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军史小说 > 皇权 > 第八十四章 变身

第八十四章 变身

推荐阅读:娱乐之荒野食神勇者和他的魔王女儿天上掉下个空间塔王者荣耀之最强科技帝国韩娱是一种病极道飞升八零军嫂是神医任务主角又挂了宠妃入骨:病娇王爷快到碗里来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圆脸,微胖,体型和杜涛相差不大。

    这就是出现在院落里的哑巴,嗯,外号哑巴的高远。

    这是一个家奴,原本是一个流浪儿,父母双亡,也就在万年县的一个小镇乞讨为生,小时候得过一场重感冒,侥幸活了下来,却无法发出声音,故而,哪怕是想当草标,也没牙行愿意买。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多半会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在漫天雪花之下,又冷又饿地死在小镇东侧那个废弃的山神庙内,若是有人瞧见,运气好,尸体会被送到义庄,然后,埋到荒郊野外,运气若是不好,就会被随便扔到乱葬岗,运气更差,也就在山神庙内化为一堆白骨,身体则会帮助那些野狗平安度过寒冬。

    高远运气比较好,遇到了赵王杜涛的车队出行。

    郭皇后偶有小恙,为了给母后大人祈福,杜涛前往终南山广成殿,返程途中经过了那个小镇。

    高远误闯了车驾,本该被处死。

    一个侍卫已经举起了横刀,正要斩向一脸茫然或者说对生没有渴望对死没有畏惧的高远,这时候,杜涛出声了,救下了高远的小命,并且不嫌弃他是哑巴,把他带回来十王府。按道理说,这不过是杜涛临时的好心,进入十王府,高远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奴,做事吃饭,不做事没饭吃。

    然而,杜涛并未将他置之不理,却时刻关心着他,经常会和哑巴高远见面。

    府里的那些管事不明白杜涛为何这样做,当然,他们也不敢去询问杜涛,也就把高远放在了台上供起,把他当成了一尊大厨,表面上,是一名花匠,实际上,他不用做任何事情,每天都优哉游哉,无所事事,只需要在杜涛召唤的时候能够随时出现就好。

    因此,虽然不是内侍,他却住在后院。

    而不像其他那些家奴下人,全都住在外院,内院乃是禁地,没听召唤入内,只有死路一条。

    高远进入院子后,往四周望了望,表情有些惶恐,哪怕他已经单独和杜涛见过很多次面,哪怕有时候也会在这么晚出现在院子内,他仍然有着不安。

    过了好几年了,他仍然不清楚杜涛为何对他这般。

    心中有着疑惧,自然难以放开心怀。

    走到亮着灯的厢房前,高远深吸一口气,敲了敲半开着的房门,他无法说话,自然不可能在那里说奴婢在此候命,唯有敲门。

    “进来……”

    室内,已经把案几扶起端坐在后的杜涛抬起头,瞄了高远一样,面无表情。

    高远将嘴里含着的口水咽下,喉咙咕噜了一声,他走进了厢房。

    人刚刚进屋,便定在了原地,就像是中了定身法一般,全身上下弥漫着一团黑雾,过了好一阵,黑雾消散,高远重新恢复了行动。

    他向前迈着步子,一开始,有些生硬,步伐并不自然,过了一阵之后,方才像正常人一般迈着步子,只不过,步态和先前不一样,不再是弓着身弯着腰驼着背,而是昂首挺胸,迈着八字步,步伐的节奏变得和杜涛一模一样,就连喜欢先迈开左腿的习惯也存在。

    然后,他说话了。

    “胖尊者,麻烦帮我把高远叫进来……”

    这声音一开始还有些怪异,就像是久久没有说话的人一样,到得句子的后半段,语调也就变得自然了,声音竟然和白昼杜涛一模一样,说话的口气什么的,没有半点不同。

    更奇怪的是,在说话的同时,高远也在做动作。

    他站在杜涛跟前,堂而皇之地宽衣解带,将全身上下的衣服脱了一个精光,只穿着一条内·裤。

    同一时间,案几后的杜涛也站起了身,他没有说话,同样在脱衣服,将全身的衣衫脱光,也只穿着一条丝绸编织的内·裤。

    这场景如此的诡异,若是有人瞧见,必定张大嘴没了下巴。

    脱下衣衫之后,高远往前走去,另一边,杜涛也向他走来,两人分左右绕过案几,高远去到了锦榻上,杜涛则来到他原本站立的地方。

    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堆粗布衣衫,杜涛将那些衣服捡起,一件一件地套在自己身上,另一边,高远也是在这样做,把杜涛的华丽衣衫穿戴在身。

    行动的时候,他的表情有些木然,显得呆滞,不过,要离得很近这才能瞧得清楚,只要稍微远一点,基本上都看不清楚,察觉不到。

    一团黑雾突然在高远身上出现,他的身子就像是融化了一般,在黑雾中挣扎着变化,几个呼吸之后,黑雾消散,站在案几后锦榻上的不再是高远,而是杜涛。和站在他跟前的杜涛本尊一般无二,五官什么的没有丝毫的区别,身形亦是如此。

