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 > 军史小说 >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 mianhuatang 4775绝望的战场

mianhuatang 4775绝望的战场

推荐阅读:进化之眼魔妃无霜权门妃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花都逍遥仙尊焚天主宰骑遇超神制卡师权倾南北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m.xIaoshuOmI。neT★)    赵国,邯郸,赵王宫内。

    对于当前赵国的局势发展,赵王很是无奈,赵嘉什么也不用做,老天也是在帮他,原本赵王想着用一些其他的方式来应对这样的一些状况,比如,通过高价石油的方式施加压力,这样的话,通过挑起和韩国人之间的战争,甚至是,摧毁对方在青城的经济,以及金融中心的方式,来扩大赵国的影响力,但可惜的是,这样的方式并没有得到更大的支持,因为这样做的话,会让战争规模变得更加的庞大,甚至是难以控制。

    军方是在李牧的控制下反对这样做的,因为李牧知道战争的残酷性,越是知道战争是残酷的,他越是明白,这样的一场战争是不能轻易发动进攻的,不然的话,他们的很多事情,都会被摧毁的。

    赵国发展到今天这样一种地步十分的不容易,李牧不希望看到这样一幕被摧毁,他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希望能够避免这样的一种状况,这样的话,他们的情况就会变得更加的有力,这才是他们最应该注意到的状态,否则的话,他们的很多事情都会处于一个十分不利的局势当中,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那样。

    “对于迦太基人的军火订单的问题,寡人看,就是迦太基人太软弱了。如果他们能够打下去的话,我们不介意借钱给他们,让他们购买武器,韩国人会借钱,我们也会借钱。至于借来的钱。呵呵。”赵王笑着说到。一旁的内臣不解。他不知道赵王想到了什么,会这样高兴。

    “你说,钱是什么?”赵王忽然问道一旁的内臣这样一个高深的问题。

    “这个,王上,臣认为,钱就是财富,也是一种权力的象征。”内臣想了一下,这样回答到,可以说,这样的回答还是正确的,最起码他们很多情况都是在这样的一种态势下完成的,如果不想完成这样的一种状况的话,他们的情况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一些难题了。

    “你的回答很好,很标准,甚至是,超过了寡人的预期,但是在寡人看来,钱,就是废纸,纸币就是钱,只要赵国足够的强大,就是一卷卫生纸,也是纸币,也是财富的象征。”赵王这样说到。这样的话,真的是语出惊人,这一下子让内臣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样的一个问题了。但是,赵王就是这样说了。而且还明确的表示了这样的一种标准答案,在他看来,他的答案,说的非常的标准,甚至是,很多事情实际上,他都做的非常的好,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可以做的事情还是非常的多的。

    “这个,这。”内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可能他们的的王上说的是对的,因为纸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就是这个样子,但问题,有的时候也不是正确的,最起码,他不应该是这样一个结果,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一个答案了。

    “呵呵,怎么,你也觉得这样的答案很好嘛?”赵嘉这样说到。

    “寡人看来,事情就是这样简单,我们赵国可以发行更多的纸币出来,然后把这些纸币借给他们,让迦太基人发展,购买更多的武器,甚至是进行战争,我们的工业就能带动,我们的发展局势就不会这样被动,韩国人之所以如此发展,寡人看来,完全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使用纸币来做到这样的一些事情上来,这样的一种情况,完全是他们自己做到的结果,可现在看来,看看我们的情况,很多时候,大部分都是因为我们这样那样的一些缘故,让我们错失了这样的一些机会,这对我们来说,完全就是让我们失望的举动,这样的态势,让我们感到十分的落后,这些都和丞相的责任密不可分。都是丞相一手造成这样的一个结果上来的。”赵王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了赵嘉,对于其他的事情,他反而不在乎了。

    赵王的想法很激进,就是大胆的输出赵元,借贷给对方之后,对方有了能力发展,也有了能够购买武器进行打仗。实际上,所有的大部分的战争实际上都是这样打的,可惜的是,赵嘉依然坚守自己的本分。这样的本分让赵王都感到十分的恼火,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这是极为难以接受的事情。否则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一个结果了。

    赵王越来越对赵嘉不满了。但局势好在还在一定的控制范围之内,这样的局势发展反而对他们极为的有利,甚至是,这样的局面可以持续不断的进行这样的发展下去。

    波斯,东线战场上,727步兵团,洛斯中士走在满是疮痍的壕沟内,各种各样的尸体都有,重炮炮弹砸出来的巨大弹坑还在,可是他们团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他们打退了多少次进攻,洛斯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他知道的,他的连队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一开始的战斗,他们步兵团,近三千人,就报销掉了近两千人,大部分都是新兵。很少有新兵一下子能够活下来,在重炮的轰击,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失去了这样那样的一些情况,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们根本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方正这样的状况对他们来说,这是一场巨大的损失,这样的损失对他们来说,这是一场巨大的灾祸。

    战争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进行下去的,如果战争再次进行下去的话,洛斯中士觉得,他们也得报销在这里。

