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军史小说 >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47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47

推荐阅读:一人之下在漫威生生不灭近战狂兵神圣罗马帝国不灭武尊合租医仙高武27世纪我是作弊玩家帝师武灭阴阳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刘启摇了摇头,道:“等小妹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在嫁也不晚,何必如此着急?”

    刘小妹脸色稍红,道:“就是,我还小,我都不急,你们急什么?”

    刘启的母亲,道:“惜瑶都已经一岁多了,你还不嫁人么?”

    妍瑶看着刘启,问道:“你可有合适人选?”

    刘启苦笑一下,摇了摇头,道:“我哪认识那么多男子?除了几个师兄以外,就是梵音宗的人了。”刘启停顿一下,道:“你有合适的人?再说了,小妹确实还小,不过十六而已。”

    妍瑶皱起眉头,过了片刻,道:“祁宏不错。”

    刘启一怔,随后又看了看刘小妹,又回想起祁宏的样子,长得确实不错,又是“清心宗”此代的佼佼者,但就是罗嗦一些。不管如何,祁宏是修士,是接替“半月峰”首座的热门人选,小妹长得虽然不难看,但不过是普通百姓而已,如何能配得上祁宏?刘启到有自知之明,没有因为刘小妹是自己的妹妹,就认为天下人可以随便挑选。

    刘启咳嗽一声,道:“道明师叔如此疼他,他与小妹是否…”

    刘小妹怒道:“哥,你说什么!难道我还配不上他么?你把他找来,让我看看他到底什么样的。”

    刘启尴尬的说道:“没有…没有…你们确实不般配,哥再帮你想想别人,如何?”

    刘小妹被刘启气的脸色通红,一双单凤都已经充满雾水。小妹虽然不如妍瑶那般长得倾国倾城,但也是秀气的很,刘启如此一说,刘小妹如何不气?

    妍瑶看了一眼刘启,道:“你别乱说。”

    刘启的母亲说道:“是阿,我们小妹,哪里配不上他了?”

    刘启解释道:“祁宏是修士,修士性命悠久,容貌不易老去,小妹不过是百姓而已,总有老去的一天,那时祁宏还会喜欢小妹么?不如找个平凡百姓,普…”

    刘启的话还没说完,刘小妹已经咬住刘启的肩膀。

    刘启的母亲说道:“好了小妹,小启儿你也是,不管如何,见见总可以吧?”

    刘启无奈的推开小妹的脑袋,道:“可以,有机会就见吧。”

    随后,一家人说着话,吃着饭,平静的夜晚如此度过。晚饭过后,妍瑶再次住进自己的紫竹房屋,房间内,惜瑶自己在与小白玩耍,刘启与妍瑶却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象。

    妍瑶平静的看着刘启,道:“小妹长得不难看,与祁宏也算合适。”

    刘启摇了摇头,道:“道明师叔不会同意的,他或许会接替半月峰首座的位置,岂能与一名百姓成亲?”

    妍瑶平静的说道:“你可以教小妹修炼,烟云飘渺诀或许适合她。”

    刘启再次摇了摇头,道:“小妹忍受不了的,”

    妍瑶看着刘启,道:“你不是她,如何知道?”

    刘启一怔,道:“回来后让她试验一下吧,天色晚了,惜瑶已经困了,先休息吧。”

    妍瑶点了点头,随后就把房间的灯光给熄灭,二人回床,抱着惜瑶开始休息。小白?自然也在床上,而已还在惜瑶的旁边,妍瑶的身前。

    竹林之中,汐柔独自在此,夜幕之下,显得有些凄凉。

    此时,“龙首峰”祁宏已经坐在客厅之中,祁宏犹如地主家的少爷一般,老神在在的喝着茶水,子书书也无奈的看着祁宏。

    子书书无奈的说道:“喝完没有,要下山了。”

    祁宏白了一眼子书书,道:“急什么?下山也没有事情干,祝寿?你认识人家么?你去祝什么寿。”

    子书书道:“你去不去?不去我就走了,你不但嘴罗嗦,人也罗嗦。”

    祁宏气道:“什么!你说我罗嗦?那此次前去祝寿,从头到尾都是你说,到时别让我说话。”

    子书书叹息一声,道:“那你到底下不下去阿?”

