是成名了的家伙,应当是没办法顶着压力下场的。”

    “练剑的注定夺不了魁,公子只要准备好妖丹,那柄剑八九不离十能到公子手里。”

    年轻人敲了敲桌面,问道:“有门路?”

    老修士惊异道:“公子真有心?”

    年轻人不多说,只是拿出一个小布袋,丢到桌上的时候,弄出来不少响声。

    老修士颤颤巍巍把袋子打开,露出里面的妖丹。

    五光十色。

    整整六颗妖丹。

    年轻人喝完最后一口酒,笑眯眯说道:“麻烦老前辈把剑带来。”

    然后起身,自顾自离开。

    老修士捧着这六颗妖丹,失神喃喃道:“看走眼了。”

    飞鱼城的那桩盛会在数日之后如约举行,既然今年的彩头是一柄剑,今年参会的练剑修士便多出了不少。

    许多人都眼馋那柄剑。

    只是最后这柄剑花落谁家,大家都在猜测,反正认为是那些练剑夺魁的,少!

    大会开了三天,夺魁的最后是一位早已经被看好的修士,正是之前夺魁的伍雾亲弟弟,伍暮云,夺魁之后,伍暮云按照往常一般,将那柄彩头出手,可谁也没有想过,这一次却是异常顺利。

    那柄剑才挂出去,便马上有人开价带走,五颗青丝境妖丹,一点都不含糊。

    出价的是谁没人去关心,反正钱到了,那柄剑出手便是。

    于是那柄剑便轻易的被带走了。

    ……

    ……

    年轻人时隔半月重新出现在城门那边的酒摊子。

    这一次,他才出现,老修士便倒了一碗酒端上来,低声道:“公子要的剑,成了。”

    声音虽低,但其中的情绪可是不少。

    年轻人喝了口酒,搓手道:“给看看。”

    老修士从摊子某处拿出这柄剑,笑着说道:“这柄剑五颗青丝境妖丹。”

    本来花了多少妖丹,又是以什么途径得到的,不该告诉这个年轻人,只是这个年轻人既然也坦荡,他也就懒得藏着掖着。

    一颗青丝境妖丹,要是年轻人厚着脸皮要回去,便让他要回去,他大不了白做这趟买卖,反正也算是认清了一个人的脸貌,但也不算是差。

    若是那个年轻人继续坦荡,老修士不介意与他真正做一笔买卖。

    年轻人抽剑出鞘,在剑身上看到了篆刻在上的两个字。

    “遮云。”

    年轻人微微弹了弹剑身,然后笑道:“是柄好剑。”

    老修士说了句实诚话,“剑不错,也就是看中了才觉得不错,要不然五颗妖丹有些划不着。”

    李扶摇随口说道:“那颗没有花出去的妖丹便赠与前辈了。”

    然后年轻人把剑悬于腰间,就要起身离去。

    竟然是要做那等仗剑远游的行径?!

    老修士有些犹豫该不该开口说出那笔生意了。

    得了剑,也不介意做冤大头的年轻人就已经起身,一点都没有再留下去的心思。

    老修士还没有张口出声,年轻人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离开飞鱼城,年轻人扯落背后剑匣的布条,出城数十里,年轻人在一条小溪边停下。

    这里风景极好,人烟罕至,正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年轻人站在溪边,看着远处,忽然笑道:“既然来都来了,要是不出来,躲躲藏藏还拿不走剑。”

    话音刚落,在不远处稀稀拉拉便出现了数位佩剑修士。

    领头一位是个神情阴冷的中年男人,他看着这个穿着一身青衫的年轻人,“剑留下,人可以走。”

    神情平淡,声音冷淡。

    一众佩剑修士都齐齐看向这边。

    那个身处于这么个局面的年轻人竟然还有闲情逸致的看着他们,伸着手数道:“七个人,七柄剑,刚好。”

    中年修士冷笑不已,这个家伙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隐士高人了?

    竟然敢摆出如此姿态。

    只是还没等到他说话,那年轻人便解下身后剑匣,露出里面的七柄剑。

    凌厉剑气,就在他们之间发散开来。

    十里、明月、高楼、草渐青、剑十九、遮云和最后的青丝。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7/17697/106814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