    下一刻,杜涛的面部也变化了起来。

    关节骨骼咯吱咯吱作响,忽而拔高,忽而降低……

    几个呼吸之后,站在那里的也就不再是杜涛,而是高远。

    有着高远模样的杜涛稍稍弯下腰驼着背弓着身,表情动作变得真高远一般无二,也就是说,这样的伪装他并非是第一次,而是有过许多次了,要不然,动作不会这般熟练。

    这时候,有着杜涛模样的高远说话了。

    准确地说,他只是张开口而已,说话的另有其人,正是被杜涛称之为鹿公的宗师级高手,一个来自西方魔教最后叛门而出的长老。

    魔教有着许多神秘莫测的秘法。

    这门称之为脱胎换骨的心法便是如此,所以说,魔教这才如此让人厌烦,就像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便是因为这些诡异的秘法,实在是让人防不胜防。

    “殿下,明日·你还要去六房行走,天亮前,务必要回来,要不然,我只好装病了……”

    这是杜涛的腔调,却是鹿公模拟的声音。

    杜涛没有说话,轻轻点了点头。

    他是哑巴,无须说话。

    如果要说话,他还需要模拟高远的声音,这方面,他不行,没有那样的天赋,就算是用真气刺激声带,发出的声音也不可能很像。

    随后,杜涛转身走了出去,就像高远一般走着,神态动作一般无二。

    走出小院,院门口的胖尊者瞄了他一眼,他裂开嘴,有些畏缩地笑了笑,向着胖尊者弯腰行礼,就像避开一头猛兽一般绕了开去。

    一刻钟之后,杜涛出现在赵王府的后门,打开紧闭的后门走了出去。

    负责看守后门的侍卫们瞧了瞧他手心的令牌,没有多说什么,也就把他放了出去,看起来,高远在这个时候出门并非罕见的事情,已经有过了许多次,侍卫们都已经熟悉了,也就没有多做什么探问,或者是因为他们知道,哪怕是探问也问不出个一二三,哑巴可不会说话。

    有着令牌,哪怕是遇到了巡城的金吾卫,也都不会多说什么,不过杜涛显然不想让自己碰见那些金吾卫,他都是挨着街边疾行,身形如鬼魅一般,普通的金吾卫不可能发现他的身影。皇城和外城之间有着高大的城墙,城门紧闭,城墙上同样有着金吾卫巡逻,不过,这难不住杜涛。

    他轻车熟路地来到一段城墙前,然后,靠着城墙根,无声无息。

    不一会,城墙上传来了脚步声。

    整齐的脚步声过后,他仍然靠着城墙,一动不动。

    又过了一阵,城墙上有着悄无声息的衣裳带风声,待得这声音消失之后,杜涛这才离开了城墙根,随后,像猿猴一般攀爬着城墙,转瞬间,便消失在了城墙上。

    两刻钟之后,杜涛出现在外城的一个偏僻的小巷内。

    和安静的皇城不同,准确地说,是和安静的皇城大街不同,外城这个坊市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在这个青·楼妓馆林立的地方,现在这时刻,正是热闹光景。

    街巷上,不时有马车来往,也有行人穿梭。

    就算是偏僻的巷子内,偶尔也有前来撒尿的醉汉出现。

    杜涛悄无声息地靠着院墙站立,就像是融于黑暗之中。

    不一会,有脚步声闯进了这条僻静的小巷子,一个武者打扮的壮汉急匆匆地奔到了杜涛身边,他也没有注意看四周,匆忙地解开了裤腰带,然后,对着墙角就是一泡尿。

    尿尿的时候,他嘴里发出呻·吟声,很是舒坦。

    杜涛就在他身旁,能够嗅到他嘴里发出的浓浓的酒臭味,他依旧沉默着。

    待得那个壮汉拴上裤腰带,离开了墙角,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他沉默地从墙角闪出来,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那个壮汉的生活,抬起脚,脚尖踹在那个壮汉的屁·股上,轻轻用力一点。

    壮汉向前踉跄着扑了过去,砰地一声,面朝地面摔倒,来了一个狗吃屎。

    “啊……”

    壮汉发出一声惨呼,随后,立刻惊醒,下意识地往一侧翻滚,迅速站起身来。

    “谁?”

    一时间,他看不清楚对面站着的杜涛的脸。

    “铁头,别开玩笑?”

    话音未落,杜涛已经没有声息地冲了上去,一个冲天炮。

    一拳打在了那个壮汉的鼻梁上,将他打得脑袋向后一仰,鼻血狂飙。

    “你·妈的……”

    壮汉骂了一声,身子向后仰倒之际,飞起一脚。

    脚尖正好踹在杜涛的小腹上,把他踢得向后称称地退了好几步!

    </br>

    </br>

    </br>

    </br>(【(★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0/985/16268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