    祁宏一口把茶水喝光,道:“走吧,记着,去了以后你自己说话。”

    子书书哀叹一声,不知道祁宏是否修炼也要说话,随后,两人快速的向山下走去,进入“清平城”中,准备给司徒家老爷子祝寿。

    两天以后,“紫竹沟”中,清晨的阳光才刚刚照射入村子中,刘启与妍瑶,就带着惜瑶、刘小妹、小白向“清平城”赶去。刘小妹自从听说过“清平城”为天下第一大的城镇后,一直就很向往,自然要早早的赶去。如此还要感谢哥哥与嫂嫂,倘若没有他们,小妹如何能知道“清平城”如何能前去?一路之上,刘小妹都带着银铃般的笑声。

    此时,紫竹林之中,上官汐柔依旧与往常无异,一身火红色的衣裳,头发被一根红色丝带缠绕起来,一条马尾辫那么的乌黑,大大的眼睛毫无波澜,皮肤依旧那么白嫩,脸上的酒窝却已经消失,上官汐柔慢慢的向村中走去。

    不多时,上官汐柔已经来到刘启家中,家中的父母已经开始忙碌,两兄妹虽然出去玩耍,但家中的事情依旧需要干。俩人忽然一怔,只见门外一名长得十分清秀的女孩子站在外面,女孩子虽然不像妍瑶那般犹如九天仙子,但同样是十分好看。

    刘启的母亲,露出和蔼的笑容,道:“姑娘,你找谁?还是要在家中住宿?”

    上官汐柔推门进入,道:“你们是刘启的父母?”

    刘启的父亲一怔,道:“你认识小启儿?”

    刘启的母亲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小启儿刚刚出去了,姑娘还进来坐吧?吃饭了么?家中捡漏,还希望你别嫌弃。”

    此时,一名男子跑了进来,男子长得很憨厚,刚一进入院子就喊道:“叔叔、婶婶,小启儿呢?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是不是还恨我阿,还是把我给忘了。”

    刘启的母亲说道:“哪有,小启儿与他妻子,带着小妹出去玩耍了,今天在这吃,他们回来的时候,会带些好东西。”

    虎子呵呵的笑了起来,道:“咦,这位是…”

    刘启的母亲道:“小启儿的朋友,姑娘你叫…”

    上官汐柔平静的说道:“我叫上官汐柔,是刘启师傅的女儿,你们可否知道了?”

    刘启的父亲一怔,憨厚的说道:“姑娘,你是上官师傅的女儿阿,那你快进屋坐,小启儿可能晚上就会回来。”

    上官汐柔皱着眉头,道:“你们知道我爹?”

    刘启的母亲,和蔼的笑道:“你爹、娘在此居住了很长时间,这么说来,你是小启儿的师姐了?”

    上官汐柔此时的眼色有些冰冷,活泼好动的汐柔早已消失,道:“我是他师姐?你们可曾知道,我的身体,我的一切,刘启早已看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他的身体,第一个就是我看见的,我连他的身体,他的下体,我都不知道已经摸过多少次了,你说我是他师姐?”

    刘启的父母有些蒙了,虎子也吃惊起来,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过了半晌,刘启的母亲,道:“姑娘…你这是…我们小启儿已经有妻子了,孩子都已经一岁多了。”

    上官汐柔缓缓的在腰间拿出一个手帕,道:“那次他拒绝了我,我说过,我会让他后悔一生的。”

    忽然间,虎子跑到刘启父母的前面,张开双臂,紧张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上官汐柔缓缓的走向虎子,喊道:“我要让他后悔!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我要让他知道,他是我的,只有我才爱他!只有我才可以与他在一起。”

    虎子一怔,瞬间就向上官汐柔跑去,虎子不知道修士的一切,只知道上官汐柔是名女子,自己天天砍紫竹,岂会打不过女子?当虎子到上官汐柔面前时,一拳就向上官汐柔打去,虎子一怔,拳头犹如打在墙壁一般,“啊”的一声,拳头已经折了。

    忽然,上官汐柔的“寒丝帕”,瞬间分出一条丝线,丝线对着虎子的脑袋就缠绕过去。“噗嗤”一声,犹如喷泉一样,血水全部喷了出去,脑袋也掉了下去。此时,虎子的身体慢慢的向汐柔身边倒去,倒地的同时,手指也刮下了汐柔的一片衣裳。

    “阿!”刘启的父母瞬间惊叫起来,他们几时见过如此情况?早已吓的瘫倒在地,俩人的身体不断的向后挪动着。现在不过是清晨而已,刘启父母一喊,村子中的人瞬间全部听见,全家老小,纷纷向刘启的家中走去。

    不多时,众人已经聚集在上官汐柔的身后,此时众人大怒,看见虎子的尸体,虎子的父母早已泣不成声。

    “打死她阿!”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紫竹沟”的百姓通通向上官汐柔打去,刘启家中的围栏也被众人推倒,就连怀抱孩子的妇人,同样也向汐柔冲了过去。