    “有人吗?”洛斯小心的喊道,他生怕声音太大,敌人都听见了。

    可惜的是阵地上静悄悄的。没有补充的兵员,也没有援兵,他们的阵地就这样孤零零的。

    “有人吗?”洛斯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衣服,重炮的轰击就是这样,在之前猛烈的轰击下,人是越来越少了。但洛斯想不明白的是,他们的援兵在什么地方,如果没有援兵的话,他们根本无法在这里坚守下去,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没有人。他娘的,难道都死了吗?”洛斯搜索一下全身上下,他想蹲下来,抽根烟。他得想想,接下来他该怎么办。如果真的是阵地上没有人的话,他回去可能也是逃兵,因为他们的长官下达了必守的命令。每个军每个团都有自己坚守的阵地,这就是图普利打仗的方式,他不知道如何排兵布阵即便是知道,他也可能会落伍了。但是图普利知道的是,他们必须让自己的阵地坚守下来,或者是说,让自己的情况处于一个最有利的态势当中,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只有如此才能坚守下来。不然的话,他们根本无法完成这样的事情。

    所以,图普利这次作战摆出了一个很奇怪的作战队形,那就是,大部分的作战单位几乎是平均分配到了作战区域内,有的作战区域根本不用防守,却被安排了防区,而重要的防守区,兵力却严重的不足,但是相比之下,兵力都是极为的分配完整的,这样的事情,可能从来都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吧。总之这是一种极为奇怪的作战方式,平均的好处是,大部分人没有怨言,这样平衡了精锐和杂牌军之间的怨气,但问题是,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作战计划。

    阵地布置的极为的死板,同时,因为是平均分配的阵地,这直接导致,大量的部队分配出去,别看波斯国民军有七个集团军,但他们却没有预备队。这是一个致命的结果,因为一旦安息人选择一点集中突破的话,整个防线就会撕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这样的口子,如果防御不住的话,就会直接导致局势的彻底的崩溃。

    而现在,他们的情况就是这样。

    可惜的是,图普利根本看不到这样一点,为了防止其他部队后退,他还装备成立了一个步兵师的宪兵,在后方专门巡查,后退一步者,杀。不听劝阻者,杀。

    总之一句话,不准后退一步,后退一步,就是死罪。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况,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这就直接造成部队直接被按在阵地上,被敌人的重炮轰击,然后被动的防守。

    “来,我这有一根。”这时候忽然伸出手,给了洛斯一根烟。

    “哎呀。”忽然来了这样一下子,洛斯都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自己碰上鬼了。没有想到,竟然遇到这样一个家伙。

    “你是谁?”洛斯看着忽然爬出来的一个瘦小的男人,这样的人,通常都是精明的主。

    “嘿嘿,长官别怕,咱们是自己人,自己人。”说着男人给洛斯点上一根香烟。这让洛斯放松了警惕,宽大的军装在他身上看起来极为的不伦不类,对方的手很精巧,绝对不是那种拿武器的粗人。

    “你是干什么的?”洛斯问道,看对方的军衔,竟然是一个列兵。也就是说,他是一个新兵,一个新兵能够活到现在,已经相当的了不起了。或者是说,对方的聪明帮助了他这样一把,因为这样的话,对方可以轻松的做到这样的一些事情上来,这样的状况,让他们自己都感到十分的难受。

    “长官,我是,我从那边过来的,以前是做那个的。”对方笑着说到。

    “哦。我知道了。”洛斯点头明白了。看对方的样子就不是一个好人,军队在迅猛的扩编,但人数就是那样多,从什么地方抓人啊。还好。这时候他们找见了了监狱,因为监狱当中有大量的人渣,他们就这样送到前线来了。这是极为无奈的举动,毕竟,这样的一种状况可以缓和一下他们的矛盾,让他们的情况变得算是有利起来,不然的话,让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你是个贼,对不对?”洛斯问道。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可以活下来,废话,战场上怎么炸,也炸死不了多少老鼠,老鼠的生命力比人还顽强,还有那些该死的蟑螂也是。

    “我看你就是老鼠,耗子。”洛斯骂道。对于这样的人,他是厌恶的,但问题是,整个战场上,也就没有多少人了。接下来,就是阵地丢失,然后他们全部被杀死。这样的局面,他已经想到了。可是真的到来的时候,人还是会犹豫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都有一种难以割舍。毕竟,这样的事情不是一种儿戏。

    “是是,是,长官,但是,长官,这样下去不是一个办法,你应该想出一个好的办法来,我知道的是,后面可能回不去了。咱们离开这里,这阵地和咱们没有关系,这样一个打法,是断子绝孙的,用中原人的话来说,这是绝户战。”耗子这样说到。洛斯就是这样看待的,他们的确都是耗子一样的人,战场上,他们从来不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他们只会躲避起来,等到战争出现了很大的危险的时候,他们会出来再次逃避的,比如这次。

    “怎么,你怕了?”洛斯这样问道,能够活下来的都是人精。他们自然而然知道自己接下来面对的是什么。

    “怎么不怕的。这是死啊。”耗子的本事是没有多少,但是他们知道该怎么活下来。他知道,只有找见洛斯这样真本事的人才能离开。洛斯也有这样的想法,阵地肯定是守不住了。他牺牲在这里,也是一样的结果,这样的战争,他打的都是很心烦了。毕竟,这样的一种结果,很让人失望,他们太清楚不过这样的局势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了。这就是他们面对的战争。

    “嗯。你说的也是一个道理,谁都怕死,算了。咱们离开这里吧。这阵地,迟早丢了。”洛斯这样说到。

    ( )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http://www.xiaoshuomi.net/xs/0/407/121123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xiaoshuomi.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