    上官汐柔却一直怔怔的站在院子内,第一次杀人的汐柔,内心同样有些害怕,有些后悔,毕竟杀的是百姓。忽然间,汐柔皱起眉头,眼睛之中也露出怒色,想起刘启的一切,与自己缠绵时的柔情,拒绝自己时的绝情,一家人在一起时的温情。

    “阿…”上官汐柔突然间喊了出来,活泼的汐柔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因爱生恨的汐柔。或许汐柔很爱刘启,或许汐柔不爱刘启,或许汐柔为了面子,或许汐柔不习惯被人拒绝,或许汐柔想挽回刘启,或许汐柔想让刘启后悔。一切的一切,让汐柔已经疯狂起来!

    忽然间,“寒丝帕”慢慢的涨大,上官汐柔娇喝道:“三千情丝!”

    上官汐柔如此一喊,“寒丝帕”瞬间变为一根根白色的丝线,三百多百姓,怔怔的看着高空之中,看着密密麻麻的丝线,他们何时见过如此奇异的事情?

    “缚”上官汐柔再次喊道。

    密密麻麻的丝线,看起来柔软无比,丝线在半空之中也是弯弯曲曲的,可上官汐柔如此一喊,密密麻麻的丝线,瞬间就开始缠绕起在场中人,就连刘启的父母,同样没有放过。刘启的父母,眼睛之中露出死灰般的眼神。

    在场中人,连婴儿也没有幸免,每个人的脖子上都缠绕着一根丝线,哭喊声,叫骂声,不断的传入上官汐柔的耳中。

    上官汐柔突然间喊道:“不怨我!是刘启负我,我的一切都已经给他,他却负我,他与别人在一起,是他…一切都是他!”

    刘启的父亲,脸上憨厚的模样早已消失,道:“姑娘,我不知道你跟小启儿是怎么回事,但你不要连累村中之人,可以么?”

    上官汐柔哈哈的笑道:“放过你们?谁放过我了?我又该如何,哈哈哈…都死吧,我要让他后悔一被子。”

    “噗嗤…噗嗤”的声音不断的传出,“咚…咚”的声音同样传出,众人的人头,都已经掉落在地面上,一股股血水,喷洒到半空之中。天空,忽然间黑暗起来,昏暗的天空,血水不断的倾洒着。上官汐柔清秀的脸庞上,也已经沾染上几滴血水。

    三百七十三名村民,刹那间全部死掉,三百多具无头的尸体,趴在刘启家中的周围。上官汐柔静静的站在院落之中,清秀的脸庞上,却突然间流出两行眼泪,火红色的衣裳,此时更加鲜艳,为何?三百七十三条性命,染红了外衣。

    “轰隆隆…”一声,雷声传出,昏暗的天空之中,忽然间暴雨倾洒而下,暴雨把血水全部冲向四周,血水慢慢的流淌着。上官汐柔清秀的脸庞上,早已布满水痕,火红的外衣也已经全部打湿,上官汐柔仰着头,看着昏暗的苍穹。

    “阿…血…血。”上官汐柔突然间跪了下去,眼睛之中充满惊恐,犹如受惊的兔子一般,使劲的擦拭着身上的衣裳。忽然间,上官汐柔跑了出去,跑的方向正是溪水的方向,不多时,上官汐柔已经出现在溪边,上官汐柔瞬间脱掉自己的衣服,火红的肚兜也已经脱了下来,**的汐柔,跳入溪水之中,不断的清洗着身体。

    暴雨再倾洒,溪水再流淌,**的汐柔,想洗干净自己的身体。三百七十三条性命,岂是暴雨可以冲掉的?可是溪水可以洗刷干净的?忽然间,上官汐柔自己趴在岸边,放声大哭起来。光滑的玉背,白嫩的躯体,婀娜的身材,却趴在岸边放声大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汐柔快速的穿上湿润的衣服,带着一道红色的光芒,就冲了出去。“紫竹沟”中,暴雨依旧再继续,三百多具尸体依旧静静的趴着,血水,早已被冲跑了许多,一个个头颅散落在四周,但脸上依旧带有惊恐的神色。

    “紫竹沟”彻底消失在神州大地之上,闻名天下的紫竹,依旧再被雨水冲刷着,紫竹已经成为过去,神州大地之上,再也不会出现紫竹的物品。

    “龙首峰”上,彭飞羽三人坐在院子之中,孩子们早已可以锻炼身体,虽然偶尔还会哭闹一下,但已经不需要再无时无刻的照看着。温暖和煦的阳光,清新的空气,安逸的环境,焦躁的三人。

    。

    @R

    ( )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13/13119/121120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